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交给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1:11本章字数:2278字

    就在孟儒面对死亡的刹那,余飞终于动了!

    宋志远不得不放弃斩杀孟儒,祭出法宝去抵挡半路杀出的余飞。

    血红枪一震,宋志远猛地退后一步,余飞则连连后退,感觉气血翻涌。二人境界差距太大了,即使余飞出其不意,还不是宋志远的对手。

    鲜血洒落在血红枪的枪尖上,余飞隐隐感觉到血红枪似乎很兴奋,可当下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是你!”宋志远的计划中,余飞早就应该死了。可是宋楠菲临死前捏碎玉简,让宋志远感觉到不妙,本来他是要去营救宋楠菲,可是被孟儒阻拦。

    “你派出的那三个杂碎,死的死投降的投降,真是不堪一击哈哈哈!”余飞狂妄一笑,就是要刺激宋志远。

    “你?能杀了他们?可笑!”宋志远不相信余飞可以跨境界杀人。

    二人没有再多说,直接交战到了一起,余飞依仗着乘风身法,多次险死还生,让宋志远心惊。

    “哼!看来这段时间你在仙剑山也有收获,那我现在就先杀了你,然后对你搜魂,你所得到的都将属于我!”

    宋志远狂傲,气息陡然上升,彼岸之桥碎盘境,余飞就算法宝再逆天,功法再强,也不是对手。

    强弩之末的孟儒,也看出了端倪。他认得余飞这个人,刚刚入门时,登仙梯一千零一阶的成绩让无数人记住,宗门内的所有秘传弟子,都把余飞当做竞争对手。

    孟儒知晓眼前的形式后,下定决心,突然暴起!

    同时余飞耳边传来孟儒的声音:“余飞师弟,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今天你走我拖住他,如果你将来强大了,我只希望你记得我孟儒帮过你一次,为我报仇!”

    孟儒的眼睛已经血红,他要选择以自杀的方式重创宋志远,就算宋志远不死,也必然重伤,短期内无法恢复。

    宋志远也是颇有心机之人,一下就猜出孟儒疯狂的举动,暗骂一声后,快速祭出自己最强的防御法宝,那是一个龟甲,暗金色的光芒流动,上面还刻着复杂的古文字。

    龟甲一出,余飞立刻感觉到了那气息,脑海中金乌疯狂,大叫道:“简直是撞大运了,这个仙剑界竟然有那么多古仙界的遗物,发了发了!一定要得到!”

    孟儒大吼一声,身上的浩然正气急速扩散,一挥手,一个储物袋扔到了余飞手里,大吼:“快撤!”

    宋志远不想让余飞离开,但他发现,疯狂之下的孟儒,竟然可以让他行动迟缓到极点,甚至短时间内都无法移动。

    宋志远怒骂:“该死!孟儒你这个疯子!”

    余飞不再犹豫,孟儒的决心无法阻拦,事实也的确如孟儒所说,要不是这样孤独一掷,二人都会死在宋志远手里。

    余飞退的同时,传音道:“交给我!你的仇、你道侣的仇,全部交给我!天地为证!我一定让宋志远死无葬身之地!”

    在听到这样坚定的言语时,孟儒嘴角甚至露出笑容,他没想到,他一生的仇恨,最后交给了一位陌生人。他不了解余飞,也无法保证余飞会为他复仇,但这是最后的办法。

    别无他选!

    “宋志远,死吧!”

    逃出一段距离后,余飞再次听见惨叫声,他扭头望去,心中有种痛。修道之人,生死仇杀,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这里就是凭实力说话的地方,强者为尊,你不行就会被踩踏。

    “孟师兄!你放心,无论是因为你,还是因为我自己,宋志远一定会死!”

    局面瞬息万变,谢良突然出现,一把拉起余飞就跑。 

    余飞很惊讶,他本就是要寻找谢良,这时候竟然突然出现。再看谢良的脸色,余飞心中一沉,谢良此时身负重伤,出气多进气少。

    “师兄……你?”余飞迷惑道。

    “早就知道那宋志远背后还有其他非常强大的势力,否则也不可能胆敢在封神古宗称王称霸,修炼歹毒的炉鼎双修之术。但我万万没有算到,竟然是来自天蛮大地的强者。”说着,谢良气色更差。

    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飞速接近,余飞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反过来抓住谢良,施展乘风身法逃脱。

    乘风身法,时空之道,缩地成寸,改变空间距离,甚至超越时光,影响时间流动。余飞现在是初涉,只能提升身法速度,不过携带一人,负荷很大。

    “孟儒死了?”谢良缓缓问道。

    余飞重重点点头,他感觉这一次的仙剑山历练,简直就是宋志远设下的大陷阱,谋杀前来的所有秘传弟子。

    “为何掌门不管?”余飞问出了最大的疑问。

    谢良暗叹一声,说道:“封神古宗今日不同往昔,强盛时期已过,如今宗门内的高手,都无法出现在外界,等于是长久镇压在赵国地下!”

    这一点余飞还真的不清楚,心中盘算着还有一天多的时间,返回宗门的传送大阵就可以开启,只需不停地逃,拖过这段最后的时间。

    谢良看着余飞严肃的表情,于是继续说道:“不过封神古宗底蕴之强,秘密之多,吸引了许多人,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优秀的苗子,都被强行送到了封神古宗。与其说是来拜师学艺,不如说是来偷,偷走封神古宗的无形财富。”

    “那封神古宗就不应该收徒,避免这种事情。我就是来自赵国的小家族,来这里纯粹是为了修炼,学习更强的道法。”余飞愤恨道。

    “封神古宗收弟子,也有原因,而且他们只收天资出色的弟子,这里面的原因恐怕只有掌门和几个高层知道了……我来自东方的大汉国,大汉皇室血脉。”既然余飞介绍了自己的出身,谢良也没有隐瞒。

    余飞终究还是境界太低,二人交谈的话音刚落,后方出现一飞奔而来的身影。那是一位黑袍老者,一脸邪笑,仿佛看见了丰盛的猎物。

    “两个小崽子,境界都那么低,还想逃?”

    谢良低声说道:“那老者道袍上的花纹,应该就是来自天蛮大地的邪教合欢派。”

    余飞知道逃不掉了,大不了拼死一搏,体内踏天剑诀正在运转。聂乘风的最强道统,乘风踏天诀,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乘风身法,第二部分踏天剑诀,第三部分封神。其中第三部分封神,余飞还一点门道都没触摸到,前两种也只能施展出部分威力。

    “黑老三!你当我封神古宗无人吗?撒野也该有个度了!”

    熟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不过跟往常比,多了一些威严和凌厉。

    柯婉英!

    封神古宗执法长老,曾接受聂乘风指点的人,论辈分也是宗门二代弟子,真正的实力深不可测。

    黑袍老者听到这个声音,面色一沉,神情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