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 威名与骂名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26本章字数:1323字

    掀起帘子,她终于看到了那声音的主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青灰色的衫子外面披了一件鹤氅,头发松松地绾了个髻,并未戴冠。像是个文人,却又没有那些醉书生的呆板。至于那张脸,嗯……不太好。面相方面的书,她从前看过一些,觉得自已还算是个内行,经她归纳,凡长相太过出众者,大多都是祸国殃民之辈。眼前这一位,肯定也在其列。

    “小道士夜里还赶路,想必很急吧。”年轻男子见她盯着自已看,却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朝着她望了过来。

    她干笑了一声,“是啊,急事儿急事儿。”

    “你是天静观的女道?”男子又问。

    她眼珠咕噜一转,“是啊。”

    “我时常去观里,怎么不曾见过你?”男子看来是揪住她不放了。

    虽然不喜欢被人问长问短,可无奈于搭了他的车,只得道:“观中那么多人,公子怎么认得完。就说公子吧,你说你时常去观里,我不也不曾见过公子。”

    男子抿出了笑来,“你不认得我?”

    她抬眉,觉得男子的笑十分诡异,“我们见过吗?公子高姓大名呀?”

    男子终于转开眼,回身去挑旁边的灯芯,口中似随口道:“姓杨,名宇桓。”

    杨宇桓!她先前还扯着笑的脸立马僵得有些不自然,嘴角还弯着,只是微带着几丝抽搐。原本他就是那个救了现在的自已一命且差点成为从前的自已夫君的人,这么复杂的关系,让她心里不禁暗叨了一句:怎么又是他。

    这也不知道是善缘,还是孽缘。

    见她不说话,杨三公子挑起了眉,望了过来,“怎么样,想起来了?”

    这么有特色的名字,她怎么可能想不起来,只是她该用什么反应去应对他的问题。抱着他的大腿叫他“恩人”,还是哭丧着脸叫他“官人”,心里一番衡量后,最终她选择了最淡定的应对方式。“啊,想起来了。原来是杨三公子,小道久仰你的美名。听师叔们说,前次有一官家小姐想在咱观里劫三公子,结果三公子将人推进了水缸里。师叔们都说,三公子已至极高之境,只可惜本观不收男弟子。”

    其实这是一段杨宇桓广为人知的趣闻,因此他还得了个“坐怀不乱”的美称。可是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就不那么中听。杨宇桓闻言瘪了瘪嘴,但眼中的笑意却半点未退,随即微向前倾了倾身,朝她靠近了些,“美名?一定还有其他的,你再想想。”

    见对方微虚着的双眼中露出一缕精光来,她忙向后退了退。打小说谎骗夫子和老爹的经历告诉她,一旦说出的话无论有理无理,定要死咬到底绝不改口,“哦,难道三公子除了威名,还有骂名吗?”

    杨宇桓抽了抽嘴角,倒没想到这小道姑如此伶牙俐齿,而且忒没良心了些。昨日自已将她从河里钓起来,亲自送去了就近的天静观安养,还托观中师太好生照顾。这些她难道都不知道?他可不认为天静观的那些道姑会因为修道就不嚼舌根,若真那么一心从道,那自已将某位小姐推入水缸的事儿也不会传得满城皆是。见她一脸茫然且眨巴着双眼,他顿时拧了个笑,朝她勾了勾手指,“既然你不记得了,那靠过来点,我告诉你呀。”

    明知道他是不怀好意,她自然不会上这当,又朝后坐了些。正想着找什么由头蒙混他,却瞟见马车外一片红光,于是忙指着他身后的车窗道:“呀,好大的火。”

    杨宇桓果然分了神,转头隔着车帘望去。火光冲天而起,染红了夜色,热气压得周遭的树木沙沙作响,伴着冬夜的寒风,凄厉悲切,像奏着丧歌一般。

    马车也在此时停了下来,随即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三弟,你怎么才来,你那没过门的媳妇都已经烧成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