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0 悬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27本章字数:1033字

    随着这声更是乱上添乱,杨宇桓明显感觉被人撞了一下,接着脚被人踩了一脚,再接着袍子被人狠拽了一把,最后只觉得手中一滑,转头一看刚刚还拽着的人已经没了踪影,周围全是趴在地上的人,哪儿还分得出谁是谁。

    杨宇桓看着堂子里的一群人,气得咬牙,向腰间一摸,顿时一块官牌举在了手里,“我是刑部侍郎,都给我起来站好,谁再敢造次,统统等着蹲刑部大牢。”

    民不压官,有了那官架子,自然没人再捡银子,连那操刀的大汉也乖乖站在了楼梯口,堂子上少说有上百人,但是唯独不见大胡子。杨宇桓勾着唇冷笑,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好一条鱼鳅,看我以后怎么捉你。”

    对于向来淡定的杨宇桓,今日所为实在有些让杨攸这个当哥哥的着急呀。他看到的不是杨宇桓的严肃执法,也不是他的维护秩序,而是他揪着一大老爷们的手时的眼神,那样的欣喜,那样的柔情。杨攸上前一步,手落在杨宇桓的肩头道:“宇桓,明日大哥请你去倌儿楼。”

    九丫此次的失利是因为杨宇桓的插足,逃出茶肆时她其实还在高兴,一来是自己成功逃脱时瞥见杨宇桓的一脸不甘,二来是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然而这样的高兴没有持续到一个时辰,因为她今天苦苦赚来的满满一袋钱竟然只剩下了两粒耳屎那么大的碎银。

    “杨宇桓,你二大爷。”她堵咒发誓,要将此人碎尸万段,于是没及回家,她找上了还在摆摊的顺二娘,让她给自己画道符。

    “没人的生辰八字或皮脂毛发是不灵的。”顺二娘少见她一张黑脸,好心地又问了句,“到底是谁把你气成这样呀?”

    九丫恶狠狠地道:“把我克死的那个人,你只管画符就行了,就算没生辰八字或皮脂毛发,我也一样能将他咒死。”

    顺二娘一个寒栗,不敢多耽搁,于是将符画了交到她手里,她看到了九丫身上的怨气,看来那被咒之人不死也能脱一层皮了。

    因为头一日的经历,九丫第二天竟然睡着了,推门一看,竟然已经快到午了。她伸了个懒腰,赶紧收拾了东西出门,但刚刚迈出院子,却被急急赶回来的柴胡撞了个正着。

    “想死呀,走路不长眼。”九丫自昨日起心情就不怎么好,想绕过他出去。

    柴胡气喘得厉害,忙伸手拉住她,“别……别出去。”

    “什么别?”

    “别出去,不能出去。外面到处都是你的画像。”柴胡一口气说完,却继续喘了起来。

    “画像?”九丫皱着眉,“你说清楚点。”

    柴胡不敢再歇,只有一边喘一边说:“今天有官兵到了茶寮里,全拿着你的画像,见人就问有没有见过,最后还贴了好些在墙壁上,悬了红要抓你。你,你哪儿惹着那些当官的了?”

    九丫也不知道哪儿惹着他们了,但是仅仅愣了一瞬,便找出原因,于是她第二次将杨宇桓的祖宗十八代通通问候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