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7 余有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30本章字数:1010字

    “我再看看。”九丫翻了翻下面的牌子,忽然在其中靠后的位置发现了另一个名字。

    “余有年。”她不由得念出了这三个字,“这人的赔率是多少。”

    瘦脸看她选中这张,马上答:“一赔十六。”

    九丫只是觉得这名字有那么一点熟悉,既然熟悉,那她便支持他一下吧。她微侧过头,向柴胡道:“你那儿二十个铜钱呢,我全卖这人了。这么亮丽的名字,一定能中省元。”

    这话一出,两个人同时愣了。柴胡因为那二十个铜板的饭钱就被她如此轻松地送人了。而那瘦脸却觉得这二十个未必太少了吧,他干笑着接过铜钱,却还是跟上两人的步子,“公子,你一身贵气,看也不像是小气之人。何不去我们的坊里坐坐,那里可都是大生意,赚得多的。”

    九丫本就没了兴趣,所以瘦脸指向街边一个隐蔽之所,她只是瞟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九丫和柴胡走进赌坊时,顺二娘与一群赌客一起坐在桌前,专心致志地听着一中年男子分析此次赌局的形式。这中年男人一幅精明的模样,挑眉弄眼说得好不高兴。

    “这邹公子五岁学完四书,七岁能赋诗作词,九岁便进入国子监。原本上次科考便要参加,但邹公子却是淡薄名利之人,所以没有参加考试,此次若非其父邹大人苦心劝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才让他答应了参加此次的春闱。

    再说邹公子的父亲,当今吏部尚书的邹大人。这位大人早年也是进士出身,后来娶了时任礼部尚书的千金,这可说是书香门第。最后还得说说省试,年年皆由礼部承办,这礼部尚书是谁呀,不正是这邹公子的母舅吗?所以这邹公子占着天时地利人和,这样的人能不中头名吗?且别说一个省元,就是状元也定是他的。”

    这人说得比唱的还好听,要去茶寮里说书,指不定能赚个大钱。他的话听着的确是头头是道,就连九丫也觉得这样占尽天时地利的人不可能不中状元,可是她比那些赌徒稍稍内行了一点,因为她认得邹淼,而且还极了解她这个大哥。

    就拿当年未能参加科考来说吧,他那哪儿是淡薄名利呀。三年前他在报名途中丢了一蛐蛐,他为了找回那小畜生,所以误了时间。

    回家后,邹老爷是一顿打骂,但时间过了也不能倒回去,于是邹老爷找到了他那大舅子礼部尚书,本也就芝麻点儿大的事儿,可这大舅子却是个忒有原则的大人,他见了来托关系的邹老爷,非但没卖个面子给他,还对这妹夫是一顿数落,又是“教子无方”,又是“没有原则”,说得邹老爷灰溜溜地回了府。

    据九丫所知,自从那天开始,这两位可就再没有来往过,就算在朝中见面也是话不过三句。可想而知,这样的邹淼,这样的礼部尚书,还叫占尽天时与地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