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抠门的聂老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1:11本章字数:2767字

    听着余飞不停地哭穷喊苦,聂乘风也不耐烦,直接甩出一件法宝。

    “这是我在仙剑山得到的射日弓,五品法宝对于你来说已经很厉害了,你全力催动它,彼岸之桥秘境的修士也扛不住!本来可射出九箭,可在无聊时,我打猎用掉了六次机会,现在只剩下三箭了。”

    余飞一开始还挺兴奋,五品法宝啊!封神古宗的长老才拥有的东西,可偏偏只能使用三次。

    “算了,三次机会可以抗衡彼岸之桥秘境,正好适合现在的我!”余飞一咬牙,收下后继续露出苦逼的表情。

    聂乘风知道这一件东西打发不了余飞,摇头叹息,又甩出一块类似野兽骨头的灰白色东西,只比巴掌大一些,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可是大宝贝,知道柯婉英的阵法造诣从哪里学的吗?就是这骨头上!她当初从我这里复制了一份带走,今日就送你老婆吧,也不用复制了,直接给你得了。”聂乘风没好气地说道。

    余飞还想继续开口,收好阵法兽骨看向聂乘风的时候,发现他被洞府口的几缸酒坛子吸引了目光。

    聂乘风鼻子嗅了嗅,问道:“酒缸里可是灵酒?”

    所谓灵酒,和丹药的作用类似,是增加修士体内灵力的,相对丹药,灵酒在味觉上更加诱人,对好酒的修士来说,具有无形的杀伤力。

    余飞眼睛一亮,问:“老祖爱喝两口?”

    “是,不过自从进了仙剑山,太久没出去,都忘了灵酒的味道了。”

    “老祖快请,这是丹儿酿造的,平时里我们小两口无聊,有时喝上两杯!”

    这一夜,聂乘风喝了不少,露出了酒鬼的本性,酒桌之上和余飞聊了很多,就连在一旁倾听的赵洛丹也备受启发。

    “飞哥,没想到你还认识这等厉害的人物,听他一席话,胜过自己闷头修炼十年呢!”

    看着昏昏欲睡的聂乘风,余飞一笑,境界高深的修士喝灵酒,除非自己想醉,否则是醉不了的。

    “如今痊愈,我打算回封神古宗去看看,毕竟师尊、掌门……还有师姐,都在那里等着我。”余飞知道,自己在仙剑山潜修的这两年,终究会过去,不可能长居在此。

    “你有你的责任,你也有许多必须去做的事情,我支持你!”赵洛丹流露出爱的目光。

    “你打算回家,还是继续留在此地?”

    “仙剑山,没有传闻那般险恶,这里仿佛与世隔绝,我暂时还不想回去。”赵洛丹摇了摇头,两年甜蜜时光,让她爱上了这里。

    “也好,这阵法兽骨给你,你就留在我们的家中静心钻研吧,以后肯定会派上大用场!”余飞把聂乘风送给他的阵法兽骨交到了赵洛丹手里。

    翌日清晨,聂乘风离开了,他说要去三大禁地的洗剑池瞧瞧,这些年一直在剑冢也待腻了。

    仙剑山三大禁地,一个比一个凶险,聂乘风全能来去自如,说出来如家常便饭那样随意,让余飞心底的忌惮更深。聂乘风的来历无人知晓,余飞一直怀疑此人和古仙界有关系。

    临别前,聂乘风向余飞身体打入三道真气,运行此真气,可以打出完整的踏天剑诀,最多使用三次。余飞认为聂老祖还是太抠门了,竟然又只有三次机会,怎么就不来个无限使用的呢!

    余飞离开仙剑山,向东方而去,目标封神古宗。

    刚离开仙剑山范围,余飞被一片乌云围绕,之前没有丝毫征兆。

    “哼!巫修……”余飞冷哼道。

    西夏国阴魂不散,两年以前,余飞的定海神针,一下子把马万德打残,西夏巫王分身重伤,他们一直派人守在仙剑山附近,来一个守株待兔。

    “两年多了,真让我等到你了,我就算定你不会一辈子窝在里面。”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自乌云中走出,容貌和马万德有些相像。

    “西夏巫修?报上名来!”余飞看出了对方的境界,灵气化海秘境大圆满,应该比被余飞打废的马万德弱一点。

    “两年前你以聚灵境的修为,从巫王大人的手底下逃脱,真是幸运啊!不过两年过去了,虽然伤好了,但是丁点进步没有,真是废物!”

    余飞冷笑,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姓马,来自西夏的巫修,所以……当诛!”

    话音未落,余飞率先动了,一张古朴的大弓出现在手中,那是聂乘风赠与的射日弓。

    拉动弓弦,一股阴冷而又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西夏巫修的眼中露出一丝恐惧和凝重。余飞两年前所作所为,西夏巫修无人不知,此人作为西夏国的四皇子,马万德的四哥,怎敢不小心防范?

    “你死之前,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马万凯,西夏四皇子!”

    话音刚落,只见马万凯身法诡异,竟然瞬间就接近余飞。靠近一瞧,他手中握着一块翠绿色的玉佩,上面刻着复杂的花纹。

    马万凯很聪明,射日弓固然可怕,但需要短暂的蓄力,以及必须远距离才可以发挥出威力,如此靠近,余飞难以动用射日弓。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当初马万德受伤,他的三哥马万吉和四哥马万凯,轮番在仙剑山外围区域守候,一些地方还驻扎着西夏士兵,目的就是为了帮弟弟报仇。马万德当初被定海神针击中,整个人都废了,虽然道基尚在,但是灵脉破碎,肉身被毁,眼看是成了一个废人,能捡回一条小命,也是万幸。

    马万凯再出现,已经在余飞身前十米以内,下一息手中玉佩一闪,身影又一次消失。

    “余飞,这是你得罪西夏皇室的代价,死吧!”马万凯依靠可以瞬间移动的玉佩,直接出现在余飞身侧,同时露出锋利夺目的杀刃。

    马万凯的速度,根本容不得余飞多想,毫不犹豫动用了聂乘风赠与的三道真气。

    踏天剑决出,剑下无生还。

    这一次,余飞施展出的,是完整的踏天剑诀,里面有聂乘风的剑意在。

    当感觉到强盛的剑意时,马万凯露出的表情是意外,是恐惧,这根本就不是灵气化海秘境修士可以释放的剑气。

    “蕴藏剑意,即便是彼岸之桥秘境也不肯能做到,你……”马万凯暴退,作为剑修,只有修炼到第三秘境地宫五神,才可以领悟剑意。

    在绝对强大面前,马万凯的瞬移、偷袭,都显得极其幼稚,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带来的实力方面不可逾越的天堑!

    剑鸣,似龙吟,又如地狱死亡之音。

    剑气一出,余飞根本无法控制,眨眼之间,马万凯的上半身出现一个大洞,被剑气直接穿透了,血肉直接变成细小的飞灰,顷刻消散。

    瞬移玉佩脱手,那么短暂的一息,根本用不上瞬移,就一命呜呼。

    马万凯想要算计余飞,同时也等于没给自己留下后路,距离太近,闪躲的余地丝毫没有。绝望和恐惧的目光,定格在马万凯的脸上。

    余飞深呼一口气,心有余悸,他先前还觉得聂乘风太过于抠门,送出的东西都是有次数限制的,用完就没了。可现在余飞真切感觉到,就算只能用三次,这样的保命手段也足够了。

    试想两年以前,假若余飞拥有聂乘风的真气,施展出踏天剑诀,绝对不至于拼死。剑气一出,无论是西夏巫王分身还是马万德,通通一命呜呼!

    余飞捡起瞬移玉佩,感觉此物以后厮杀中可以起到奇效,索性直接收入囊中,接着又把马万凯身上搜刮了一遍。他发现可以加剧三世灭绝咒的油灯,马万凯身上也有一盏。

    突然一个小人虚影出现在马万凯的头顶,一位中年,带着冷酷与严肃,因为样貌与马万凯相似,余飞推测这是西夏国皇帝留下的一缕神识。

    “杀我西夏皇子,本皇已经记下你容貌,你将受到无尽的诅咒和永久的追杀,直至你血债血偿!”小人虚影低沉道。

    余飞根本不当回事,冷哼一声,直接毁去马万凯的尸体,那小人虚影也随之消散。

    “我已经中了三世灭绝咒,还怕你一个西夏皇帝?就算与你整个西夏国为敌又怎样!”这种在小辈身上留下神识,防止轻易被杀的手段,余飞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