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 创业生涯的完结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27本章字数:1467字

    对九丫来说,多么美好的一天,但柴胡却还是有些担心,他总觉得只要九丫一得意,总不会有好事儿,所以他今天又没去茶寮,端端地坐在不远处。可是这一次,他似乎失算了,从太阳升起到太阳打头,再到太阳快要下山,居然一路的风平浪静。九丫坐在小桌子前数着铜板,乐滋滋地想着一会儿去买炊饼。

    这一天,她做了好几笔生意。她虽然赋诗作对不在行,但多少念了这么些年的书,哪个字儿风雅哪个字儿大气,她还是把得准的,加上收的价钱比那些满腹经论的迂腐夫子实在,所以生意好是应该的。眼瞅着太阳就要落下,她招呼对面的柴胡过来帮她搬东西回家,这话还没有脱口,一人却挡在了她的摊前,连好端端的一轮夕阳也被这大块头挡得没了踪迹。

    看来是又来了生意,九丫腆着脸坐了回来,“客官是想取名儿吗?那先去测个八字……”

    大块头没让她说完,一手却打在了她摊前的桌子上,“就是你这小子。”

    九丫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已见他身后蹭出个少妇。她记得这人,今天在她摊子上照顾过生意。少妇面有难色,无奈地看着九丫道:“就是他。”

    大块头眼如铜铃,向怀里一摸,抓出张已经皱了的纸签,上面写着一个“瓘”,字的确是她的笔迹。“这字怎么念。”大块头问道。

    九丫有些心虚了,觉得这人再没文化,也不会特地地来请教自己字儿怎么念吧,而且是气势汹汹的。她向后退了半步,以确定对方不会伸手抓到自己,“这字从玉音雚,玉器是也。尊夫人想取个贵气些的,自古玉以养人,又有湿润如玉之说,而且经相师算过,结合生辰八字令郎得取个二十一画的名儿,所以就用了这字。”

    九丫自认为说得头头是道,但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正当她觉得占着理儿时,却见对方一爪撕了那纸签,“瓘你妈呀,你他妈成心给老子找不痛快。”这说着还想上前揪她衣服。

    “喂,这字儿哪儿不好了?”九丫向来不是受气的主儿,看对方来火,自己也火了。

    “那你也得看看姓什么?”

    “那你姓什么?”她当初还真没问。

    “老子姓廖。”大块头其实心里欲哭无泪。

    “廖……”

    九丫呆了下,正赶过来帮忙的柴胡也愣了下。其实幸亏两人呆了这下才没至于笑出来,姓廖名瓘,那不就是尿罐,这实在有些不雅,不过也只是不雅而已。

    回神后的九丫理了理思绪,极快地找到了说服对方的论点。“这个事儿吧,不过是个谐音而已。但这瓘字可是最配令公子的名儿,用上这名那他日后定会大富大贵,不是太师肯定也是个元帅呀。其实客官可以再为令郎取个小名,日后弱冠之年又再取个字,那这名字不就揭过去了,谁会真叫这两字呀。”

    真是不要脸呀!柴胡此刻就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得保持自己的立场,所以点了头,但是眼角却瞥见那大块头脸色由白变黑又由黑变青。妈的,不好。正当他这么想时,大块头操起拳头直直地朝九丫打去。

    “哎哟。”手起拳落,正中眼眶,不过不是九丫而是柴胡的。

    “你怎么打人呢?”

    大块头很恼怒,“我就打人了,什么他妈的生辰八字。当年我老爹就是因为这样算命的告诉他要想封侯封王才给我取个廖弧,我他妈到现在也是个杀猪的,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

    这廖弧俩字一出,九丫再没能忍住,顿时笑了起来。老子叫尿壶儿子叫尿瓘,真不亏是虎父无犬子。这一高兴,刚才的气也就消了一半,她连捧腹,边还不忘安慰他道:“不怕,这不还有几十年吗?指不准哪天杀猪也能封王封侯。”

    “妈的,你耍我。”大块头气得双眼发红,竟然从身后抽出把杀猪刀。

    她本还在笑,幸亏柴胡眼疾手快,拉着她便弃摊而逃。逃跑的过程,九丫还不忘继续揶揄,“你这不能怪我名取得不好,得怪自己姓得不好。”

    杀猪刀飞了过来,砍掉了她眼前的桅杆才让她住了口。

    “你要再敢在这儿摆摊,老子要了你的命。”

    大块头的声音回荡在巷子里,这句话终结了九丫的创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