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录音,承认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6本章字数:2164字

    不等对方做出反应,顾惜就立马将脖子上的项链熟练地取下来。

    用来装饰的钻石,被设计成一个小型的按钮,轻轻一按就可以播放录音。

    项链里传出了一个有些沙哑的中年妇女的声音。

    “柔汐小姐,这样做要是被老爷知道了,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紧接一个熟悉的清脆的女声带着烦躁的语气接道:

    “怕什么,还有我呢!父亲可疼爱我了,他就算知道也不会拿我们怎样的!”

    发出这个熟悉声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装的不知道的锦柔汐。

    她没有继续放下去,因为原本就只录下来这两句对话。

    还是她半夜没事去后院看星星的时候,无聊地摆弄这个录音器,不小心录下来的。

    至于后面的内容,她本来很好奇地准备前去偷听,却让对方发现了踪迹,逃之夭夭了。

    其实就凭这内容模糊的两句对白,根本不可能证明她的清白。

    但是对于疑心病重的锦柔汐而言,这两句录音就已经足够勾出她内心深处的恐惧。

    “你……你……你怎么会有这段录音?原来是你在暗处监视我们,你这个坏女人!”

    听完录音,她完全没有理智再去考虑,这两句录音是不是真的,能对自己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拿着茶杯的手指紧紧地握在一起,手背上突出的青经暴露了她此刻,已经快要开启的暴走模式。

    顾惜完全不在乎她的愤怒,既然要使用攻心计,那么就要好好的发挥自己的演技,让对方陷入自己所设下的迷魂阵里。

    “你想要什么?”

    最终,她不得不认输,她不敢赌这一把。

    如果对方手上真的有一段完整的录音,如果自己不满足对方的要求,必然会被她拿到父亲的面前。

    虽然父亲疼爱自己,可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她确实不敢赌这一把。

    更何况,现在父亲的疼爱一分为二了,已经不再是那个完完全全疼爱自己的父亲了。

    顾惜抬头,看见她紧紧抿着嘴角,秀眉紧促,一看便知道对方内心此刻是多么挣扎。

    但是你既然有本事做下这种事情,那么就得有本事来承担。

    “那你就把玉壁送回阁楼,至于吴妈那里,想必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这件事以后,我们两清。”

    “你不会告诉父亲,玉壁是我偷的吧?”

    “不会。”

    锦柔汐被迫同意放回玉壁,并给顾惜正名。

    不过,顾惜却留下了一个心眼。

    当她带回项链的同时,也按下了录音键,将方才两人的谈话一句不漏地录了进去。

    两放协商完毕以后,她离开了锦柔汐的经纪公司。

    一件看起来很小的事情,就这样完美的被她解决了。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

    锦家众人都等着看着这个新来的小姐出糗。

    但是作为当事人的顾惜来说,她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即使已经完美的处理好了这一次危机,她并不想告诉众人。

    她倒是想要看看,如果自己真的拿不出证据证明清白,父亲是不是真的会责罚她。

    她很想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在他的眼里,到底值几斤几两。

    不是她对父亲失望,而是当她想起前两天早餐时,被众人仇视的时候,他丝毫没有表现出相信她的表情。

    对于这个她深爱的父亲,她是正真地将他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否则,当初也不会毅然决然地踏进这片陌生的地方。

    顾惜窝在被窝里,有些头疼地捏了捏太阳穴。

    虽然权少卿说过,会做她强有力的后盾。

    如果锦家真的给她难堪,他会立马出现在面前保护她。

    但是她却不想在父亲面前和锦家的众人为敌,这样父亲夹在中间会进退两难。

    已经是晚上十点,各种烦恼也随之而来。

    使劲让自己入睡,可还是觉得没有什么用,只得打电话给权少卿。

    期盼着对方和自己聊天,能把自己催眠,早点进入睡梦之中。

    刚刚从浴室里淋浴完,权少卿就听见了放在外套里的电话死命的叫着。

    拿过来一看,原来是自家的小娘子打来的电话。

    “小惜,你还没睡吗?”

    带着一点鼻音,她有气无力地回道:

    “对啊,睡不着,所以给你打电话,你呢,在干什么?”

    “刚洗完澡,准备睡觉了。”

    他一听就知道小丫头睡不着,来找自己解闷了。

    “少卿,你说父亲真的在乎我吗?”

    她一向习惯了一个人独居,这下子,老天爷不仅给她掉下了一个权少卿时刻陪在她身边,又让她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父亲。

    被幸福打晕了,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其实不太适应。

    这些自己那么在乎的人,若有一天离开自己了,那该多么难过。

    听出了她心里的不安,他连忙安慰。

    “你父亲当然爱你了,不然也不会设下家宴向所有人宣告你的存在,并且将你带回锦家。”

    “这些都能说明你父亲真的很在乎你这个女儿。”

    顾惜被他的一番话说服了。

    又回想起前两天早餐的时候,父亲同意自己给自己三天的时间,也许是想要让众人信服自己的人品。

    这也许,是另一种关心。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聊天的语气也轻快许多。

    权少卿在电话里想尽办法去逗乐她,“小惜,你现在还没有困意吗?”

    点点头,她完全忘记了当事人不在面前的事实。

    “对呀,睡不着,怎么办?”

    收拾完毕,权少卿也进了被窝,靠在床头。

    闻言,狡黠一笑,语气里透漏出丝丝诡异。

    “要不我给你想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顾惜好奇宝宝似的发问。

    “嘿嘿。”

    “快说啊!”

    权少卿轻佻眉头,嘴角露出笑意。

    “给你讲个冷笑话吧,说不一定,你听完就会感觉到无聊,然后就会有困意。”

    “噗嗤”笑了出来,她道:“感情你权少爷讲冷笑话是为了催眠啊,有创意!”

    那边嘿嘿一笑,就开始了“权氏催眠法”。

    “从前有个人钓鱼,钓到了只鱿鱼,鱿鱼求他:你放了我吧,别把我烤来吃啊。”

    “那个人说,好的,那么我来考问你几个问题吧。”

    “鱿鱼很开心说:你考吧你考吧!”

    “然后,这人就把鱿鱼给烤了。”

    听完之后,顾惜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恶寒。

    搓了搓手臂上突然冒出来的鸡皮疙瘩,有些抗议地对着电话来了一句:

    “敢不敢来个有效的冷笑话?我怎么越听越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