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两厢,为难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7本章字数:2058字

    这个时候锦柔汐,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黑色雾气。

    站在身边的经纪人,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即视感。

    今天一大早她就看什么都不顺眼,吃什么,都觉得在吃屎。

    臭着一张脸对着眼前的镜子,第三十次骂跑了给她上妆的美妆师。

    作为锦柔汐的经纪人,早已经习惯了锦家大小姐的臭脾气。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经纪人都会乖乖地站在角落,等着她自己慢慢平复心情。

    即使是这样,还是避免不了成为炮灰的悲惨结果。

    “这种垃圾的美妆师到底是在哪里找的?”

    锦柔汐对着镜子怒吼,躲在角落的经纪人战战兢兢地站了出来。

    意料之中的,迎面飞来了一叠厚厚的台词本砸在他脸上,然后泄气地落在了脚边。

    这位炮灰经纪人已经跟公司抗议了不知道多少次,甘愿被安排去带公司里三四线的小明星,也不来伺候这个祖宗。

    可惜,最后都被上司无情的驳回,因为谁也不愿意做替罪羔羊。

    所以这位可怜的经纪人,只能继续承受着锦柔汐的各种摧残。

    透过镜子看见莫名面如死灰的经纪人,她心里全都是鄙视。

    这种人也配做她的经纪人?

    如果不是这人长袖善舞,否则一定被她踢出去。

    “你给我念一下台词,我想一下戏。”

    看着经纪人手机厚厚的台词本,她才想起自己昨晚一点也没有看,只好让他给念一下台词,过过戏。

    “今天要拍得是女主角被男配差点猥.亵的一场戏。”

    经纪人有些无奈地看着一大堆台词,只能继续唾沫横飞地开始了人工播放器的工作。

    锦柔汐有些烦躁地记着台词,突然灵光一闪,似乎有一个不错的方法对付顾惜那个小贱人了。

    想起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现在却被顾惜分了一半去。

    这种感觉就像原来你有一个大西瓜,本来可以只是你一个人享用,最后被别人强行抢走了一半。

    你会不舒服,也会无可奈何。

    像锦柔汐这种性格的女人,就一定会使用各种见得或者见不得人的手段,去夺回来。

    哪怕夺不回来,也要狠狠报复那个夺走自己另一部分幸福的人,才能满足自己那颗不平衡的心。

    她用了一天的时间来将这个模糊的计划,一点一点仔细地勾勒出每一个细节。

    这样一个完美的计划,既可以不让父亲发觉她故意针对顾惜,又可以给众人一个整件事和她毫无关系的错觉。

    她绝对不是害怕顾惜,而是这些日子,她发现父亲对顾惜是真正的疼爱。

    夺父之仇,她是不得不报。

    更何况两人之间还插着一个权少卿。

    这一次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她觉得应该找一个帮手来才是最稳妥。

    思来想去,她觉得这种事情冯晓晓做起来一定会十分顺手。

    在得出以上的结论之后,她果断地乘着在剧组休息的时间,给冯晓晓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了熟悉的女声,听见这个声音,她内心十分厌恶。

    但是为了表现出她真心诚意地拉对方进入自己这一方,做自己最有力的盟友,她不得不忍受着。

    “晓晓呀!我是柔汐姐姐呀!”

    她装出一副亲昵的神情,语气之中全都是对对方的亲近。

    不过对方却似乎不太接受这个突然给自己打电话,装做特别亲热的女人。

    “是表姐呀,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冯晓晓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

    上次锦家为顾惜接风洗尘,为了帮她,她丢了大面子。

    没想到事后她竟然连一句感谢都没有。

    她算是看出来了,锦柔汐有麻烦时才会找她,有好事时,就把她推得远远的。

    锦柔汐握紧了手机,尽力克制内心的暴怒,。

    她屈尊降贵的去给这个女人打电话,她竟然不受宠若惊,竟然还一口嘲讽。

    “晓晓,你想不想给顾惜一个教训?”

    捂着手机,她小声地对着电话那头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打电话的目的。

    眼神四处飘着,提防有人偷听。

    “哦?那你准备怎么给顾惜一个教训?”

    冯晓晓很感兴趣她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在电话里也掩饰不住心里的兴奋。

    “这个,电话里不好说,我们约个时间见面细谈如何?”

    锦柔汐身在剧组片场,不太好把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摆在明面上来说。

    如果被前来探班的记者或者自己,其他明星的粉丝听去了,那么后果无法想象。

    两人约好了时间后,她果断挂掉电话。

    现在她所在的片场,正拍着一部由好莱坞著名导演指导拍摄的电影。

    讲述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北齐大将兰陵王的故事。

    而她作为这部戏的女一号,担任着电影票房的门面之一。

    即便如此,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的她,还是顺利地在导演那里请了一天的假,回了锦家。

    之所以回家和冯晓晓商量这么危险的事情,是因为白天锦家的众人都出门去了。

    就连凌若风也约了好几个朋友,出门购物去了。

    她前脚刚刚回到家里,后脚就听见楼下的仆人上来告诉冯晓晓的到来。

    嘴角微微一笑,勾勒出一个恶毒的笑容。

    这个女人果然对顾惜的恨意一点也不比她少,刚刚才打电话,就那么急不可耐地赶了过来。

    “很好。”她自言自语道。

    门外走廊上传来一阵高跟鞋踩着地板“噔噔噔”的声音。

    锦柔汐优雅靠在床头,风轻云淡地拿过一本杂志,无聊地翻动着。

    “咚咚咚”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她轻轻应了一声,“进来。”

    冯晓晓意料之中地出现在她面前,她立马开启了讨好模式。

    “晓晓,来,来坐到柔汐姐姐床边来。”

    她举止优雅地拍了拍床,示意对方坐下来。

    “你到底有什么办法教训顾惜?”

    冯晓晓疑惑地靠近了她,有些疏离和警惕。

    “这个计划倒是我无意中想到的。”

    “别卖关子了,你直接告诉吧!既然想要我参与其中,想必你也不会隐瞒我吧!”

    “那是当然!”

    两人凑在一起,把计划从头到尾的梳理了一遍,又将计划之中不足的地方查漏补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