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定海神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1:11本章字数:2439字

    看着猴脸人身的侯三棍,余飞愣住了。

    侯三棍声音有些尖锐,开口道:“封神古宗?木若丹吗?把信拿来!”

    书信上的封印,被侯三棍轻松抹去,此人的实力,恐怕要在木若丹之上!赵国王爷赵羽刑已死,现在余飞可以指望的,只有眼前的得道猴妖!

    余飞见过的高手有不少,老魔头、柯婉英,眼前的侯三棍也算一个,这三人是余飞见过境界最高的,摸不清到底修炼到何等境界。

    侯三棍看后,一把火烧了书信,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

    “小子!你是封神古宗的弟子?谁的徒弟?”侯三棍起身走了过来,那牢笼对他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身体直接穿过。

    “师承萧沧海。”

    “原来是那个炼体的老头……封神古宗对我有恩,我必须报恩,可今日不同往日,赵国皇室掌握在了他人手里。”说这话的时候,侯三棍刻意用上了传音,有些秘密不能让年纪轻轻的赵洛叶知道。

    余飞大感棘手,传音回应道:“那前辈准备如何应对?”

    “西夏国的魔爪伸过来了,据我所知,前些年深入西蛮荒的那次历练,实际的操纵者是西夏巫王!”

    “这么说来,前辈被关押在此,不是赵国皇帝的旨意?而是其已经被架空,成为了西夏的傀儡?”

    “还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不过也快了,赵国国运衰,赵氏命不久矣!”

    余飞听到这些,心里不是个滋味,他体验过家族落寞,家乡被毁的感觉。如今看来封神古宗面临的困难更大了,要是一个赵国还好对付,如果是西夏,对手太强大。

    “如今我无法脱身,只得把我的兵器定海神针借予封神古宗,剩下的……就要看赵国的造化了。”侯三棍说罢,从自己杂乱如鸟窝的头发里,掏出一根金针一样的东西。

    余飞握在手中顿时一惊,这不是一件简单的法宝,怪不得侯三棍先前言语和神情,很是重视的样子。

    “上面有我布下的禁制,如此才能让除我之外的修士使用,否则别看小小一根针,凭你的境界拿都拿不起来!虽无法发挥出十成的威力,但同样不可小看!”

    余飞心中在兴奋呐喊:“定海神针已经超越了法宝的范畴!”

    同一时间,脑海中传来金乌的兴奋叫声:“余飞啊余飞,你小子走大运啊!这是古仙界遗物,而且还是有名的定海神针,没想到可以流传万年至今。”

    定海神针是古仙界遗物,正是余飞兴奋难掩的另一原因。

    “别看了,快走吧!你们这样来闯地牢,骗过那些小守卫还行,赵皇很快就会知晓。”侯三棍说完,回到了牢笼中。

    余飞正要离开,又听到侯三棍的传音:“告诉木若丹,我如今无法离开此地,让我前往封神古宗密谈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如今赵国皇室那么乱,余飞不再耽搁,只得带着定海神针回封神古宗。

    余飞刚走出几步,突然感觉浑身疼痛,好似腐蚀肉身,三世灭绝咒发作了!

    此刻在赵国东北方的余家,余千峰感觉到了同样折磨的痛苦,嫡系一脉,大多数人此刻都在承受着这样的腐蚀之痛,这就是三世灭绝咒的威力所在。

    侯三棍的目光再次被吸引,急声道:“你被下了三世灭绝咒!速速离开赵国皇城,这里有西夏巫修,会加剧你体内的毒咒,快走!”

    赵洛叶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傻了眼,余飞呲牙裂嘴忍着剧痛,抓着赵洛叶的手腕就要离开地牢。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赵皇赵天宇到了,正如侯三棍所说,赵天宇这样的强者,发现余飞的行踪不难。

    跟在赵天宇身后的,还有满脸焦急的赵洛丹,显然她还没有说服自己的父亲,余飞成为驸马爷一事被回绝了。

    地牢门口,整齐站着两排侍卫,赵天宇在正中央,一脸威严。在绝对强者面前,赵洛叶的隐匿丹起不到任何作用,就像之前侯三棍,还有面前的赵天宇,余飞无从遁形。

    “余家的小子,你是要来劫牢吗?”赵天宇的声音带着奇异的波动,余飞感觉自己气血翻涌,要不是肉身不俗,必定喷血!

    “父皇,今天的事,都是我一人主意,女儿一力承担!”赵洛叶鼓足了勇气,站在余飞的身前。

    “你们俩……到底还是不是我赵天宇的女儿!竟然联合起来去帮助一个外人!皇城地牢里面的那些人,放出一人,对我国都是灾祸!”

    余飞握紧双拳,在他的右拳中紧紧握着定海神针。

    赵洛丹看事态已经发展到了她无法控制的局面,突然跪在赵天宇面前,哀求道:“恩也好,仇也罢!父皇,我是真心喜欢上了余飞,我想让他成为我的驸马,此言绝非谎话!”

    余飞看到了赵洛丹双眼中的感情,这是一种真实情感的流露,没想到赵洛丹这一次想出成亲的办法,既是报恩,又是出于自己的内心。

    这哪里是什么缓兵之计,明明就是赵洛丹真的喜欢上余飞。

    “孽缘……混账!”赵天宇反应十分过激,大手一挥,竟然对赵洛丹出手。

    赵洛丹的身体倒飞出去,余飞面露焦急,立刻上前扶住赵洛丹的身体。赵天宇注意到余飞的神情,那种焦急和关心,也是发自内心,但无关爱情。

    “姐姐……”

    赵洛叶流下了眼泪,她心疼姐姐,要不也不至于如此帮助余飞。一把利刃出现在赵洛叶手中,直接横在勃颈处,喊道:“父皇,我最了解姐姐的心,只求您可以成全他们!否则,女儿今天就死在这里!”

    赵天宇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竟然气极而笑,哀叹道:“我赵皇有七儿女,就你们两个掌上明珠,其他五人全是儿子,今日,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要以死相逼为父!”

    赵洛丹深深看了妹妹一眼,低声在余飞耳边说道:“听我的,我带你离开!”

    猛然间,赵洛丹动了,带着余飞冲向皇城外。

    赵天宇愤怒,想要追击,可是这时赵洛叶挡在了他面前,勃颈处的利刃已经割破了皮肤,渗出鲜红的血液。

    余飞逃离的过程很顺利,赵天宇没有追上,就算是皇城的其他修士都没有一个现身。可越是这样,感觉越不对劲,结合侯三棍的言语,总感觉赵国有什么顾虑。

    刚离开皇城没多远,三世灭绝咒再一次加重,好像是产生了某种感应,余飞相信侯三棍所言不假。

    “那……之前坑害余家的,就是西夏!”余飞心中愤怒,头顶升起黑气,赵洛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脸色煞白。

    “洛丹,你们赵国和西夏国近年来有没有什么来往?”余飞强忍着痛问道。

    “西夏?那可是我们的死对头,不过两国的战争已经过去好久,最近关系倒是改善了不少。”

    皇城之内,赵天宇哀叹一声:“洛叶,很多事情你们姐妹不清楚,就算我不追,赵国不去追,那余飞也是在劫难逃!”

    “为什么?就因为我们偷偷闯入地牢,因为他带走了姐姐?”

    赵天宇的表情有些悲凉,道:“这些都不重要,他见了不该见的人,也许……还带走了不该带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