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布下大阵来坑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1:11本章字数:2370字

    仙剑山,横断整座大陆,山脉连绵不绝,高耸的山峰直插云霄,宛如一把一把擎天的利剑。

    正是草木茂盛的季节,整座仙剑山近乎绿色,不过看似生机盎然的这里,充满了危机和挑战。即使过去了数千年的岁月,这里的宝藏依旧无数,多处仙家遗府和恐怖禁地,让众多大能之辈也心生贪念的同时,又不得不小心谨慎。

    就在谢良一队被传送进仙剑山的刹那,他们所在的一片区域迷雾大起,越来越浓郁,渐渐看不清周围的树木。

    谢良皱眉道:“按理说我们应该被传送到安全区域,这里有古怪。”

    一队共七人,境界最低的就是余飞,剩下的六人有五人是化海境,唯独谢良是第二秘境——彼岸之桥。

    谢良暗地传音给余飞:“这一次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和以往进入仙剑山不同,说不定会死人,你一定跟紧我。”

    余飞早就算到宋志远会在这次历练下黑手,毕竟不在宗门之内,就算出现问题,逃脱干系也更容易。

    “宋志远跟我作对,就是作死,以我一千零一阶的天资,就算外出历练,宗门想必在暗中也有保护的手段。”余飞倒是不怕自己会陨落,反而他想在仙剑山狠狠捞一笔。

    兵分三路,宋志远和孟儒的队伍并没有遇到迷雾,此时看上去儒雅有礼的孟儒,嘴角露出冷冷的笑容,他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封神古宗上下,恐怕鲜有人知,孟儒和宋志远有着深仇大恨!

    孟儒一直在隐忍,因为作为秘传,他的实力属于第二梯队,在宋志远之下。这些年的暗暗努力,让孟儒的实力突飞猛进,这些只有他自己清楚。

    迷雾越来越浓,最后谢良带领的队伍走散了,他们仿佛踏入了某种迷惑修士的阵法,是在刻意把他们一队人分散开。

    临别前,谢良又一次嘱咐余飞,定要小心宋志远一行人。余飞感觉可以在初入宗门时,就遇到一个这样的好哥们儿,心中一暖,更为踏实。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余飞走出了迷雾,再也没有看到其他同门,之后在一座矮山下停住脚步。

    “宋志远不可能不抓住那么好的机会下手,我不如来一个守株待兔,不管宗门有没有暗中对我加以保护,我要坑那色鬼一把。”

    余飞看了看山脚的地形,然后露出得意的坏笑,接着手中出现一个储物袋,正是当初柯婉英送给他的。双手不停地舞动,一道道光芒和阵旗飞向四面八方,这些都是柯婉英当初传授的阵法之道。

    虽然表面上余飞不可学柯婉英的传承,可是私下里谁能管他?再说还是柯婉英主动双手奉上,此时正好用来坑人。

    阵法大成,余飞极尽全力,只布下两道简单的禁制。禁制在阵法之上,威力更大,余飞的能力也只能依托阵法形成禁制,如果随手就可挥出数道禁制,那恐怕封神古宗只有柯婉英一人可以做到。

    困阵是柯婉英自创,布置简单,但是威力粗暴,最符合余飞现在的目的,怎么也要让宋志远脱一层皮!

    稍候片刻,余飞还是有点不放下心,又甩出几道阵旗,作为杀手锏,他这次是困阵中藏着杀阵,守株只待兔来。

    狼牙月,悬挂在漆黑无边的夜空,出门历练的第一晚到来了,时不时传来野兽的嘶吼和一些奇异的声响,冷风袭来,给仙剑山平添几分诡秘。

    一道白光划过夜空,宋楠菲手持玉简,急速飞向余飞所在的矮山。

    该来的总会来,只不过这次余飞已经急不可待了,看有人影冲入他布下的阵法,双手一按,立刻四周开始出现白色的迷雾。

    宋楠菲见四周迷雾渐浓,毫不在意,这次宋志远派出两人协助,誓要斩杀余飞。手中的玉简就可以定位余飞的大概位置,只要危急关头捏碎玉简,宋志远会亲自前来。

    余飞嘴角上扬,故意暴露行踪,接着转身就钻入了迷雾里。宋楠菲加快速度,跟着余飞进入迷雾,后到的两人中,有一人在迷雾前停了下来,露出狐疑。

    进入迷雾后,宋楠菲发现自己的感官都降低了许多,已经无法察觉余飞的准确位置,但她可以肯定,余飞还在周围。

    “阵法吗?雕虫小技,除非你是阵法大师,可以随手布下禁制!”宋楠菲说罢,竟然拿出一盏油灯,灯光照耀的地方,迷雾缓慢地散开了。

    “受死!”

    猛然一道血光乍现,血红色的长枪直逼宋楠菲的喉咙。一切来得太快了,宋楠菲慌乱中祭出法宝,急速后退。

    可就算这样,宋楠菲还是受伤,她的护身法宝粉碎!

    “你这把长枪的确不错,不过今天以后,就是我的法宝了!”宋楠菲不在意受伤,她心知已经有人过来帮她,正在飞速靠近。

    “小婊砸,大爷不和你玩了!”余飞大笑,竟转身就跑,猥琐的不得了。

    “贼子休逃!”被戏耍的宋楠菲暴怒。

    余飞刚跑,又有一男子出现,大吼:“宋师姐我来帮你!”

    再说余飞,逃得不快不慢,好似根本不是在逃命。周围的迷雾开始稀薄,能见范围也远了许多,宋楠菲和那男子一眼就看见了余飞,两人被迷雾惹得心急,同时怒吼冲向余飞。

    可就在这个时候,余飞不跑了,转身冷笑,仿佛充满期待的样子。

    “炸!”

    以宋楠菲脚下为中心,突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乃至于周围花花草草也受到波及。余飞目的就是引人至此,这里是藏在困阵里的杀招!

    大爆炸,接二连三的爆炸声。

    惨烈的怒吼声传来,宋楠菲大意了,口吐鲜血往外围逃去,但这片爆炸区域很大,另一男子想跑也来不及了。

    宋楠菲突然目光一闪,竟然扭身向余飞冲来!她料定,余飞那里肯定是安全的,如今已经受伤,她一定要不惜代价斩杀余飞。

    余飞手中出现一杆金色的阵旗,低喝道:“禁!”

    阵法中的两大禁制,有一个就在此处!宋楠菲仿佛撞在了墙上,她苍白的脸上满是震惊,她怎么也没想到,余飞一个聚灵境的小修士,竟可以布下禁制。禁制太强,她和余飞的差距,没有大到可以直接冲破禁制的程度。

    这一切还要多亏柯婉英的储物袋,那里有许多阵法所需的法宝和材料,因此才得以让余飞发挥出逆天的实力。

    “嘿嘿嘿,这次还要归功于我的师姐……”余飞心底高兴,心中默认了柯婉英这个好师姐。

    宋楠菲发觉不对劲,余飞的阵法造诣让她联想到了宋志远,她想要退,可却失败,这个禁制,直接形成一个闭塞空间,空间慢慢缩小,被困后会慢慢将人挤压至死。

    宋楠菲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面色难看,以她的能力根本逃不出禁制,只得用力捏碎了玉简,她唯一的期望就是宋志远来救她。

    “我既是他的妹妹,又是他最爱的双修炉鼎,他一定会来救我的。”宋楠菲心里苦涩,甚至开始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