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6 玩够了没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31本章字数:1192字

    他摇头,迦南以前坊经营的生意可不是花坊,赌坊、妓寨、私盐,这些我都不担心,但唯有一点,我觉得你最好不要与之沾上关系。早年在汴梁时,他们曾与某些官员交情甚厚,正是因此,在朝廷南迁后,迦南坊因立场遭到了打击,之后移居襄阳一带,这才做起了这花坊生意。这天下之事一但扯上朋党之争,必定不会有好结果。败则身败名裂,成也未必见得就有好结果。阿九,今天你得跟我走,即便是看你在城前巷子里胡闹,也好过我日日为你担心”

    杨宇桓的心意九丫十成十地收到了,但那些深奥的道理她却懒得去多想,因为想得越多越是自在不起来。就像以前在邹府,她可以不去计较爹娘是否喜欢自己,下人是否讨厌自己,她活着只想为了自己而已,虽然很自私,却不会将自己装成其他人,也不用过着旁人一样戴着面具的生活。

    所以在他静候她回答时,她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说的都是以前的事,现在迦南坊只是种花的工坊,里面的花女也都是良家姑娘。我不懂什么朋党之争,我只知道在这里至少不会像在城前巷子时那样虚度年华。这就是我想要的,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就算以后会发生什么,那我也不担心。这是我选的路,有什么结果我都会自己去承担,所以你更不用担心。”

    便是这几句听起来有些答非所问的话,让杨宇桓微怔了怔。若让他不为此担心,他大概做不到,可若能得她一笑,他宁可用自己的担心去换取。这对他来说,也已经足够了。想到这里,他顿时笑了起来,虽然笑稍显无奈,“真的不走?”

    见她摇头,杨宇桓不再纠结。他想,既然认定了她,那就没想过这辈子要轻松自在。只是今日,他若就此离开,那就太对不起自己的苦心。他要让她明白一件事,一件很重要且她自己参透不了的事。

    而此时的九丫,早因自己的拒绝而感到危机,她觉得凭自己对杨宇桓的了解,他不是一个肯认输拜服之人,而他刚才那一笑,是不是有种“山雨欲来满楼风”的意境。

    于是,她不由得怂了怂身子,也是这时,他口中唤了声“阿九”。她未及答他,他一只手已经快速地穿过她散在耳旁的发丝。接着她眨了下眼,接着有什么贴在了她的唇上。她瞪大了双眼,但只觉得眼前一切都是空白的,脑袋里的一根弦也好像断了一般。待她回过神来时,她才发现那贴在她唇上的,是另一双唇,像街边买的糯米糕一样,她曾用温润软糯一词来形容过。而那双唇,是他的,杨宇桓。在他的舌尖快要舔到自己的舌尖时,她阖动了牙齿,狠狠地咬了下去。可杨宇桓似乎早料到一般,竟然在危机一刻,成功脱逃。

    “姓杨的,你玩够了没有。”九丫一边抹着嘴一边瞪着他道。

    杨宇桓觉得平常女子遭遇这样的事,应该是或羞或娇吧,只有这丫头竟然觉得这样的事儿可以拿来玩。他舔了舔自己的双唇,幽幽地答道:“阿九,如果能用十二分的担心换你十分的自在,那我也心甘情愿,我对你的心意从来不是闹着玩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呀。”

    这话音儿一落,九丫的怒气已经被一脸的惊愕所取代。

    看见她这副表情,杨宇桓推算她大概会因此忧心半日,所以他这招可谓是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