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搭讪,信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6本章字数:2065字

    华灯初上,被堵的这一段路是市内最繁华的一段商业街。

    所有这个时候下班的各行各业的精英们,都不得不着急地在原地跺脚。

    诅咒着交通大队的各位战战兢兢的同志们每天出门都被堵,让他们也尝尝广大人民群众的艰难困苦。

    权少卿的银色宝马就停靠在路边,霓虹灯穿过玻璃窗,给他的英俊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色的面具。

    窗外嘈杂的声音,让车内的顾惜睡得有些不安稳,连着翻身好几次。

    他翻出了电话,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

    可是面前以乌龟一样缓慢的速度向前爬行的队伍,宣告着只能晚归的必然性。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向来喜爱戏耍逆境里面的人类。

    眼看着本来蠕动的队伍在慢慢加速开动,老天爷立马送给晚归的众人一个惊悚的礼物。

    一场始料不及的大雨刷刷地在天地之间铺上了辽阔的雨幕。

    很多在等着出租车和公交车的人,都纷纷被雨水击打得慌了神,低头在街边乱窜。

    “咚咚咚”一阵轻声扣窗在权少卿的耳边响起。

    无所事事玩着打火机的权少卿,随着声音侧过了头,一张明艳动人的瓜子脸出现在窗外。

    疑惑地放下了车窗,他问:“有什么事情吗,女士?”

    只身在雨中的女人,精致的妆面被雨水重刷着,却一点也没有要冲毁的预兆。

    女人半俯身,单薄的衣衫被雨水淋湿,有些贴在身上,显出女人姣好的身材。

    看见车窗之中出现的这张英俊的男人的脸,女人脸上显出了娇羞的云霞。

    对于权少卿冷漠而疏离的反应受宠若惊。

    原本在街边看到无意之中看到这个英俊的男人,独自一人驾驶着这辆高档的宝马,在路边等着前面交通尽快疏通。

    没想到老天爷竟然下起了大雨,终于,她鼓起勇气去敲开了车窗。

    “先生,是这样的,你看这大雨下的太急促了,我又没有雨伞,你看能不能麻烦你……”

    女人一手手搭凉棚靠在窗前,楚楚可怜的希望车里的男人能怜香惜玉。

    送她回家,然后顺利地留下男人的联系方式。

    然而老天爷觉得下个大雨还不能尽兴,于是刚才明明还在睡觉的顾惜,突然冒了出来。

    “少卿,怎么还不走,父亲一会儿要责怪我们了。”

    看着窗子外面的女人,他刚准备婉拒对方,却被睡醒的顾惜一下子接了过去。

    “恩,一会儿就可能到家了,要不你继续睡会儿?”

    将上身转向了后排,他语气宠溺地对着,故意装亲昵的顾惜说道。

    窗外的女人看着后排座位突然爬起来的人,微微一愣。

    这才知道车厢里面一直有两人,她的出现很没趣。

    女人讪讪一笑,只好知趣地转身离开。

    “呦,不错嘛,我就睡了一会儿,就有美女投怀送抱了!权氏总裁大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顾惜打着哈欠,一扫刚刚的甜腻的语气。

    慢条斯理的捋了捋被睡乱的头发,还不忘打趣着权少卿。

    “你这是吃醋了吗,嗯?”

    他完全忽视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抛开重点,紧紧抓住语气中酸溜溜的味道。

    “懒得理你,还有多久才能到家?”

    指着车前的一排排已经开始走动的队伍,他猜测着说道:“应该可以走了。”

    等到银色宝马驶进锦家白色别墅大门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权少卿把顾惜送回家后,十分担心地想要和她一起进去,但是被他果断地拒绝了。

    走前,他再一次向她阐述了自己内心无比担心之情。

    顾惜叹了一口气,才把自己是如何诈了锦柔汐,从而证明了自己的猜想,并且成功让锦柔汐将玉壁放回阁楼的事情讲出来。

    听完之后,他感叹着,“不亏是看过柯南的女人,果然将看到的所有技能完全在锦家超常发挥出来了。”

    “我都说让你不要担心了,我完全能够应付的。”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记得,要是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会立刻赶过来。”

    “哎呀,我知道了,不要啰嗦了,快走吧。”

    权少卿被她推搡着上了车,开着宝马消失在黑夜中。

    顾惜慢腾腾进了屋,果不其然,当她踏入锦家客厅的时候。

    锦家所有人都整整齐齐的坐在沙发上,脸色严肃地盯着她。

    “你还知道回来?”正在品茶的凌若风看见她踏入大门,就开始了发难。

    顾惜尊她是父亲的原配夫人,又是长辈,听见对方口气之中的不满,也只是语气淡淡的回了一句:

    “今天工作室事情太多,忙到下班后又堵车堵了很久,所以现在才回家。”

    凌若风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屑地道:

    “你说给你三天的时间抓出偷窃玉壁的小偷,证明你的清白,今天就是第三日了,有什么进展吗?”

    她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正好面对的方向就是锦家夫人的正面。

    听着对方咄咄逼人的口气,又看见了锦家其他人眼中的不屑,她在心里冷哼一声。

    “等父亲回来再说。”

    她不想拿出来证据,并不是想要为锦柔汐隐瞒。

    而是要看父亲的态度,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锦家众人全部聚集在客厅,除了还没回家的锦城,以及早已经回到卧室的锦柔汐。

    看着腕上表,她计算着父亲锦城回来的时间。

    “小惜。”

    锦城一踏进大门,就立马看见了无聊的摆弄着手机的顾惜。

    将公文包递给了一边的保姆,就走上前去。

    “爸,您回来了!”

    顾惜站起身来迎了上去,接过锦城脱下的宽大的风衣,挂在了客厅一角的挂衣架上。

    等她转过身,就看见了锦夫人准备借刀杀人,在锦城的耳边煽风点火了。

    听着她越说越过火的话,锦城额头上的青经隐隐在灯光下面跳动着。

    原本都准备的看热闹的众人,见锦城的脸色越发不善,都立马闭上了嘴巴。

    “闭嘴,不管是不是小惜拿的,这件事就此打住。”

    “锦家的东西就是小惜的,她根本没有必要去偷。更何况,我相信那不会是小惜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