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6 牢狱之灾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29本章字数:1035字

    虽然想要避嫌,但他并非无礼之人,于是止了步子,依然远远站着:“小姐请说。”

    邹清音人如其名,说起话来也像潺潺流水一般,“清音一直想见三公子,代姐姐向三公子说声谢谢。她虽然无福进杨府之门,但却得到三公子垂爱,愿意为她暂缓婚配,三公子为姐姐做的她在天之灵一定看到了。清音其实很羡慕姐姐,得享三公子的怜爱,清音却是命薄之人,想必此生无福做三公子的妻子。”

    她若不提,杨宇桓都快忘了这档事儿。其实当日邹老爷为邹二小姐上门时,他不过就是胡诌了几句而已。没想到经这二小姐的口一说,杨宇桓都觉得自己的人品高了不此一个档次,这帽子颇沉重了一些,但是他还不会傻到告诉当事人一个事实——我只是不想娶你而已。

    邹清音似乎还陶醉在自己的一番告白中,杨宇桓却已经笑着开了口,“哪里,杨某并非小姐想的那么好。而且小姐嫁给大哥,一定也会得他的爱护照顾的。”

    他自认为这话说得很体面,但却没料到,他那大哥的“威名”早已远播深闺,只见这先前还一番真诚感激模样的邹二小姐如今已经是两行泪痕。杨宇桓全身顿时一僵,女人的眼泪,他是最对付不了的,于是眨间后,他已经视而不见地道了别,梨花带雨的美人就这样被他独自立在寒风中。

    此次邹府一游,杨宇桓得出结论,还是九丫那样的女子才适合他这样命硬的人呀,所以他要改改计划,后日将她提出牢来。

    九丫从来没想过这辈子会蹲大牢,从前在邹府时她曾听婆子老妈妈们说过大牢里的肮脏,今日得见发现这根本就不是用言语形容得出来的。关她的这间牢房很黑,黑得只能听见老鼠啃食东西的声音,但是牢中什么除了她和地上躺着的一个不知是死是活是男是女的人之外,什么都没有,所以她觉得那畜生一定是在啃躺着那人的骨头。

    她后悔了,后悔当时进来的时候还大摇大摆大放厥词,后悔自己那日没去见杨宇桓,甚至后悔帮柴胡报那仇。蹲在栅栏唯一照得到月光的一块地,她有些发抖。饭是肯定没吃的,但她根本就没心情去觉得饿。

    “喂,你起来,有老鼠在啃你的脚趾头。”她朝躺着的人吼道,可无奈前几日已经将嗓子用尽,如今竟然有些嘶哑。

    地上的人自然没有动,只是口中似乎能听到几声“呜呜”声。九丫开始觉得自己会死在这里,而且那只老鼠在吃了地上的人之后,一定会来吃她的。想到这儿,她觉得全身都冒起了冷汗。

    月光流转,也不知过了多久照在了躺着那人身上。那人已经一动不动,而啃食他的老鼠好似也已经吃饱后离开了。九丫虽然害怕,但还是起身凑了过去,又踟蹰了片刻,终于她用包着罗帕的手拉了一把面朝墙卧着的人。借着月光,那人的脸……或者说已经不能称做脸的东西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