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1:11本章字数:2247字

    “疯了疯了,余飞你疯了!”金乌有些神神叨叨,余飞燃烧天仙九星,就是在自杀!

    太阳金乌和太阴树存在于余飞的脑海中,只要余飞陨落,他们也会随之死去。

    余飞第三次挥舞出定海神针,这一次以仙气挥动,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力。余飞没有去关注马万德和西夏巫王死没死,利用最后的力气,施展出乘风身法,冲进了仙剑山。

    余飞按照记忆,没有闯入禁地,找到了一个长满杂草的小山洞,一头栽了进去。

    赵洛丹醒了过来,当看见余飞呼吸都困难无比的时候,留下了两行泪水,芊芊玉手颤抖地抚摸余飞的面庞。

    余飞艰难开口道:“安全了,你虽然境界跌落,但好在保住性命,谢谢你!”

    简单的谢谢你,让赵洛丹的泪水再也止不住,说道:“余飞……是我害了你。”

    余飞挤出笑容说:“西夏本就盯上了我,我中了他们的三世灭绝咒,而且我推测,之前西蛮荒历练,暗中捣鬼的,应该就是他们!”

    封神古宗,正在修炼的柯婉英睁开双眼,眉头紧锁。

    “心中……怎么会有痛苦,这是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是余飞!”柯婉英焦急地冲出自己洞府。

    赵国皇城,赵天宇似乎苍老了许多,喃喃道:“西夏终究还是插手进来,丹儿……”

    就在余飞满脸死气,即将咽气的时候,赵洛丹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猛地扯开余飞的衣衫,双目绽放出希望的神采。

    “你不要动,听我的!我得到过一部上古功法,可以利用男女双修之术疗伤,甚至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余飞难以置信,下一秒,赵洛丹飞快脱下了自己的衣衫,露出白雪一般的肌肤,吹弹可破。就算这时候余飞想要阻止,也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干干躺在地上。

    最终二人赤诚相见,赵洛丹脑中想着双修疗伤之法,毫不犹豫地跨坐在余飞身上!

    感受到略微有些凉意的柔软,同时有一股灵力,自丹田部位,向四肢百骸流去,一股清爽的感觉袭来,令余飞直接昏迷过去。

    二人四周的灵气,出现了奇妙的波动,赵洛丹非常小心,运行着生涩的疗伤之法。她虽然第一次与男人如此亲密接触,却来不及羞涩,只顾着极尽全力去救治余飞。

    一年的时光,似箭,如流水。

    发怒的赵天宇,直接与西夏对峙,最后驻扎在赵国皇城的西夏巫修,全部撤回了自己国家,包括一战重伤的马万德,不过他们却带走了侯三棍作为交换条件,两国的关系变得岌岌可危。

    柯婉英想要去寻找余飞,却被木若丹和其他长老拦下。

    “余飞的本命灯没灭,证明依然活着,只不过失踪了。”木若丹得知侯三棍去了西夏国,开始向其他人寻求帮助,封神古宗出世的计划不能耽搁!

    “人没死,却没法感觉到其行踪,也许余飞离开了赵国,也许进入了某些禁地。”

    柯婉英最是焦急,前一次新入门的弟子有许多好苗子,柯婉英一个都没有收下,这一年情绪也开始变得暴躁,连谢良也是能不见自己师尊就不见。

    又是一年,赵国很平静,不过这是暴风雨的前夕。

    骄阳当空,春天已然过去,夏天的正午是炎热的。

    一个身穿白袍的潇洒人影,行走在仙剑山之中。

    “两年前我就感觉那小子进入了仙剑山……”聂乘风面带微笑,对余飞饶有兴趣。

    聂乘风发现了一个奇异的阵法,眼前虽然是一片普通的森林,但周围的灵气聚而不散,形成一个天然的灵气绝佳之地。

    “这应该是还不完整的五鬼运灵阵法……余飞应该就在此地了。”

    一女子看到聂乘风迈进了阵法之内,眉头一皱,上前道:“前辈,此地是我家夫君长期修炼之地,还请留步!”

    “哦?你夫君?我是来找人的!”聂乘风笑道。

    女人看不出聂乘风的修为,心中加个小心,只要稍有不对就会启动阵法,于是乎问:“请问前辈所寻之人是谁?此地除了我和我夫君外,再无第三人。”

    “哈哈!我也不找第三人,余飞!我聂乘风来了!”说到后面,聂乘风特意放大了嗓门。

    美丽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舍命救助余飞的赵洛丹,口中的夫君还能有谁?当然是起死回生的余飞。

    “哈哈哈!原来是聂老祖光临寒舍,丹儿快请聂老祖进来。”

    只见赵洛丹阵旗一动,周围景色变幻,出现在一处洞府之前。

    阵中之阵,真正的五鬼运灵阵,以此洞府为中心,这两年余飞在这里潜修。

    两年的时间,余飞彻底恢复过来,但境界依旧停留在聚灵境,修炼速度还不如赵洛丹。得益于那一次双修疗伤之法,余飞和赵洛丹在仙剑山拜了天地做了夫妻,这两年过起了小夫妻生活,逃离了外界的纷争。

    “你这五鬼运灵阵着实不错,我虽不精通阵法,但也看出了门道。”聂乘风笑道。

    “弟子不才,这阵法乃是内人赵洛丹布下的。”

    聂乘风扭头看向赵洛丹,说:“哦?这俊俏的小姑娘没想到阵法造诣不俗,不知学习阵法多久?”

    “约莫两年的光景吧!还是到了仙剑山后,夫君指导我的。”赵洛丹礼貌地回答,大家闺秀之风尽显无遗。

    聂乘风刚要夸赞赵洛丹的天资,可这时余飞走近,让聂乘风目光一聚,直接抓住余飞的手腕。

    “不对……不对啊!我上一次见你,你就是聚灵境,这次分明还是聚灵境……”聂乘风忙问道。

    两年的刻苦修炼,在时光加速之下,相当于修炼了十几年的时间。换做其他修士,天资再普通,十几年也应该有所进步了,余飞竟然还停留在聚灵境。

    “这个问题困扰弟子许久,以至于我的肉身境界,也一直停留在聚灵境后期,再无精进。”

    “之前你受了重伤?”

    “岂止重伤,要不是有内人在,现在老祖您就看不见我了啊!想我堂堂聂乘风的传人,竟然落魄到这般田地。”余飞开始惯用伎俩,显然是想聂乘风慷慨解囊一把。

    “你灵脉被毁,也多亏了你的变异灵脉,才可以两年之内重塑经脉,换做其他人算是废了,你偷着乐去吧!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也是我刚刚震惊的地方,虽然你境界没有晋升,但是你体内蕴含的灵气,远超同境界修士。”

    余飞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既然可以第二次见到聂乘风,一定得要来一场造化。聂乘风活了那么久,身上的宝贝一定不少,上次余飞回到宗门后,仔细一想就有些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