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救你于水火之中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2本章字数:3494字

        “这件事儿交给顾特助去全权处理。”霍晟威说完,就挂了电话。

        田橙看着手机,愣了两秒,什么意思,这是谁家的事儿谁出面的意思吗?

        又翻到顾念绾的电话号,田橙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出去。

        顾念绾也正在想,以秦云的性格,那块地肯定是会被她漫天要价的,说不定秦云也会搞出什么花样来,正想着,田橙就打来了电话。

        “霍晟威知道这事儿吗?”顾念绾挺好奇的,怎么田橙直接找她?

        “老板说,这件事情交给你处理。”田橙说完,连忙挂了电话,生怕顾念绾责问。

        看着黑屏的电话,顾念绾眨了眨眼,交给她处理?霍晟威又要当甩手掌柜?啥也不管了?

        顾念绾连忙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霍晟威早就没影儿了,去退房的时候被告知并未买单,顾念绾恨得牙痒痒,该死的霍晟威你吃干抹净还得老娘掏钱是嘛!

        顾念绾赶到的时候,田橙也刚好停下车,老远就看到秦云在那站着,顾念绾就觉得没好事儿。

        果然,秦云不知道从哪儿召集了一些社会人士,围堵在那块地周围,严重的影响到了周围的拆迁工作,骆杰估计也收到了消息,正在跟秦云交涉着什么。

        顾念绾一看那群人就不像是好人,一个个膀大腰圆,一脸横肉的,有的拎着棍子,有的拎着板砖晃悠在周围,那架势,好像随时要出手似的。

        皱了皱眉,顾念绾上前,秦云看到她,抱着胳膊,一副高姿态的样子。

        “顾太太,价格可以好商量的。”骆杰跟秦云商量着。

        谁知道秦云看到顾念绾来了,更加嚣张起来,“想要这块地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是要把东郊那块地也一起买回去,要不然,不卖!”

        顾念绾咬牙,秦云这是在捆绑销售是嘛?不过这也是秦云的性格,她是没指望秦云会买一赠一。

        “东郊的地?”骆杰反映了一下,才想起来东郊那块原本要被顾家盖高档小区的地,旁边被霍氏集团捐赠了一笔钱盖火葬场的事情。

        骆杰转头看着顾念绾,“顾小姐,这件事儿,你看怎么处理?”

        “秦云,那块地本来就是我妈妈的,我不希望你总是让我强调这个事实。”顾念绾在来的路上接到了霍老太太的电话,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也让顾念绾有些压力。

        “可这块地现在是我的!”秦云那一副无赖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日子的端庄大气?

        顾念绾满腹委屈,明明就是自己的东西,却要被秦云拿过来反要挟自己,这算什么事儿?

        田橙也是第一次领教这个秦云,果然是名不虚传的‘狠角色’,难怪顾念绾要用婚姻来报复顾家,不过他觉得顾念绾嫁霍晟威就对了,自己老板可是一肚子坏水儿,别人不知道,他清楚得很。

        “怎么?当初你跟霍晟威坑自己家公司的时候干嘛不想想今天?你那时候不是很了不起吗?”顾盼盼挽着秦云的胳膊,她就喜欢看顾念绾现在的样子!

        秦云的尖酸刻薄,顾盼盼的冷嘲热讽,让顾念绾内心的委屈感爆棚。

        顾念绾知道,这次又要找霍晟威帮忙了,要不然,秦云对这块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看着顾念绾离去的背影,顾盼盼在后面嘲笑着,“怎么走了?真没劲!”

        田橙也懒得跟这对母女纠缠,连忙追上了顾念绾,“少奶奶,现在怎么办?”

        “去找霍晟威。”顾念绾也没心思纠正田橙对自己的称呼了,只想快点找到霍晟威。

        “呃……”田橙一脸尴尬,“老板刚才坐晚班飞机去日本了……”

        “他去日本干什么?”顾念绾怒摔,关键时刻他怎么走了?

        田橙一脸无奈,“老板说想吃寿司了。”

        “借口!”顾念绾冷声,霍晟威这个时候逃了,分明就是借口,就是想把这烂摊子丢给自己!

        这下好了,顾念绾连最后的办法都没有了……

        两天后,霍晟威终于出现在公司里,顾念绾想要跟他说这件事儿,但霍晟威似乎老是躲着她,让顾念绾崩溃了。

        一早上在公司里看不到霍晟威的影子,晚上还是不回家,顾念绾根本就抓不到他的影儿,秦云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一堆媒体记者,大肆报道霍氏集团开发案强拆,搞的董事会很不满意。

        秦云这是逼着霍晟威买下原来的那块垃圾地,连带着捆绑把这块地也卖了,顾念绾心急,却也没有办法。

        秦云找来的那些人,田橙打听了一下,是市里面有些名气的黑社会,拿了秦云的钱,整天就晃悠在那块地周围,只要周围有拆迁或者动工,他们就去威胁人家,要么躺在地上,要么砸人家设备。

        完全就是一群无赖,让工期也不得不拖延了下来,骆杰更是天天来霍家,打着看骆凝的旗号,去霍老太太那边告状,让顾念绾非常的不耻。

        霍晟威故意躲着顾念绾,终于成功的把顾念绾的火气给勾了起来,连门都没敲,顾念绾直接推开了霍晟威办公室的门,“霍晟威,你躲着我是什么意思?”

        “哟,你这是化身小火箭了?”霍晟威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笑看顾念绾。

        “老娘关你火箭航母的,为什么躲着我!”顾念绾的火气瞬间被燃了起来。

        霍晟威笑了,顾念绾现在的样子,让他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个浑身带刺的小辣椒。

        “笑什么笑,你不是说帮我收拾顾家人的嘛?躲着算什么?”顾念绾拍着霍晟威的办公桌。

        “这就是你来求我的态度?”霍晟威挑了挑眉,顾念绾生气的样子真可爱。

        一瞬间,顾念绾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求人家办事,怎么能用那种态度?

        “你也知道秦云是什么人,我也是被她折腾烦了。”顾念绾颓然的坐在霍晟威对面的椅子上,跟刚才那气鼓鼓的模样完全相反。

        霍晟威笑了,“跟小爷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顾念绾把秦云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霍晟威,然后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似乎是考虑了一会儿,又似乎是神游状态,过了两分钟,霍晟威才开口说话,“其实这件事儿呢,也好办,很好办。”

        “怎么办?”顾念绾听到有办法,盯着霍晟威问着。

        “那的看你怎么让小爷开心了!”霍晟威一脸坏笑看着顾念绾。

        顾念绾皱眉,“霍晟威你现在是趁火打劫了?”

        “小爷睡自己老婆还叫打劫?”霍晟威摊了摊手,道,“哄小爷开心,小爷就给你解决。”

        “你……”顾念绾真是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霍晟威了,快要被他气死了。

        气鼓鼓的顾念绾走出了办公室,田橙连忙低下头,免得顾念绾的火气殃及池鱼。

        翘班回家睡觉,这是顾念绾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儿,不想在公司里看到霍晟威。

        田橙胆战心惊的推开门,看着霍晟威说道,“老板,少奶奶翘班了……”

        “随她去吧,小爷也要出去啦,公司就交给你了!”说着,霍晟威拎着外套就走了。

        留下了田橙一个人在顶楼凌乱,公司交给他,他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两口子要不要都一个德行啊!霍晟威这样就算了,怎么连顾念绾都是这种人!

        当霍晟威贼兮兮的推开顾念绾的房门,果然看到她侧着身子躺在床上,似乎是已经睡了过去,轻手轻脚的靠近她,坐在床边,霍晟威伸手揉着她的长发,带刺的顾念绾,睡着了才安静下来……

        “好痒……”顾念绾被霍晟威扰的脸上好痒,伸手挥开,继续睡。

        梦里,她感觉到有一双手摸着她的脸,好温暖,忍不住伸手握住,还蹭了蹭。

        霍晟威看着顾念绾抱着自己的胳膊蹭着脸,忍不住笑了,顾念绾,这次可是你来招惹我的!

        顾念绾在梦里梦到了霍晟威,该死的居然撕破她的衣服还拽她的头发,好疼……

        “嘶……”梦里的疼让顾念绾睁开了眼,迷迷糊糊的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霍晟威!

        霍晟威正在掐顾念绾的脸蛋,她突然睁开眼,让他很尴尬,“那个,你作恶噩梦了……”

        “你怎么在我房间!”顾念绾皱眉,梦到你,当然是噩梦!

        “你做噩梦了,小爷当然是来救你于水火之中啊!”霍晟威一副有理有据的模样。

        顾念绾漂亮的脸蛋上被他掐出了一个红印子,发现自己衣服的领口也松散开来,“霍晟威,你……”

        一句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霍晟威给堵了个严严实实,新一轮的碾压又开始了……

        顾念绾每次想要反抗,都迎来霍晟威更多的碾压,对最后索性享受这一种忽上忽下的云端感。

        本以为霍大少爷尽兴了,可以帮自己搞定秦云了,结果……

        “别以为这就让小爷舒坦了,得你自己主动的,小爷才开心!”霍晟威一句话,又让顾念绾崩溃。

        “你还是想想吧,怎么才能让小爷舒坦了。”霍晟威心情大好,哼着时下最流行的曲子。

        顾念绾感觉自己现在手里如果有把刀,一定砍死霍晟威这个大变态!

        她哪儿知道怎么才能让霍大少爷舒坦了?而且还是要主动的!

        霍晟威翘着二郎腿,看着顾念绾,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主动起来是什么样?

        会不会很有趣呢?

        顾念绾左思右想也没招,只能给金梧桐打了个电话,问她跟何家业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谁主动,结果被金梧桐笑话了半天。

        “我说顾念绾,作为一个女人,你连最基本的武器都不会用吗?”金梧桐无奈的问着。

        顾念绾握着电话,犹豫了半天,问道,“什么武器?”

        “美色啊!美色!”金梧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顾念绾都不知道她自己有多漂亮是嘛?

        金梧桐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育着,“长得丑的,即便是关了灯男人也会有阴影的,但是,长得漂亮的就不一样了啊!”

        “裙子短一点,衣服露一点,我就不信你那张脸有哪个男人控制得住!”

        挂了金梧桐的电话,顾念绾纠结了半天,打开柜子,挑了一条领连衣裙,这样,总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