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助理,护驾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7本章字数:2213字

    顾惜尴尬地对着助理先生呵呵一笑,心里瞬间万马奔腾而过。

    自家那货居然没有告诉自己这位高岭之花的姓名。

    就在她尴尬地介绍未果时,听见一直安安静静地想要做个美男子的助理先生,清冷的声音冒了出来。

    “鄙人姓吴,名琦。”

    她汗自脑门哒哒哒地往下流,听见助理先生为自己解难,心里一阵感激。

    “请问先生你怎么称呼?”

    她脸上狗腿子似的感激之情还没有表示出来。

    就看见了助理先生有一丢丢热切地跟身边的小正太自我介绍。

    “诶?”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鲍包呆呆地看了对方一会,才把断了的那跟弦续上。

    随即一笑,“鲍包,鲍鱼的鲍,包子的包。”

    “对呀,我刚刚都叫他小鲍包了,额?你不会以为我叫的是小包包吧?”

    敢情是对方听错了读音,但是这个小不点,只是比自己高了那么一点点,从哪里看都称不上“先生”这个称呼吧?

    接下来,鲍包主动地给他们科普了自己的身份信息。

    鲍包,二十一,刚刚大学毕业,现在在H市内一家比较有名的网游公司做一名原画师。

    性格活泼开朗,热情,由于其长了一张娃娃脸,声音也比较萌,人缘异常的好。

    个人爱好基本就是宅,打游戏,看小说,还有撸画。

    顾惜眼睛瞪得无比圆,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鸵鸟蛋。

    被惊吓到了,她好久才收回快要脱臼的下巴。

    她在心里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相信看长相猜年龄了,泥马,太伤人了!

    见偶像被自己惊到了,鲍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心里有些紧张,被误解是网骗就不好了。

    顾惜默默倒了一杯茶,慢慢地喝着给自己压压惊。

    “傻妈,我不是故意不说的。”

    “诶?没事,这个不怪你,是你家基因太好了。”

    听出了对方语气之中的紧张,她连忙堆上笑容安慰对方。

    两人相视一笑,尴尬紧张一扫而光。

    等到闻到食物辣辣的香气的时候,才发现麻辣烫已经端上来了。

    高冷的助理先生又开启了安静美男模式,一个人低头享受食物。

    她给鲍包发出了一个开动的旨意之后,两人也迅速加速了争夺食物的战争里。

    很久没有来锦里一条街,她终于满足了一次,大手一挥就被助理先生率先跑去买了单。

    以大胃称霸美食界一角的顾惜,显然没有吃饱。

    准备带着鲍包给助理先生继续扫荡锦里一条街,不吃饱不罢休。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她的觅食时间,三个小时过去了。

    等到差不多把肚子填了七分之后,才带着鲍包和即使撑的迈不动步子还一脸淡定的助理先生,向锦氏大厦进发。

    锦氏大厦几乎全部是锦氏集团自己的产业,除了十五楼,十五楼全部是商铺,主要经营着吃和用这两种。

    而十五楼又有一家闻名全市的奶茶店,所以她特意带两人前来品尝。

    奶茶店一如既往的热闹,在角落找到了一个刚刚空下来的位置,连忙让两人过来。

    她所坐的地方正好于奶茶店的一间雅间,坐在雅间的客人可以通过毛玻璃清楚的看清楚外面的客人。

    非常巧的是,此时坐在雅间的冯晓晓就看见了刚刚坐下的顾惜三人,眼中隐隐有怒火燃烧。

    这个女人,总有一天自己要让她不得好死。

    眼中快要掩藏不了的情绪逼着她必须马上转移视线,否则就会暴露在对面的黑衣男人面前。

    既然锦柔汐已经暴露了,那么如果她不快速采取措施,那么她这个暗箭也会立刻被拔去。

    冯晓晓表面淡定,内心却在快速地翻动着脑袋里,存储的每一张脸。

    突然一瞬间,有一张刻薄拜金的中年妇女的脸被翻了出来。

    “大哥,你知道总裁新认回来的那个女儿吗?”

    她笑意盈盈恩问这对面那个,盯着自己好几分钟都没有动过的男人。

    “诶?就是上回在家宴出现的女孩吗?”

    张鑫回过神,立马回答对方的问题。

    “就是她,我有一个朋友,先前是她小姨的儿子的女朋友。”

    “听她说,她小姨从小到大代替她父母把她扶养长大,可是现在她麻雀变凤凰后,就嫌弃她小姨家。”

    “她小姨对她这种不知道感恩的举动,非常不满……”

    “你是说这件事跟她的小姨有关?”

    男人额头紧锁,好像在认真思考着她给出的线索。

    “这个不太好说,不过听说她小姨的儿子现在也在H市。

    而他的女朋友似乎也是某个富家小姐,好像和锦小姐还认识。”

    冯晓晓余光暼了一眼,在外间聊的热火朝天的三人组,嘴角勾起了讽刺的笑意。

    三人终于撑着鼓鼓的肚子,幸福地出了奶茶店。

    顾惜突然想起父亲大概还没有下班,又看见电梯一直没有上来。

    才想起刚刚爬楼上来的时候,前台告诉她电梯出了问题,一直处在修理之中。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修好,还暂时不知道。

    打了一个饱嗝,她慢悠悠地掏出电话,播给自己的父亲。

    “爸,你下班了吗?”

    伸手抚摸着被自己折磨的肚子,她连着打了好几个响彻的饱嗝。

    “小惜,又在十五楼吧!别吃太撑,晚上不好消化的,我已经下楼了,你等我一起回家吧。”

    电话里的锦城,听出了女儿快乐的情绪。

    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吃货女儿,他只是好笑地关心着女儿。

    “爸,那你别急,慢慢来。”那边关切的声音让他她窝心。

    挂了电话,她才发现身边还跟了两个人。

    “不好意思,我一吃饱就会断线。”

    尴尬地僵笑两声,她解释道。

    “没关系。”鲍包露齿一笑,不在意地摇摇头。

    在获得了两人的理解之后,她又传达了要和父亲一起回家的指令。

    然后拜托高冷的助理先生送正太君小鲍包回家后,立马得到了对方同意。

    告别了两人,她在楼梯口等着锦城下来。

    没一会儿,锦城打完了一个依然处于关机的电话之后,皱眉下到了十五楼。

    看见靠在楼梯口吃撑的无法正常行走的顾惜,立马好笑地走上前。

    “小惜,你是不是又撑着了?走,回家让保姆阿姨给你做消食的汤水。”

    闻声,她上前挽起父亲的胳膊下了楼。

    等到两人出了锦氏大厦,天已经彻底黑了。

    华灯初上,霓虹灯闪烁着。

    顾惜被撑的困意连连,不知不觉靠在锦城的肩膀上睡着了,又迷迷糊糊地被人抱上了车。

    冯晓晓靠在椅子背上看着父女两人离开的背影,想着接下来的计划终于可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