• 第七十六章 引诱,危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6本章字数:2236字

    今天一天,她除了见了锦柔汐一面之外,几乎什么人也没有见过。

    当然,除了给她端饭进卧室里的保姆刘姨,和打扫卫生的李叔之外。

    就连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锦家夫人,也没有见过。

    她很理解自己不被锦家众人喜欢的原因,毕竟顶着锦城私生女的身份住了进来。

    于情于理,人家都没有理由笑容满面的迎接自己的道理。

    被锦城叫进了书房,又是一通嘘寒问暖,让郁闷了一下午的顾惜立马找到了家的感觉。

    父女两人在书房聊了半个小时,权少卿的电话准时响起。

    电话那头,他的声音异常兴奋,在安静的屋子里面有些突兀。

    “小惜,你现在有空吗?我们出去约会吧!”

    完全不知道电话这头的顾惜正和自家父亲大人聊着人生,聊着哲学。

    一句带着浓浓暧昧和期待的话让她立马红了半边脸颊。

    “小声点,我在父亲聊天呢!要不……”

    本来她想说要不改天去,就被在一边的父亲锦城给截住了。

    “是少卿打的电话吧?没事,我们父女有的是时间聊天。”

    “你快去换身衣服去和少卿约会吧!爸爸也要去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

    锦城笑着看着眼前的害羞的女儿,拍拍她的肩膀。

    站起身走到了办公桌边,随手打开了电脑,坐下来开始全神贯注地工作。

    顾惜调皮的对着父亲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压低了声音道:“那你等等,我去换身衣服就来。”

    “不用急,你慢慢来,我现在还没上车呢!等到了你们家楼下我再给你打电话。”

    顾惜挂了电话,兴高采烈地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权少卿慢慢悠悠的来着银色宝马驶到了顾惜家楼下,掏出手机按下了通话键。

    “美女,你准备好了吗?你的白马王子开着银色的宝马来娶你啦!”

    在房间里刚刚收拾完毕,就听见了手机铃声“嘟嘟嘟”直叫唤。

    接过之后,电话里里就冒出了权少卿调笑的声音。

    “马上就下楼了,我的灰马王子。”

    权少卿纠正一下,“是白马王子。”

    拿起包包,摔上了房门,她心情愉悦地和他打趣。

    “人家白马王子可是骑着白马,你是开着黑马好吗?”

    两人幸福的约会被黑暗里的锦柔汐全部纳入眼底。

    可又无能为力,只能折磨自己的五脏六腑被怒火焚烧。

    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被人诅咒了一百遍,顾惜踩着小碎步进了权少卿的宝马内。

    “你今天过得怎么样?锦柔汐她为难你没有?”

    一上车,他就有些紧张地询问她在锦家过得怎么样。

    “还好,今天一天基本都是在自己的房间度过的,直到刚刚父亲找我去书房聊天。”

    一边调整着姿势,让自己坐的更加舒服,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见他一脸无所谓,他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一整天基本都在为她提心吊胆,就怕锦家的人欺负她。

    这个时候看见当事人没心没肺的样子,也就安心不少。

    两人去了最热闹的街,又看了一场电影。

    之后,权少卿拉着她到了一个特别的小饰品店,挑选了一个特别的项链。

    事后才告诉她,这个项链是一个微型的录音器。

    当时,她并没有想过这个小东西能在危急的时候帮助自己。

    此事说来也简单,就是锦城知道了她热爱天文,就在某一个暖洋洋的日子花了高价,从国外空运了一台价格不菲的天文望远镜,送给了她。

    看着眼前这一副自己垂涎已久的天文望远镜。

    她就准备兴冲冲地给权少卿打电话,邀请对方一起找个日子去看星星。

    当然这时候立马被身边假装亲热的锦柔汐打断了。

    心中生出阴险诡计的锦柔汐,将她准备引到楼顶的阁楼之中。

    假借让她观赏星空之际,再实施诡计。

    在征询了父亲犹豫之后的同意,锦柔汐成功地实施了第一步。

    顾惜一向是对天文爱的深沉,在得到父亲的允许后,抱着无比巨大的兴趣,跟着她上了楼顶的阁楼。

    说是阁楼,其实大约看一下,空间比起自己先前居住的小屋子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站在楼梯口,她扛着天文望远镜,被阁楼的面积惊讶了好一会儿。

    本来锦城想要佣人帮助她把天文望远镜扛上阁楼的,但是看她一副十分不舍的样子,也就随她自己去了。

    把天文望远镜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窗前,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锦柔汐双手抱胸悠闲地看着她折腾,嘴角一瘪,心里对这个土包子更加厌恶了几分。

    可是口里却亲切地拉起她,又假意给她拍了拍沾了灰尘的裤子。

    指着阁楼的一角,清脆的好听的声音响起。

    “姐姐,这个地方是父亲最喜欢的地方,因为这里搁放的东西都是父亲十分喜爱,并且十分珍贵的东西。”

    “比如,那边檀木架子上的那枚和田玉壁,据说就是汉代流传下来的稀罕物呢!”

    随着她指着得地方看去,一尘不染的檀木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奇珍异宝。

    虽然顾惜对古董美玉没有研究,但是光看玉壁上面泛起的淡淡的光芒,让她蓦然想起了一句古诗。

    蓝田日暖玉生烟,望帝春心托杜鹃。

    出自古诗《锦瑟》一诗中的这句,就是引用了良玉生烟的典故。

    看着那团淡淡的类似雾气的东西,心里猜测,这大概就是传说之中良玉生出的烟雾吧!

    这东西果然名贵的很呢!

    不过锦柔汐为什么要特意告诉自己,这东西是父亲特别喜爱的?

    还没等她想出头绪,已经被锦柔汐拉了过去。

    满屋子里的珍贵的古董和名画,让她有些目不暇接。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些名贵的东西。

    平常想要见一面还要特别的去一趟博物馆,现在倒是一次性把那些东西看个够了。

    满心沉浸在欣赏古董名画之中,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来阁楼的目的。

    锦城的个人古玩博物馆,让她不由地惊叹。

    好些在电视上见过的古物都能在这里找到。

    似乎容身在这个地方,除了惊叹,赞美之外,再也无法用其他表情来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了。

    不知不觉之中,锦柔汐放开了挎着顾惜的双手。

    双手抱胸靠在搁放名贵玉如意的架子旁边,眼睛之中露出了深深的仇恨。

    如果顾惜稍微转身,就能看到身旁的人满脸恶毒的表情。

    当然,此刻她已经将身边的有生命的物体完全抛出了脑后。

    锦柔汐看了看窗外的天气,渐渐斜挂的夕阳,在一点一点地挪向山后面。

    很好,一切都很顺利,就等着天色完全黯淡,这样计划就可以完美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