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二代弟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1:11本章字数:2216字

    余飞和谢良生死时刻,柯婉英突然出现!封神古宗的高手,应该是无法轻易在外界现身的,而且还是真身!

    “柯婉英,你竟然可以现身外界?”黑袍老者声音中流露出恐惧。

    “我怎么不能现身,难道任你加害我宗门弟子?天蛮大地合欢派……”

    柯婉英的嘴角扬起,根本不把黑袍老者放在眼里,看似随意地挥手,一连打出十多道禁制,光是从气息,就能感觉到禁制的强大,比余飞之前布下的困阵,强大太多太多了。

    “杀!”

    伴随着柯婉英的一声低喝,四周震动,一道道宛如利刃的光束,直奔黑袍老者。而柯婉英只是冷冷看着,她布下禁制后,感觉都不用再出手。

    黑袍老者疯狂了,一连祭出三件防御法宝,但在禁制的攻击下,全部不堪一击。只是短短几息的时间,黑袍老者遍体鳞伤,已经是奄奄一息。

    余飞早就有所猜测,聂乘风的弟子,那就是封神古宗的二代弟子,实力必定恐怖。只是未料到,柯婉英可以如此轻松就重创敌人,恐怕连萧沧海或者木若丹也做不到。

    “我这个师姐真是恐怕……”余飞嘀咕道,谢良听见这句话露出怪异的神情。

    就在这时候,天空变色,出现一道男子身影,只不过面容带着妖异,感觉有些像女子,白皙的脸上有一双狭长的眼睛。

    来者张天兰,天蛮大地合欢派掌门,一身妖法闻名。

    “封神古宗,胆敢杀我宗门长老!”张天兰降临的也只是一缕分身,天蛮大地距离仙剑山遥远,不可能立刻就真身降临。

    “我,怎么不敢?”柯婉英怒极而笑,然后伸出芊芊玉手,同时黑袍老者露出惊恐的神情。

    “我合欢派黑老三,一生不会屈服,宁愿自爆,也不会死在你一个小女子手中!”黑袍老者发狂,见识了柯婉英的手段和胆识,知道今日有死无生。

    “晚了!”

    柯婉英淡淡开口,玉手突然握拳,同一时间,凄惨的叫声,那黑袍老者想自爆的目的没有达到,柯婉英先一步将其变成了粉末,消散在空中。

    “好!你做的很好!封神古宗柯婉英,我记住你了,准备接受我合欢派疯狂的复仇吧!”张天兰说完,身影就要消散,但此刻柯婉英却动了!

    “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说时迟那时快,柯婉英打出禁制,直接困住了张天兰!身体冲出,樱桃小嘴微张,飞出一道流光,法宝流星镖祭出。

    张天兰万万想不到,柯婉英如此果决,从斩杀黑老三再到他,只是极其短暂的工夫。张天兰祭出一件法宝,那是一张巨大的龟甲,竟然和宋志远的相似。

    流星镖被抵挡,但是柯婉英没有停止前行的脚步,她下一秒已经出现在张天兰的身前!

    “什么!体修?”张天兰难以置信,他是第一次和柯婉英交手。

    “封神古宗二代弟子,岂能是你这等小角色可以揣测的!”柯婉英表情已经变得冷酷。

    一拳轰出。

    张天兰的龟甲碎裂,拳头直接穿透,撞击在了张天兰的胸口要害。

    “哼!一缕神识,连分身也算不上,这龟甲也不是法宝本体,死吧!”

    张天兰身形消散,最后留下一句话:“毁我神识,柯婉英我记住你了!”

    此时此刻,远在天蛮大地的一处山巅上,一男子口吐鲜血,目露狰狞。不用问,此妖异男子正是合欢派的掌门张天兰。

    柯婉英一声冷哼,丝毫不惧什么合欢派的掌门。扭头看向余飞和谢良,在看向余飞的时候,露出似有似无的微笑。

    “我会现在就开启传送大阵,所有宗门弟子提前返回宗门!”柯婉英的声音传入余飞的耳朵里,同样传入所有在仙剑山历练的弟子耳中。

    “师姐!宋志远那厮是个叛徒,我觉得他就是合欢派安插的间隙,不能放过他!”余飞愤怒,他想到孟儒死前的嘱托。

    不过这一声师姐,让一旁的谢良彻底蒙了!柯婉英在宗门内地位极高,论起辈分,比掌门都要高,余飞竟然敢称呼这位老祖为师姐?

    柯婉英点点头,说道:“好,你随我去,谢良你先返回宗门!”

    谢良虽然有疑问,但此刻不是发问的时候,只得先返回宗门。

    余飞跟上柯婉英,因为柯婉英的速度太快,余飞用上了乘风身法,这才能将将跟上脚步。

    柯婉英一直没有说话,余飞这下可着急了,他现在是一心想干掉宋志远这个奸细。

    “师姐啊!咱如何除掉宋志远这杂碎,你倒是念语一声啊!”

    “你获得了聂老祖的指点?”柯婉英并没有回答余飞的问题。

    柯婉英如何也想不到,余飞的实力可以获得的是聂乘风的最强道统,当初柯婉英可没有能力开启七星棺椁。

    “是的,我如今可以算是封神古宗的二代弟子了!”余飞得意一笑,掏出聂乘风给他的身份令牌。

    “乘风令……”

    发现柯婉英双眼绽放出精光,这个令牌,在宗门内甚至与掌门至尊并驾齐驱,整个仙剑界,有这令牌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但无一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就属柯婉英最低调。

    “师姐,这些问题我们回去再说,现在的目的就是赶紧找到宋志远啊!”余飞看着柯婉英不紧不慢,心中焦急。

    柯婉英眺望远方,开口道:“来不及了,我斩杀张天兰分身的时候,宋志远就离开了,他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并没有想返回宗门。宋志远的身份其实若丹早就知晓,一直留他在宗门,其实是为了引敌上钩!”

    余飞跟随柯婉英,确认其他弟子再无危险后,也返回了宗门。

    这一次仙剑山之旅,对封神古宗来说是压抑的,带队秘传弟子三人,一人叛变,一人陨落,只剩下谢良,还身负重伤,一时间所有弟子变得不安。

    天蛮大地,是仙剑界最强大一片地域,那里有很多强大的门派,高手如云,绝不是封神古宗可以对抗的。而且余飞了解到,柯婉英可以现身外界是一个例外,付出了一定代价。木若丹和其他长老,还是无法现身外界,这就是封神古宗的最大劣势。

    余飞收获最大,但因为意外,他并没有找到天雷竹,妖仙枪是无法炼制了。

    看着手中的血红枪,余飞想到了一个问题,在之前交战中,血红枪的封印有一丝极其微弱的松动,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余飞的眼睛一亮,“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是战斗中,血红枪接触到了宋志远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