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不幸中的万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26本章字数:1180字

    准备离开天静观时,已经是次日下午。昨夜因为水祸,她睡了整整一日,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得加快脚步。正当要走出院子,却被一个人叫住。

    “姑娘,这是要离开么?”

    身后老成的声音让她停下了步子,转头一看那是个有些年纪的道姑,脸瘦得皮包着骨,看着有些干瘪,而那一身破布衫亦不像是得道高人。

    “是啊,走了。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顶着九丫的猪头,她口齿不清地问。

    道姑揖了揖,“我倒是见过女施主,你来过许多次吧。”

    这话本是对的,但是却又是错的,她没好气地道:“这张猪脸,你也能认出我来。”

    “猪也好人也罢,都是一幅皮囊而已,一切岂因天道循环善恶承负。”

    她不蠢,所以一准就听出他的意思来,“你这是说我恶有恶报?”

    “善者自兴,恶者自病,吉凶之事,皆出于身。姑娘,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吧。”

    她气不打一处来,若是从前的性子,一准跟他死磕到底,可是今日这老道姑运气好,她赶时间,所以不跟他计较,“大师,你这么多道理,本小姐可没时间跟你磨叽。你慢慢赏雪吧,我们后会无期。”

    见她已经转身,老道姑才想起正事儿来,忙从袖中摸出一物来,“姑娘,我是来给你送此物的,你落下了。”

    她本不愿再理睬他,可见他手中捏着的竟是一串玉念珠,仔细瞧了眼,上面有一处还有个缺儿,不禁答了句,“这不是本小姐的。”

    “这是在你昨日的衣物里拾到的。”道姑也不管她怎么回答,只将东西放在了她手里,“放在衣服的夹层里,怕是贵重之物吧。”

    她拧着眉头,依然不记得有这东西的存在,不过见对方如此坚持,加之那念珠的成色尚可,于是她免为其难地将东西戴在了手腕上。

    好不容易,终于摸出了天静观。

    天静观在城郊,离临安有十多里山路,加上日前的几场大雪还未见融化。她哪里想到这一路这么艰难,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不到半个时辰,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这大冬天的,虽然少有野兽出没,可是这寒气一上来,可不比那些活物温柔。她觉得,自已有这些灾难,都是因为九丫这灾星。从前只要有她在,自已就快活不了,而如今,这九丫简直是如恶鬼缠身。

    她蹲在路边的一块还算干燥的石头上,本想拧一拧已经濡湿的袍角,却闻一阵车轮声渐渐近了。她顿时站起身子,遁着声儿望去,只见来路上真就驶来一辆马车。那车头的马灯让她心里顿时一暖,仿佛给她那已经黢黑的人生指明了方向。

    “居士,能搭个车吗?”她拦在路中,极机灵地利用了身上这件道袍的优势。

    赶车人一看是个小道姑,果然将车停了下来。车帘也随之挑了条缝,适时传出个声音,“小道士要去什么地方?”

    这声音清澈得没有半点杂质,且又勾着人的魂儿一般,让人听了整个耳朵都想贴上去。她怔了怔神,才答道:“临安城。”

    车内声音又传来:“不巧,我要去东郊河边儿,怕是暂时不能回城了。”

    东郊的河边儿,那不是昨天被人丢进河的地方吗?她抽了抽嘴角,不想再去那个伤心地儿。然而,要不跟着这马车,自已怕是会冻死在这荒郊野外。于是权衡了一番,最终还是缠着车内的人让自已搭了这趟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