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 杨家兄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27本章字数:1651字

    其实九丫觉得柴胡的话说得没错,自己这幅人模鬼样还是不要上街吓人的好。于是她没打算早起,一觉便睡到了大天亮,起来一看,快赶上中饭的点儿。这几日在顺二娘家里,虽然也算吃得饱,可顺二娘的厨艺实在不怎么样,如今她肚子不仅饿而且还馋,这一馋脑子里惦记着的便只有醉仙居的醉鸡。

    醉仙居的得名可不是因为这里的招牌名菜醉鸡,而是因为这一醉一仙,有醉的地方自然有酒,而欲仙的地方自然是有美人。她曾经虽是养在深庭中的大家闺秀,可拜她那大哥所赐,她来过这里几次,比起那些穿得少了些的美人来说,她更中意那光溜溜油光光的鸡肉。

    醉仙居内的布置其实挺雅致,居外隆冬腊月,但一进大门却是暖意十足,大概也是因为这原因,居内四处都是繁花。九丫选了个敞亮的地儿坐下,这位置居中,四面的话都听得清楚。于是刚刚一坐下,便听闻后面那桌传来几个声音。

    “这邹府刚刚办了丧事儿,马上又是一桩喜事,难道是为了驱走霉运。”

    “什么驱走霉运,这大户人家做起事来,真让人心寒得很呀。你去瞅瞅,那门头的白灯笼,都全换成大红的了。”

    “这次与邹二小姐定亲的似乎不是杨家三公子了。”

    “哪儿能呀,杨三公子命硬得很。听说这邹二小姐才真正是邹府的掌上明珠,谁舍得将她送去给杨三公子克呀。”

    九丫这正端着茶杯,听了这话,一口水呛在口中,顿时咳了起来。原来自已的死,还有这么一出原因。这些鬼神之说,她本是不信的,然而发生了借尸还魂之事,还真容不得她不信。她抹了抹嘴角的茶水,咬着牙道:“杨宇桓,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

    这头话还未说完,却见厅门处一个小厮正引着两个男子走进。两人一前一后,一般高矮,胖瘦也差不多,长得还有几分相似。走在前面那个一脸的戏谑,后面那个脸色倒是平静得很,但一对招子却让人觉得他比前面那位阴险得多。不过这只是九丫的主观感觉,因为厅堂里坐着的美人眼中,这两位可是让人见了都脸红的俊美公子。

    九丫自然认得这两位,杨家那两个没事儿瞎起哄的主儿。于是她口中的狠话生生地咽了回去,并且在第一时间将头一缩,躲在了桌子后,还顺手扯了块布裹在脸上。九丫觉得之所以躲是因为怕麻烦,她可不想再被杨宇桓纠缠着问长问短。

    杨家和邹家其实算得上是世交,话说邹老爷当年考取进士时被时任太保的杨老太爷提点,所以拜为门生。如今杨老太爷已经移居会稽不问朝事,临安所有的家底都交由杨老爷,自然杨老爷在城中也是位高权重,前几年已官拜宰相。杨邹两家同朝为官且主张相同,走得近实属正常。而这杨家的大公子杨攸与邹公子淼,也就是大小姐那同胞哥哥也成了从小玩到大的死党。这两位爱好一样,家世好有钱败喜欢玩。

    不过这玩却有千千万万,邹淼这样脑筋不怎么好使的,也就只有玩个鸟儿斗个鸡或者蛐蛐之类的,她从前称之为白玩。可杨攸却比她哥强上许多,人家玩的都是技术系的,赋诗作画把妹那是样样不在话下,她从前称之为高端玩。邹淼每每看见那叫一个眼红呀,一个不信邪就要跟他比上一比,但这赋诗作画肯定是不行,那咱就玩玩叶子戏吧,还约定了赌资,结果连衣带上的绿宝石都给抠了。于是又换种,就双陆吧,这次被抠的换成了护额上的白玉。最后选来选去,换了投壶,他自认为这总不动脑了吧,哪知道杨攸看上了他身边的一小童。

    从前她就没少听她哥报怨这大公子,如何赢他的钱,如何夺他的爱,加之关于他风流薄情的一些言语。所以虽然没见过面,但她也就算是认识了杨攸。

    可是杨宇桓呢?九丫从来不知道杨家还有个三公子,直到他与大小姐定亲那日。

    仔细说来这杨宇桓不是因为低调才不被人所知,而是他二十年里有一半时间都在会稽。他虽然比杨攸小了一岁,但却是那不得宠的杨夫人所生,这自然是长子嫡孙。他出生后没多久杨夫人便死了,杨老太爷可怜他自小失了娘亲,所以一直将其带在身边,一则怕自己的儿子偏爱杨攸而疏忽了小孙儿,二则怕新夫人诸多刁难。

    因为亲事,大小姐从前没少打听杨宇桓的事儿,有一则是这样说的:当年杨夫人的死与杨攸的母亲不无关系,本该是以为夫人死了自己又得宠,定能取而代之,可哪知道杨老爷纳的这续弦却是皇太后亲自赐的婚。

    这上一代是上一代的恩怨,而九丫眼前这两位公子却还是哥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