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炉鼎双修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1:11本章字数:2665字

    “你说的聚灵丹,是不是灵气化海秘境第一大鸡肋丹药?”余飞听到聚灵丹后,觉得金乌的话越来越不靠谱。

    “我金三爷啥时忽悠人了?也许对于九十九脉以下的修士,聚灵丹就是鸡肋,炼丹成本高不说,药力还过于庞大。但是九十九脉以及变异灵脉,这聚灵丹就是最好的突破境界丹药。”

    “我去找我师父要!”余飞一听那么回事,立刻冲了出去。

    萧沧海的洞府内。

    “你要那种鸡肋丹药做什么?你是体修啊我的好徒弟!”萧沧海感觉自己收的这个得意弟子是个大坑,坑师!就会要东西,上回炼器这次炼丹。

    “师尊您且看!”余飞伸出手,让萧沧海查看他的灵脉。

    萧沧海先是皱眉,然后震惊,接着转为畅快的大笑!

    “好徒弟好徒弟,没想到我封神古宗又出一个变异灵脉!不就是区区一颗鸡肋丹药,为师现在就让那些丹师给你炼一颗来。你这两天就在为师洞府修炼,你那小破屋子太寒酸了。”

    按照宗门的规矩,秘传弟子只有晋升化海境才可以拥有自己的洞府,而余飞的简陋屋舍,灵气的确不够充裕。

    一天之后,萧沧海就给余飞搞来了聚灵丹,感受洞府内浓郁的灵气,余飞一口吞下聚灵丹,这一次势在必得。

    脑海中传来太阴树的声音:“运转妖仙经,助你突破!”

    萧沧海兴趣渐浓,在一旁护法。他先是看到余飞身后浮现血影,洞府内的灵气急速向余飞冲去,之后便看到那血影慢慢变得有形,好似一棵血红色的大树,枝干是枯萎的。

    “这小子修炼功法诡异,听若丹说,他是天蛮大地的人送过来的……”

    萧沧海看着,想到余飞的来历。天蛮大地,是这个世界最强盛的一片区域,那里宗门林立,散修高手同样众多。要说比天蛮大地历史还要悠久的,恐怕就只有横跨大陆的仙剑山了。

    就在这时候,血光冲天,要不是萧沧海的洞府布置了强大的阵法,层层禁制环绕,恐怕这血光会吸引来所有宗门弟子。洞府内被红色覆盖,再看余飞已经变成了红色的人,看上去十分妖异。

    妖仙脉真的很强,配合洞府内充裕的灵气,聚灵丹全部吸收后,才将将突破。这样磅礴的灵气,换做普通修士,恐怕一晋升,就直接是聚灵中期了。

    随着血光收敛,最后全部汇聚在余飞背后的树影之上,此刻枝干看上去不再那么干枯。余飞发现自己丹田处,有一青色的气旋,很小,其中夹杂着血红色。

    当气旋形成的刹那,代表余飞成功迈入了聚灵境!

    所有的血光随之黯淡下去,余飞睁开双眼,此刻他感觉自己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超越前世成就的一条道路。

    “晋升聚灵境,就有如此异象,老夫生平第一次见,你到底是谁?来我封神古宗是何目的!”萧沧海目光如炬,死死盯着余飞。

    余飞也没想到晋升时动静会那么大,否则他会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自己安安静静地去突破,不让任何人看到。

    封神古宗,沉于地下的宗门,本就神秘!余飞感受到了萧沧海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他保证自己只要心生歹念,下一秒就灰飞烟灭。

    “师父,我来此目的,只有寻仙问道,至于我的功法,那是我家族功法,除此之外别无他心!”余飞只能赌,毕竟能来到封神古宗拜师学艺的弟子,都是经过特殊的手段,才得进入大地之下,能做到这些,必然都是有背景之人。

    单单是功法奇异,余飞认为他在众多弟子中算不得最特殊的,而且余飞真的没有其他心思,进入这里还都是老魔头一手安排。

    “我看中你的天资和毅力,但我不会因此害了整个宗门,为了以绝后患!”说着,萧沧海竟然动用了身后的木棍法宝。

    更强烈的威压,境界的绝对碾压,让余飞气血沸腾,身体甚至开始颤抖,此时此刻余飞才知道萧沧海的强大,恐怕不比掌门木若丹弱。

    “我对封神古宗无邪心,倘若前辈无法信任我,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余飞表情竟然是平静。

    萧沧海的木棍一挥,龙吟之声传来,直接劈向余飞的天灵。

    龙吟棍是封神古宗数一数二的法宝,全力一击下去十死无生。但是从始至终,余飞眼睛都不眨一下,木棍生生停在了距离他头顶一寸的地方,只是因为强烈的威压,嘴角渗出鲜血。

    余飞的经历,他不惧怕死亡!

    气氛一时间更加凝重,二人对视了很久。

    “我信你,不止有大毅力,而且有大气魄,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你令老夫佩服。从今往后,你我还是师徒,你将是我此生唯一弟子。”萧沧海的声音由威严转向了赞赏。

    余飞心中松了口气,他一直在赌,他确实无心加害封神古宗任何一人。要说私心,也许就是要弄清楚封神古宗和古仙界是否真的有某种联系,他要寻找足够多的古仙界遗物来激活九重天。

    萧沧海收起木棍,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假若认定这一点,对我三拜,假若不认,你还是封神古宗的弟子,但从今以后你我断绝关系。”

    感觉到萧沧海对自己的情义,这才是真正的师徒,也许这三拜才是真正的拜师,之前萧沧海没有完全认同。

    片刻后,萧沧海的洞府传出爽朗的大笑,那是在发自内心的笑声,让宗门内听到笑声的人感觉迷惑,好奇这位性格直爽的大长老为了何事那么畅快。

    余飞离开了萧沧海的洞府,他从萧沧海的目光中,感觉到了宛如父亲一般的感情,从今天开始,他在宗门内有了一座大靠山。临别前萧沧海送给余飞一把长枪,通体血红,竟然和妖仙经中的妖仙枪有七八分相似。

    “这是为师年轻时所得,不过却被某种强大的力量封印了,宗门内无人可解。今日作为拜师礼送给你,假若日后你足够强大,又或者碰到什么机缘,争取解开封印!”

    余飞心中的激动难以抑制,可当他回到自己的屋舍时,所有激动瞬间化为了怒气。

    此时本就简单的屋舍变得破烂不堪,明显是被人恶意破坏,余飞已经对自己的这个小窝产生了感情,他只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宋志远。

    余飞走近,突然听见奇怪的喘息声,推开已经摇摇欲坠的屋门,他看见宋志远竟然在和宋楠菲进行合欢之术,宋楠菲全身光溜溜地躺在玉床上,面色有些潮红。

    那玉床一定就是宋志远修炼炉鼎双修之术的器具,这样的事情竟然在余飞的屋子里进行,怎能让人不怒?

    而那宋志远,仿佛很得意的样子,邪笑着抬头,看向余飞。

    “原来是余师弟,真是抱歉,师兄途径你这里,突然顿悟,在这进行合欢双修,希望可以借此契机突破瓶颈,哈哈哈!可能是你宋师姐太厉害了,激发了师兄的斗志,把你这屋子给弄塌了。”

    看见余飞的到来,宋志远并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反而更激烈了,再看那宋楠菲,更是享受得不得了。

    据说这宋楠菲和宋志远,在入门之前本是兄妹,现在他们俩干出龌龊之事,简直大逆不道。炉鼎双修,利用合欢之术突破境界,这本身就是邪术,余飞最痛恨邪魔外道,见而诛之!

    血光乍现,一杆长枪出现在余飞手中,枪杆通体血红色,枪尖银光闪闪,同时散出一股非比寻常的气息,连宋志远二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此枪正是萧沧海送给余飞的血红枪。

    “毁我屋舍,修炼邪术,给我死!”

    “哼!竟然晋升到聚灵境,不过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宋志远二人到了这时终于停止了合欢,宋楠菲露出阴冷的目光,大声道:“让我来,斩杀他和捏死蚂蚁一般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