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最强道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1:11本章字数:2338字

    此子身上定有秘密!

    聂乘风表情先是严肃,然后洒脱一笑。

    修道之人,大气运者,哪有身上没有秘密的?

    “哈哈哈!没想到你真做到了,我会履行诺言!”聂乘风笑道。

    “我说了,不可小瞧我。”余飞脸色还有点苍白,也露出了笑容。

    突然,那落下的棺椁自己震动起来,聂乘风表情一变,挡在余飞身前,散发出强大的法力,境界无法估量。

    余飞在其身后,眉头紧锁,他越来越好奇聂乘风的来历了。因为在聂乘风身上,感觉到了些许的仙气,这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拥有的,像极了古仙界的仙!

    “聂乘风可以指导那么多强者,又在这个世界留下那么多道统,肯定不简单!只不过以我现在的境界,还无法探究太深,但以后一定可以再见面!”余飞心底做出决定。

    棺椁碎裂,露出里面更加精致的棺材,这种棺套棺,里面的才是真正的棺材,外面那一层叫做“椁”。

    剑气四射,要不是余飞站在了聂乘风背后,必定重伤。一座大山的幻影,出现在了棺材上空,镇压下去。

    眼看幻影大山无法继续下落,聂乘风猛然低喝道:“封神!”

    在棺材的周围,出现了八位身穿盔甲,手持盾牌长戟的士兵,容貌一模一样,动作出奇统一。仿佛天兵一般,齐齐挥动长戟,镇压下去!

    大约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终于平静下去。聂乘风现在也不得不小心,他也猜不到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危险,靠近棺材后,一掌推开棺盖。

    这一次没有了危险,棺材中躺着一把古朴的青铜剑,上面锈迹斑斑,看上去就要毁掉了。

    “好剑!”聂乘风直接把剑收走。

    余飞看了一眼,知道如此宝贝,他现在还驾驭不了。不过还剩下六把,他完全可以等实力强大后,再来收取。聂乘风梦寐以求苦求数十年的东西,余飞以后想要收取并不难。

    聂乘风看向余飞,说:“如今我几乎所有的道统,都留在了这仙剑界中,现在能传授给你的,只剩下我的最强道统——乘风踏天诀!”

    说出乘风踏天诀的时候,聂乘风自己都十分激动,仿佛这是他最自豪的东西。

    “我已经很久没有施展乘风踏天了,因为很久没有对手逼我使用它。”

    多天之后,聂乘风送余飞离开剑冢,他自己没有离开。临别前给了余飞一道令牌,上面刻着“乘风”二字,只要有这个令牌,余飞在封神古宗享受得待遇,就和掌门至尊没什么区别。

    “你回到宗门后,也就那个小姑娘柯婉英能和你平辈了,要是仔细一算,你应该是现在掌门的师叔祖。”

    这句振奋人心的话语,在余飞耳边久久不能散去,他可以风光地回到封神古宗。

    余飞找准了他布下困阵的方向,急速而去。在剑冢里面耽误了太久,现在要去收战利品了。

    当再次进入困阵,拿出阵旗,可以感觉到宋楠菲已经死亡,除此之外,还有两名男子被困,应该就是宋志远的两名手下了。

    “宋楠菲临死前明明找宋志远求救,过去那么多天,宋志远怎么还没出现?”余飞心中合计着,按照宗门的规定,他们归去的日期也快临近了。

    来到宋楠菲死亡的地方,余飞看到宋楠菲的尸体,把储物袋一收。余飞也不是无情无义,把宋楠菲就地掩埋了,毕竟二人不是深仇大恨,要不是宋楠菲当时想斩杀余飞,余飞说不定只是废了宋楠菲而已。

    “剩下那二人只是化海境初期,得到了聂老祖的道统,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把储物袋抢过来就得了。”余飞阴险一笑。

    如今那二人不知道为何凑到了一起,余飞猥琐地偷偷靠近,可是刚现身,还没等余飞出手震慑,之前看到余飞困杀宋楠菲的那男子,赶紧跪拜下来,直呼大侠饶命。

    另一男子先是茫然,然后面色一变,也跟着跪拜。可是余飞可不想就这样结束,认怂求饶有什么用,储物袋拿来才是重中之重。

    余飞拿出血红枪,气势陡然上升,先前见过余飞的男子心中一沉,他发现余飞比之前更强,很明显这些天是得到了一些机遇。再想想他自己,为了追杀余飞进入困阵,这些日子早已绝望,凭他自己根本逃不出去。

    “大侠有个蛋用?还不把孝敬我的东西拿出来?”

    男子心中一横,直接掏出储物袋,把自己身上值点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了,旁边男子一机灵,也跟着拿出储物袋。

    余飞用血红枪一挑,两个储物袋收入囊中,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话也不说直接离去。四周的迷雾也慢慢散去,余飞收了阵法,准备去寻谢良等人。

    就在心中喜悦的时候,矮山的另一边,爆发出野兽般的嘶鸣,紧接着感觉到大地震动一下,好像是两位强者爆发出了致命一击。

    “这气息……不弱,应该是彼岸之桥秘境,说不定是谢良!”

    余飞不再耽搁,越过矮山,直奔轰鸣声而去。

    惨笑声传来,余飞看到一位陌生的男子,他叫孟儒,宗门内实力仅次于宋志远和谢良的秘传。

    “宋志远,初入宗门时,你贪图我道侣的美貌,想要强行欺占,最终她被逼得自尽!当初我实力太弱,所以我隐忍,我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了这次仙剑山历练……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

    “哈哈!要是你一直隐忍着,也许我不会那么早察觉,今日,就是你自食恶果!”宋志远表情十分狰狞,他面部有青黑色的筋脉暴露,看上去人不人鬼不鬼。

    余飞握紧了拳头,宋志远并非那么简单,他身上充满邪恶的气息,有古仙界魔族的影子。提到神族和魔族,余飞恨之入骨,血红枪已经紧紧握在了手中!

    “孟儒,你的浩然正气虽然可以克制我,但是你太弱了,今天我就送你下地狱,给我死!”宋志远的右手变得十分粗大,上面有诡异的纹路和凸起的肉球,就像魔鬼的手臂!

    孟儒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祭出了自己最后一件法宝,但依旧被宋志远的魔爪击碎。

    修士第二秘境彼岸之桥,哪怕相差一个境界,实力的差距也是巨大。孟儒这些年够努力,但他只是彼岸之桥初期,而宋志远在仙剑山也得到了机遇,刚刚从命轮境突破至碎盘境。

    乘风踏天,身随心动!

    孟儒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情,他知道自己失败了,再也没有机会为死去的道侣报仇。他的泪水不是惧怕死亡,而是不能为心爱之人报仇雪恨,是一种凄惨的极致的感觉。

    本来余飞距离二人还有一段距离,否则宋志远也不至于没有丝毫察觉。但是乘风一出,余飞的速度陡增,眼看血红枪已经到了宋志远面前。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宋志远一惊,能悄无声音突然出现,这种实力,已经可以威胁到他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