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 冤家路窄(2)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27本章字数:1150字

    正如此想着,却听杨宇桓又开了口:“而且大哥不觉得她很有趣吧,那张脸,还有当日在河中忽然出现。”

    其实是很平常的一句话,但杨攸手一抖,杯里的几滴酒洒在了袍子上。他咽了口唾沫,觉得有必要提醒道:“其实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豢养宠物的好。”

    杨宇桓眉头又挑高了一分,眼睛也望向了他这哥哥,“豢养、宠物。这两个词,我喜欢。”他说着笑了起来,片刻后又不解地问,“但是为什么不可以。”

    面对他这种故做天真的模样,杨攸十分胆颤,喝了口酒才说:“以前你也说过这话,你记得不?爷爷的那只鹦鹉,你说有趣了,但是后来怎么样了?”

    经他提醒,杨宇桓似乎想了起来,恍然答道:“哦,不就是被拨了毛。”

    不就是!杨宇桓以春风拂面的笑意将那事一带而过,杨攸却无奈地想到了当年的画面。小小的杨宇桓揪着一只掉了毛的鸟,对他说:“我一直觉得有趣,以为它是有了这身毛才让会说话的。”

    多有趣的故事呀,杨攸瑟瑟地打了个抖,“得饶人处且饶人。”其实他想说回头是岸。

    “我倒觉得应该再接再厉。”杨宇桓自然是个有主见的人。

    “那现在失踪了怎么办?”

    “找找呗,不过就是个临安。”这话虽然说得轻松,可他心里却知道事情绝不容易。所以几日来,从天静观到临安,他几乎翻了个遍,都没她的足迹。那夜在河边,她呼天抢地朝着火堆里爬,他本以为她与邹大小姐有什么关系,然而向邹府打听了一番,依然一无所获。

    她,似乎再次失踪,就像多年前一样,再找不着。

    杨攸听了他的话,诺诺点头,心里却分外怜悯那个被杨宇桓称之为有趣的人,而且还是用了两个有趣来形容的人。

    而他们不知道,那个“有趣”之人此刻正在三步开外的窗外,且正在瑟瑟发抖。九丫琢磨着自己可没毛让他拨,那他会不会拨了自个的皮。她脚有些发软,心想要是走出这门,她一定去烧个香,不过定然不能去天静观。

    这一紧张,九丫顿时打起嗝来。直到窗内一声“汤里怎么有蚊子”后,一盆热汤自上而下全倒在了她头上才让她清醒了不少。逃,这是她第一个反应。

    她摄手摄脚,在确定离开了杨宇桓的气场范围后,才直起了腰来。这刚刚站稳却一个不慎踢到了路边一花盆,身子险些跌了出去。说是险些是因为在她就要着地时被人在腰间挽了一下,此时正如惊弓之鸟的她,赶紧转头一看,幸亏对方是一个长着一双媚眼的女人,而且还是个大胸的女人。这女人一定不一般,自然不是因为那双眼和胸,而是她耳上垂着的价值不菲的冰玉坠子。

    “姑娘腰身好软呀。”女人先开了口。

    九丫刚刚放下的心竟然又提了进来,因为感觉女人的视线像在看一块肥肉。这是遇到老鸨了吧,她笃定,于是身子一转,硬着腰板站直了身,“对不起,本姑娘一不卖艺二不卖身。”

    跟在那女人身边的几个姑娘笑得腰肢乱颤,其中一个咯咯地道:“花姐姐,这丫头惠眼呀。”

    女人也不恼,对九丫道了声小心便带着一众女子走了。九丫这才想起自已是在逃命,于是缩了缩脖子,快速地出了醉仙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