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2本章字数:3123字

        “妈,那这搞了半天不还是没让顾念绾吃亏吗?”顾盼盼现在对顾念绾的讨厌,都已经不背着肖子健了,当他的面,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这话确实是让肖子健皱了皱眉,当初他跟顾盼盼在一起的时候,只觉得她特别的率性纯真,偶尔的小脾气在他眼里都是特别的可爱,可是却没想到,现在竟然是这样子。

        “你放心吧,顾念绾总是会来求我的,咱们走着瞧。”秦云却有着自己的打算。

        顾盼盼对秦云的话,一向都是深信不疑的,听了这话,才算是放心了,只要顾念绾过得不好,她就过得好,特别的好。

        “子健呐,我上会让你跟你爸妈说的事情,怎么样了?”秦云笑眯眯的问着肖子健。

        “妈,你也知道肖家现在不如往日了,而且爷爷对大伯他们的偏爱更多,想要合作的话,大伯是不会同意的。”肖子健上次回来的时候,秦云就说要跟肖家合作,搞什么海上运输,把内地的蔬菜都运到外边儿去。

        顾盼盼一听,脸色一变,“肖子健,你们家人什么意思,自家人都不帮嘛?”

        “盼盼,其实我爸妈也挺为难的,现在公司是大伯在打理,爷爷奶奶一直都在国外疗养。”肖子健一脸的为难之色。

        秦云也许是料到会是这样了,打断了顾盼盼的质问,“算了,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我也不想给子健添麻烦。”

        “还是妈理解我。”肖子健连忙奉承着秦云。

        其实,肖子健的母亲一直都是瞧不起秦云的,一个二房上位还真把自己当正室的那种模样,她特别的看不起,但是没办法,顾家现在都在秦云手里,总要给几分面子。

        顾念绾回了霍家,就直接被霍老太太给叫了过去,“听说你回家了?”

        “嗯。”顾念绾点了点头,咬着唇,却不知道怎么跟霍老太太开口。

        “没关系,秦云不让那块地,总有办法。”霍老太太从来都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她也知道顾念绾在家里跟秦云的关系,更知道秦云是什么身份。

        顾念绾没想到霍老太太不但没有责怪她,还说要想其他的办法,愣了一下,她印象中,老太太对她虽没有太大的责难,也不至于这么理解她啊?

        “奶奶,我想跟秦云打官司。”顾念绾觉得这种事情,牵扯到霍家,还是先打个招呼比较好。

        “不行。”霍老太太直接拒绝,“程序很麻烦,而且别人会说我们霍家欺负秦云孤儿寡母的。”

        呃,孤儿寡母,顾念绾记得自己老爹顾绍坤只是失踪,不是挂了……

        霍老太太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尴尬的清了清喉咙,“我的意思是,不想出现太多的负面新闻了,你也知道最近的媒体是怎么说我们顾家的。”

        顾念绾沉默了一会儿,其实,她也知道打官司的程序很麻烦,到时候自己就会被媒体记者追着,搞不好又会说她是吃里扒外,帮着霍家人欺负顾家人。

        不管怎么说,顾氏的董事会里面,还是有几个叔叔伯伯,对她疼爱有加的,顾绍坤失踪后,并没有争抢夺权,而是帮着打理着顾氏,只可惜,公司的大权还是在秦云手里。

        要说对顾绍坤,其实顾念绾并不是特别的恨他,只是恨他当初在妈妈去世不到一个月,就把秦云给接了回来,他哪怕再等半年,她可能都不会这么伤心。

        “你先回去吧,那块地毕竟不是空地,也象征性的盖了几间房子,要想起诉,也并非易事。”霍老太太最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看起来好像是老了很多。

        顾念绾点点头,有点儿佩服这个老太太了,一把年纪风风雨雨的护着霍家,要不然,就凭霍晟威那个二世祖,霍家早就不知道倒闭几百遍了。

        顾念绾倒是对霍晟威他老爹好奇多一些,他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甚至是霍晟威都没提起过他,只听说是常年都在国外,很少回国。

        回小别墅的路上,不知道被谁种了好多樱桃树,六月初正是樱桃刚刚露红的季节,顾念绾随手摘了一颗丢在嘴里,嗯,好酸……

        “这个季节吃樱桃,还没熟。”霍晟宇靠在一颗樱桃树旁,看着顾念绾。

        从骆凝流产后,顾念绾还很少看见霍晟宇出现在大宅里,“即使是没有成熟的樱桃,也别有一番滋味的。”

        “修远被取消了去国外的资格,你知道吗?”霍晟宇问着。

        顾念绾点头,因为骆凝的事情,医院里传的很难听,领导不得不顾忌那些传言,取消了他的资格,虽然顾念绾认为非常的委屈,但是毕竟那段视频,没有正面拍到是骆凝自己摔倒。

        只是,霍晟宇对修远的事情是不是关心的多了点儿?他不是应该关心骆凝才对?

        顾念绾记得,霍老太太可是下了死命令,让霍晟宇这个月都得照顾好骆凝的小月子。

        “那段视频,其实什么都拍到了。”霍晟宇沉声。

        顾念绾没听清楚,想要追问霍晟宇,他却走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霍家人就是这样,一个吊儿郎当二世祖,一个阴晴不定闷葫芦,还有一个霍老太太,满肚子都是幺蛾子。

        顾念绾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掉进一个坑里了?

        回了小别墅,就看到骆凝坐在客厅里等着她,顾念绾想笑,这两口子是约好了吗?

        走了一个,这还等着一个。

        “你又什么事儿?”顾念绾不耐烦的问着。

        “我是想来看看,那块地怎么样了。”骆凝小产后,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脸色蜡黄蜡黄的,很难看,而且顾念绾注意到,骆凝黑眼圈似乎越来越重了。

        “没戏。”顾念绾只丢给骆凝两个字。

        骆凝听了这个答案,似乎是意料之中,“企划案已经在霍氏集团通过了,稍后就会开启前期准备工作,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时间不多了?顾念绾冷笑,这话听起来好像自己要死了似的。

        懒得搭理骆凝,顾念绾直接上了楼,倒在大床上就觉得浑身酸疼,秦云那一副德行还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让她很烦躁。

        再加上骆凝刚才说的话,顾念绾有点儿急了。

        “修远……”顾念绾每次倍感委屈的时候,想到的永远都是庄修远。

        “怎么了?”庄修远关心的语气通过电话传了过来。

        顾念绾把事情跟庄修远说了一遍,抱怨道,“那明明就是我妈妈的地,秦云却抓着不松手,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秦云的脸皮厚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不如让晟威帮你。”

        顾念绾猛然想起霍晟威也说过,如果没办法,他会帮她的,但是,顾念绾又不想被霍晟威压榨,好纠结,想当初秦云把她送上了霍晟威的床,似乎她人生的另一个开启……

        “修远,抱歉,你自己的麻烦事已经够多了,我却还来跟你吐槽。”顾念绾觉得自己作为朋友挺过分的,帮不了庄修远,还给他添麻烦。

        庄修远笑了笑,道,“没事儿,你跟我说就证明你拿我当朋友,而且,我的事情其实也没那么麻烦,你不用担心。”

        “怎么会不麻烦,你都被取消了去国外的资格。”顾念绾替庄修远感到不值。

        “虽然不能去国外,但是我可以留在国内陪我爸妈,也许这是注定的吧,我不强求。”庄修远是庄家的大儿子,但是却对家族生意一点儿兴趣没有,专心研究医学,而且还大有成就。

        庄修远永远都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是替别人考虑,从来都不会想着自己。

        又跟庄修远唠叨了好多,顾念绾才抱着枕头睡了过去,这一夜,依旧是没有小霸王来骚扰她。

        顾念绾是被萍姐叫醒的,她揉了揉眼睛,一看表,竟然睡到了九点半,糟了,公司那里迟到了!

        连忙收拾好了自己,顾念绾赶到公司的时候,就看到田橙忙着打电话,她有时候很好奇,挺好的男孩子,家里人怎么给起的名字,田橙,甜橙……

        “大少……哦,不是,顾特助。”田橙差点儿就叫错了,连忙改口。

        “我迟到了。”顾念绾摊了摊手。

        田橙嘿嘿一笑,小声说着,“没事儿,老板还没来。”

        “他还没来?”顾念绾奇怪,最近霍晟威上班挺积极的呀,怎么今儿迟到了?

        “老板跟骆杰去城郊度假村勘察去了。”田橙说完,就把全票通过的最后企划书递给了她。

        顾念绾接了过来,翻开一看,果然是那块地,被划分成了停车场,虽然正好在一个角落里,但是,停车场也只能被划分在这里,整体规划才完美。

        看来,这块地是骆家必须要拿到的了,只不过,顾念绾还没拿到,怎么可能轮到骆家?

        “顾特助,老板交代你来了之后,跟我一起去度假村那边。”

        最后,顾念绾跟着田橙去了度假村开发区,还有两个预算员,是带过去给骆杰的。

        一晚上没看到霍晟威,顾念绾紧盯着他锁骨处,那是他前天受伤的位置,他真的那么喜欢打架的话,又干嘛非要弄得自己一身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