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设计,陷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6本章字数:2104字

    不耐烦地在阁楼上陪顾惜耗时间,等着月色降临。

    天色灰蒙蒙,阁楼上明亮的光线洒在屋内。

    锦柔汐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又看了一眼对面沉迷在一本古书之中的顾惜。

    踮起脚尖,她小心翼翼地紧贴着檀木架子。

    溜到身后装有汉朝玉壁的架子前面,掏出了一方丝绸帕子。

    把架子上的玉壁卷进了帕子里,然后迅速塞进了衣服兜里。

    转身靠近了顾惜,她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语气故作轻快地说道:

    “姐姐,我先下去了,一会儿开饭了,我再让保姆上来叫你。”

    顾惜痴迷地浏览着古书里的内容,被锦柔汐的声音拉了回来。

    转头朝她点点头,又继续埋进了古书里。

    “姐姐,天气已经黑了,一会儿星星就要出来了。”

    她假装好心地提醒顾惜,一会儿不要忘了看星星。

    顾惜这才真正的想起自己还有事情没有做,连忙丢下了看了一半的古书,去窗前调试天文望远镜去了。

    见计划顺利进行着,她心情非常好地哼着小曲儿下楼去了。

    顾惜等着月色降临,满天繁星。

    小心翼翼地使用着天文望远镜,心里满满的快乐需要找人来分享。

    于是果断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权少卿的电话号码。

    “喂,少卿,父亲几天送给我一架我垂涎已久的天文望远镜,我现在正在我家阁楼上看星星呢!”

    “是吗?可惜我看不到!”

    权少卿还在办公室处理公务,一边用胳膊和脑袋夹着手机和顾惜聊天,一边迅速的处理手边堆积的文件。

    累了一天,此时他听到电话中传出来的甜美的声音,顿时感觉身心都舒畅起来了。

    不愧是高智商的人,就算是分神处理文件,也可以处理得十分完美。

    顾惜用天文望远镜近距离欣赏着天空里的繁星,兴奋之情难以表达,只能不停的惊呼。

    等到权少卿好奇地询问她看见了什么的时候,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不停地傻笑。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电话分享着幸福。

    可是老天爷总是要给幸福中的人,一个爽歪歪的大嘴巴子,才会高兴。

    看星星之后的几天里,顾惜在锦家过的尚且能称得上舒服。

    直到有一天,打扫阁楼的保姆,气喘吁吁地跑到锦城的书房。

    惊慌失措地告诉他,阁楼上那一块价值不菲的汉朝玉壁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了。

    顾惜当时正准备出门,路过锦城的书房的时候,正听见自己父亲大人暴怒的声音。

    “我放在阁楼上面的那块玉壁可是价值连城的东汉美玉,它好端端的被我放在那里,怎么可能突然不见了?”

    站在走廊上,她回想着自己在阁楼上看到的那一块白色玉壁。

    正在考虑会是谁把它偷走的时候,锦城的书房传来了保姆的哭泣。

    “老爷,我可是清白的,我跟着夫人到锦家来,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老爷!”

    锦城不耐烦的声音继续传了出来。

    “我又没有说是你偷的,快去查查这几日有谁上过阁楼。”

    “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吃了豹子胆的敢偷我锦家的东西。”

    最后她看着保姆唯唯诺诺地退出了父亲的房间,离开了。

    三步跨作两步走到书房前,轻轻扣了扣门。

    “爸,是我,小惜,我可以进来吗?”

    在得到了房间里的人的许可后,她轻轻转动了房门把手,侧身进入了书房。

    站在门边,看着靠在沙发上,十指揉着眉间,看起来非常疲惫的父亲,心里十分担心。

    靠在他的身边坐下,语气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担忧。

    “爸,你还好吗?我刚刚在门外路过的时候,听见阿姨说阁楼上那块白色玉壁丢失了,是吗?”

    锦城点点头,叹息道:

    “这块玉壁是我一个好朋友送给我的,他和我是生死之交。”

    “他把这最后的家当送给我,你说要是丢失了,怎么对得起他?”

    顾惜靠在父亲身边,安慰道:“您先别急,说不定是阿姨打扫的时候看错了。”

    “或者是打扫的时候搬动,不小心忘在了什么地方,但是一定还在阁楼里。”

    锦城有些头疼,累了一天回到家里还发生了这种事情。

    “希望是这样吧!”

    听出了她语气之中的安抚,他也希望事情真的能够如此简单的收尾。

    锦城闭目养神了一会,微微整顿了自己的情绪,侧身看着自己的女儿。

    “你这是要出门吗?”

    她这才突然想起,今天是要出门和权少卿约会。

    刚刚担心父亲竟然把这个事情给忘了,连忙大胡道:

    “完了,我答应少卿出门看电影来着。”

    看着自己女儿,他突然觉得自己身边还有真心关心自己的人,不由心下温暖。

    “快去吧,爸没事,别让少卿等久了。”

    顾惜脸上云霞笼罩,又看了看父亲,发现了父亲眼中明显的笑意,才确定他没事。

    转身跑出了书房,只留下了一句,“爸,早点休息,我会早点回家的。”

    一切都看起来很顺利,顾惜也和权少卿各种秀恩爱,搞得工作室里的秋山弥各种吐槽。

    幸福的两个人顺利地在一起了。

    当然,除了还没有以锦家小姐的身份,正式去权少卿家登门拜访之外,一切似乎都可以称的上完美。

    也不知道是锦家的哪个人,竟然把阁楼上丢失了汉朝白玉壁的事情,弄得众所周知。

    所以这两日,锦家可谓是风声鹤唳。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生怕一不小心做错了事情被锦家老爷锦城给迁怒。

    顾惜这两日可全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一部长篇连载的漫画,被日本的一家颇有名气的大型影视公司看重了。

    咂下重金要和她签约,势必要拍出一部高大上的电影才肯罢休。

    时刻被浓情蜜意包裹着,她随时随地身上都散发着“恋爱中”的幸福气息,让公司的所有雌性动物都羡慕不已。

    这天天气特别的晴朗,顾惜的心情却下着暴雨。

    今天早上一早起床,下楼用早饭。

    就看见了自从回到锦家就没有见过面的,锦家现任夫人,锦柔汐的亲生母亲凌若风。

    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面,她就觉得对方一定不是个善茬。

    对于向来好的不灵,坏的灵的顾惜来说,这又是一个血淋淋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