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分心,错过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7本章字数:2189字

    冯晓晓假装有些疲倦地揉着额头。

    “大哥,要不我们出去看看电梯修好没有,说不定修好了,我们可以上四十楼看看?”

    陷在深思之中的男人完全没有看见顾惜父女的离开。

    因为他背靠着毛玻璃上,完全不知道背后所发生的事情。

    “好,那我们出去看看。”

    张鑫从深思中回过神,迅速找来服务员,付了钱,才和冯晓晓转身出了奶茶店。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真的那么好运,出了奶茶店,电梯已经修好,可以正常运行了。

    “冯小姐真是我的幸运星。”

    透过漆黑的太阳镜,一股热辣辣的视线粘在冯晓晓的身上。

    她有些厌烦这个男人,接下来打算要做的事情,只需要在暗地里查看,没必要再呆在这个男人身边了。

    “大哥,不好意思,我接一个电话。”

    她接了一个电话后,告诉对方自己的好朋友已经下了楼,所以她不用上四十楼了。

    殊不知这不过是她耍出来的障眼法。

    她不过是先前把手机设置了一个定时闹钟,等到时间一到就假装接电话,来甩掉这个男人。

    被告知不用和自己一起上楼,张鑫神情中有些落寞,但是还是表示理解。

    于是他按了四十楼的按键,独自一个人坐着电梯上了楼。

    冯晓晓在他的视野里假装消失,转过墙角后立刻躲了起来。

    等到电梯关闭之后,按下了按键,等着下一班电梯。

    张鑫一个人靠在电梯墙壁上,回想着自己这几日所搜集到的关于锦柔汐和那个陌生电话号码,所密谋的计划内容。

    虽然她又从冯晓晓那里得到了一些关于,破解另一个陌生电话号码的线索。

    但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妥,却又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不对。

    为什么冯晓晓会对顾小姐和锦小姐的私事这么清楚?

    出于在部队里呆了这么多年,被训练出来的类似于猎豹般敏捷的捕获能力。

    他觉得冯晓晓给他提供的线索中,有一部分,似乎不太可靠。

    空旷的电梯里,他抽出了一只烟,拿出打火机点燃。

    这是他一向思考事情,所必须的辅助道具。

    云雾缭绕将,模样模模糊糊的印在了明亮的电梯墙壁上,没有一丝情绪。

    冯晓晓悠闲地靠在电梯门外,玩着手机刷朋友圈。

    看见锦柔汐爆出的一句粗话,和一条网址连接。

    点进去后,果然看见了权少卿的微博。

    微博内容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和顾惜各种秀恩爱。

    不过这一次,附带地给顾惜的新书做了推荐。

    没什么意思,自从前一段时间,权少卿一方主动承认的和顾惜的恋情后。

    锦柔汐的微信就变成了对两人的吐槽加诅咒的地方。

    刚开始几个玩的比较好的朋友还会跟着骂。

    慢慢的,大家见她没完没了,都麻木了,自觉忽视她发得每一条动态。

    冯晓晓有时候觉得她挺蠢的,有时候觉得那货还是有一点小聪明。

    比如这货为了在人前继续扮演高贵典雅的大明星。

    就买了两个手机号,注册了两个微信,一个私用,一个公用。

    至少她还懂得要保护自己的形象。

    在动态下点了一个赞,她就立刻退了出来。

    看了看马上要下来的电梯,揣好手机等在了电梯前面。

    “叮”地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她一个人走了进去,今天锦氏下班特别的晚,基本所有下班的职员都聚集在十五楼享用晚餐。

    所以只有她一个人离开了热闹的十五楼,悄悄地上了四十楼。

    张鑫先她上了四十楼,虽然说这四十楼是锦氏集团高管们工作的地方。

    但他作为锦城的手下,被授予了可以随时随地的进入锦氏集团核心地区四十楼。

    穿过还有几个人闷头加班的办公室,他一言不发地进入了锦城的总裁办公室。

    只可惜,那里早已经人去楼空。

    他思考着到底是要继续去锦家报告,还是等他再仔细调查之后,一并告诉老板锦城。

    总感觉到今天一天的遭遇,在某个地方透漏出诡异。

    一时不能完全抽丝剥茧地将事情弄明白,所以他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办公室外的职员们都处在工作状态,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出没。

    冯晓晓一个人在电梯里,脑袋里高速地旋转着。

    如果不是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黑衣男人的特别,那么她随时都会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如果她都暴露了,那么这个计划也就意味着泡汤了。

    果然她的魅力是无穷的,男人这种生物遇到她,只能是拜倒在她的超短裤下。

    然而狂妄的冯晓晓,自动将何木春过滤掉了。

    这个男人是她一辈子的污点,她不想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提起,哪怕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

    电梯提示铃响起,她立马闪出来,看见不远处朝自己走来的一抹黑色,立马钻进了女生厕所。

    等黑衣男人冷酷地回到电梯,电梯门应声关闭,她才踮着脚尖出了厕所。

    鬼鬼祟祟地偷偷躲过了办公室里,零零落落几个人的视线。

    她弯腰弓背地推开了锦城的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轻手轻脚地靠近了锦城的办公桌,小心翼翼地翻动着桌上的文件。

    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纸张,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又蹑手蹑脚地出了总裁办公室。

    其实她的父亲也是锦氏的高管,所以她基本也是可以随意进出四十楼。

    但是为了万无一失,不被职员逮到她来过四十楼的证据,她才决定做贼一样进了总裁办公室。

    今天累了一天,她有些紧张又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为了让计划顺利推行,为了彻底让顾惜身败名裂。

    打死她也不会这么费力费脑来做这些事情。

    有时候仇恨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被仇恨浸过的种子,在很久之前就在她的心里埋上了土。

    在亲眼见到顾惜如此幸福后,妒火又浇灌在邪恶的种子上。

    如今在她的心上已经枝繁叶茂,盘根错节,再也无法拔除。

    似乎如今只有让顾惜身败名裂,不得好死,才能对得起她这么久所受的委屈。

    冯晓晓紧握着拳头,心里愤恨无处发泄。

    修长的手指上白色点缀的秀甲,被一寸一寸地陷进了手掌之中。

    恨意随着剧痛,一点一点地发泄出来。

    “顾惜,你等着,我受过的委屈一定会一点一点的收回来,你等着身败名裂吧!”

    锦家。

    早早上床睡觉的顾惜,不知道是不是被梦魇纠缠。

    明明很暖和的被窝里面,竟然让她在梦中颤抖不停,几分钟后才渐渐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