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按穴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5:53本章字数:2357字

    “啊,舒服,再用力点……”

    冰凉的空调房里,秦天宇躺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两位漂亮的女军医正在为他进行穴位按摩。

    一人捏着肩膀,一人按着脚底板。

    当唐雅琴用手指按着脚底“涌泉穴”的时候,那种痛快淋漓的舒爽让秦天宇忍不住大声叫唤起来。

    “宇哥,你别这样叫,被首长听见了不好。”唐雅琴有些心虚。

    秦天宇说:“我爽我的,关他什么事?”

    唐雅琴说:“他是首长,管着我们呢。何况,兵王大赛就要开始了,你应该备战,而不是享受。”

    秦天宇说:“大战将临,放松才是策略。”

    唐雅琴说:“话是这么说,但首长……”

    “别管了,你们该怎么按怎么按。天塌下来,也就一个窟窿,怕什么。”秦天宇全不当回事。

    “还有婉莹,按肩井穴要加大点力才行,别按得痒痒的,像舌头舔一样。”

    按着肩膀的谢婉莹应了声,奇怪的问:“宇哥,你好像对穴位很懂耶。”

    秦天宇说:“起码比你们懂。”

    谢婉莹说:“你吹,我们可是专业军医,而且是千挑万选出来,你不可能比我们还懂。”

    “是吗?那你们说丹田穴的作用是什么?”秦天宇问。

    “丹田穴?”谢婉莹想了想,“是人体的气息储存之地,练武者的力量源泉,这三岁小孩都知道,你还考我。”

    秦天宇说:“既然三岁小孩都知道,那就不是答案了。”

    谢婉莹问:“那你说丹田的作用是什么?”

    秦天宇说:“你们躺下,我帮你们按按就知道了。”

    两人都很好奇,便依言躺在了床上。

    几座巨峰入眼,秦天宇吞了口口水,隔着薄薄的裙子,将手掌贴在两名女军医的丹田穴上,轻轻的揉动起来。

    慢慢的加快旋转速度。

    “嗯……”

    “啊……”

    两人几乎同时舒服的哼叫起来,强大的热流涌入身体,细密的汗珠从白皙的皮肤里冒出来,把裙子打湿了一大片……

    “秦天宇,你在干什么!”叫声正此起彼伏的时候,门被砰地一脚踢开。

    一个穿着军装的老头子站在门口,满面怒容。

    他正是秦天宇的上级,华夏绝密影子部队战魂师首长薛国辉,此番亚马逊兵王大赛华夏方面的负责人。

    唐雅琴和谢婉莹吓得赶紧翻身下床,面如土色,噤若寒蝉。

    秦天宇却不慌不忙:“回首长话,我们在做一些互动。”

    “互动?”薛国辉厉声质问,“你互动到她们都叫起来了?”

    秦天宇说:“力用大了,舒服了,都是会叫的。”

    薛国辉说:“安排军医给你,是为你做身体检查,注意饮食营养,让你达到最佳作战状态,你跟她们互动什么?”

    “还有,兵王大赛召开在即,各国精英都已紧急备战,你凭什么在这里无动于衷?你是来给华夏丢脸的吗?”

    秦天宇说:“其实,我这就是在备战。”

    “胡说八道!”薛国辉怒斥,“你不是在跟她们互动吗,又怎么是备战了?”

    秦天宇说:“放松本身就是一种备战。”

    “荒谬!”薛国辉简直怒不可遏,“我看你是在放纵!也是在找死!如此国际性的重大赛事,事关国家荣辱,你竟然视同儿戏!”

    秦天宇说:“只要我能赢,首长您又何必纠结我怎么赢呢?”

    “你能赢?”薛国辉鼻孔里哼出声,“你以为这是跟小孩子打架吗?你要知道,这是全球兵王大赛,是世界各国的顶级精英对决,不是你以前对付的一般罪犯!”

    秦天宇仍然一脸淡定:“对于好的猎人来说,杀虎和杀狼,没有区别。”

    “好,我就看你能赢,你要真能赢,我给你做牛做马,当祖宗伺候你!”薛国辉简直是气坏了。

    “如果我能赢,首长您愿意把诗雨嫁给我吗?”秦天宇突然石破天惊的一句。

    “什么,把诗雨嫁给你?”薛国辉顿时睁大眼睛,“你认识她吗?”

    秦天宇说:“见过一次。”

    “见过一次?”薛国辉问,“什么时候见到的?”

    秦天宇说:“三年前的一个夏天,她丢了钥匙进不了屋,首长您让我帮忙送钥匙过去的,您忘记了吗?”

    薛国辉想了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在秦天宇脸上:“就那一次,你就打她主意了?”

    秦天宇答:“是。”

    “你简直就是个混蛋,那还是三年前,她才十六岁,你,你,你竟然敢打她的主意,信不信我杀了你!”薛国辉真的怒了。

    怒气之中已有了杀气。

    秦天宇依然淡定如山:“您是首长,就算杀我也不会还手,可没有我,谁去参加兵王大赛?临时换人,别的国家又会怎么想?”

    “你这是在威胁我?”薛国辉问。

    秦天宇说:“不是,我只是想娶诗雨。”

    薛国辉强忍着怒气:“你脑子里到底装的些什么?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还是我的女儿,你只见过一面,就打她的主意?”

    秦天宇说:“她十六岁的时候,我只是默默的喜欢,现在她十九岁,合法了。”

    “可你才见她一次!”薛国辉几乎是吼出来的。

    秦天宇说:“一次就够了,我喜欢她乌黑的辫子,明澈的眼睛,笑起来甜甜的,奔跑起来很活泼,充满朝气。很漂亮,很纯洁,很对我的胃口。”

    薛国辉不说话了,只是看着秦天宇,突然发现他很认真。

    而且,一点也没有怕他。

    这就是秦天宇,他决定过的事,从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改变,哪怕死亡也不能影响他半点,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

    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薛国辉只好改变方向:“就算我答应,诗雨也不可能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为什么?”秦天宇问,“我这样的男人不好吗?”

    “好?”薛国辉的脸上充满了讽刺,“不懂社会规则,不知道溜须拍马,做事只凭自己心情高兴。天塌下来,也不会赶紧跑两步,石头砸脚上了,都淡定得不知道痛。还不注意形象,不修边幅,我真想不出你有哪点好。”

    秦天宇说:“是,我承认,这些都不好。但,主要是看气质。”

    “你有个屁的气质。”薛国辉骂。

    秦天宇说:“我觉得是有气质的,您也许忘记了一点。”

    薛国辉问:“什么?”

    秦天宇说:“我有医武双绝,杀人不见血,救人起死回生。交到我手里的任务,从没有一次失败过。”

    薛国辉承认:“这倒是。”

    秦天宇说:“所以,这就是我的气质。”

    薛国辉实在无语:“可是,恋爱不是执行任务,如果诗雨不喜欢你,我也没办法。”

    秦天宇很执着:“只要您答应就行了,我自然有办法。”

    “好吧,只要你能赢兵王大赛,我就给你个机会,我看你有什么本事能让诗雨喜欢你!”薛国辉终于妥协。

    说罢,摔门而去。

    秦天宇回过目光,看着两位女军医,一如既往的淡定:“我们继续吧,声音可以再叫大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