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睁眼说瞎话的凤凰男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3本章字数:3046字

        见金梧桐还是魂不守舍的样子,顾念绾知道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要不然恐怕会给梧桐造成很大的影响,她考虑了片刻,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接通之后另一头响起了田橙的声音:“大少奶奶,你不是在家养病吗?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

        “田秘书,我都说了很多次不要叫我大少奶奶了,大家都是同事,叫我顾特助或者念绾都可以。”顾念绾拿田橙很没办法,明明职位比她高,偏偏见到自己总是一副恭敬的样子,搞的她都浑身不自在。

        田橙‘嘿嘿’笑了两声,没有应声,开玩笑,少奶奶虽然目前只是个特助,可谁敢真把她当手下使唤?老板怎么折腾少奶奶,那都是夫妻之间的情趣,他们作为属下,那必须得时刻保持恭敬,才能不被老板挑到错处。

        顾念绾也不绕弯子,直接说明自己打电话的意图:“田秘书,你帮我查一个人的出入境记录,看看他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我把他的身份证号用短信发给你。”

        这种事田橙只需要交给技术部去办就好,他自然是满口答应,又对顾念绾进行一番亲切诚恳的慰问之后才挂断电话。顾念绾从金梧桐口中问出何家业的身份证号,低头给田橙发了过去。

        金梧桐在一旁自然听到了顾念绾说的话,她神色仍旧有着忧郁和不安,却已经冷静了许多,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怨天尤人并不是她的性格,如果何家业真的欺骗了她,那她自然也不会让他好过。

        “念绾,秦云做出这种事,霍大少有没有帮你报仇?”她关心的问。

        顾念绾将手边的各种报纸杂志拿过来,翻开顾氏旗下的餐厅出事的新闻,和记者们围在顾家大宅门外的照片给她看,金梧桐恍然大悟,“怪不得最近顾氏集团和秦云天天上头条,原来是霍大少帮你出气了!”

        “还算他有点良心。”顾念绾感慨,“从前我不争不抢,尽量忽视秦云和顾盼盼,懒得跟她们吵架,本来以为可以过着平静的生活,却没想到我不犯人人亦犯我,秦云狠心,想把我送给霍晟威来换取顾家的利益,没想到给自己挖了个坑,栽了进去。”

        金梧桐同仇敌忾地挥了挥拳头,“我早就说过你从前的性子太软了,不过正好借此机会看清肖子健那个渣男,果然天下男人都是一般的花心,见到有权有势的女人就走不动路了!不过话说回来,顾盼盼和秦云怎么干这么明目张胆地祈福你,当你爹是死的吗?”

        顾念绾一愣,淡淡地笑了笑,“我老爹失踪了,可不就跟死的差不多呗。”

        金梧桐自觉失言,吐了吐舌头,赶紧说:“呸呸呸,童言无忌,念绾,我是乱说的,你可千万别生气。”

        顾念绾摇摇头,“我爸已经失踪了八个多月了,到现在也一点消息都没有,当初他留了书信说要出去散散心,不用找他,所以警察那边也没办法立案,只能当做离家出走来处理,我也只能等。而且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秦云在外面包养男人的事,她现在掌管顾氏,正式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估计巴不得我爸死在外面,再也不要回榕城了。”

        金梧桐也忍不住叹气,跟顾念绾腹背受敌的处境比起来,她那点破事儿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了,她拉着顾念绾的手认真地说:“念绾啊,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爸爸既然是留了书信,那说明他的离开原本就在计划之中,出事的可能性不大,也许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是工作了太久累了,想要出去散散心。”

        “现在顾氏集团出了这么大的事,报纸上每天都在报道,顾叔叔在国外总会上网的吧,他如果看到自家公司出事了,一定会回来的。不过你有没有查过你爸爸现在的位置?”

        顾念绾叹息,“已经查过出入境记录,他现在在欧洲,可是欧洲那么大,茫茫人海,我要怎么去找他?”

        金梧桐也哑口无言,她虽然尽力劝说顾念绾,实际上心里对这件事也十分没有底气,两人各自有着烦心事,一时间都愣愣的发起了呆,房间内鸦雀无声。

        “铃”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金梧桐紧张地盯着顾念绾的手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顾念绾安慰一般地拍了拍她的手,接通了电话:“田秘书,怎么样了,有结果了吗?”

        田橙通过手机略微有些失真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内响起,是顾念绾按了免提键:“少奶奶,你让我查的人已经查到了,他五天前有过出境记录,看机票应该是去了巴厘岛。”

        顾念绾又跟田橙说了几句话才挂断电话,她扭过头去看着已经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金梧桐,眼中难掩担忧:“梧桐,你要挺住……”

        金梧桐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翻开通话记录,最上面一排的拨出记录全部都是何家业,想到这几天何家业还像没事人一般跟她谈笑风生地通电话,金梧桐就感觉到一阵恶心。

        她拨过去,电话很快就通了,何家业温柔依旧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响起:“梧桐?有什么事吗?”

        金梧桐闭了闭眼睛,用最大的毅力让自己不要跟何家业吵起来,她用平时最熟悉的音调开口问:“家业?你什么时候回榕城?叔叔阿姨身体怎么样了?”

        何家业笑了笑:“梧桐想我了?你放心,我爸妈年纪大了,总是有些老人常见的问题,我好不容易才回家一趟,想多陪他们几天。”

        “是吗,”金梧桐声音仍旧带着笑意,脸上却冷的能掉下冰渣,“那你有没有把我介绍给叔叔阿姨?”

        “当然,”何家业声音宠溺,“我告诉他们我找到一个世界上最可爱,最善解人意的女朋友,等到下次我再回家,就能带你一起回去见他们啦。”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真相,光凭何家业这番话,金梧桐说不定还会被他哄得眉开眼笑,而此时听着那已经熟悉的温柔语调,金梧桐却只觉得遍体生寒,她到底找了个怎么样的男朋友?为什么从前会那么迷恋他?

        “梧桐,我现在不方便,要回去照顾我爸妈,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吃饭,不要总是吃太多辣的,对肠胃不好……”

        “家业哥哥你去哪儿了?帮我拿一下浴巾嘛……”

        “快去吧,骆思思让你帮她拿浴巾呢,艳福不浅啊何家业!”说完再也忍不住,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金梧桐眼眶通红,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愤怒,顾念绾看她情绪不对,想要安慰她,可还没等到她开口,金梧桐就说:“念绾你放心,我已经没事了,我只是生气,对何家业,也对自己,真不明白我从前到底是不是瞎了眼,怎么会觉得何家业又温柔又有担当,像这样渣的男人我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没想到不知不觉就中了奖!”

        “你不难过就好,”顾念绾松了一口气,“不就是个男人吗,凭我们金大小姐的相貌才学身份,想要什么男人没有,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金梧桐摆了摆手,“本来我是想等何家业回来就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我甚至还说服了老爸让他进我家公司工作,没想到却出了这档子事。真是天意弄人。”

        “谁让你当初不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了?”顾念绾好笑地说,“他恐怕到现在还觉得你是自己打拼的普通人家的女孩儿呢。”

        “哼,如果早告诉他,那还怎么考验他的真心?现在看到了吧,他根本就不是不求名利的人,我是普通女孩儿,而骆思思是骆家的小姐,他恐怕没有多做考虑就巴巴地贴上去了,这样表里不一的人更让我觉得恶心!”

        顾念绾是很心疼金梧桐的,她们两个认识的时间很长,在秦云和顾盼盼霸占顾家时,她仿佛就像顾家的一个外人,在她孤独的时候,是金梧桐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就像个小太阳一样散发着光和热,把她从冰冷的黑暗中拯救出来,所以顾念绾把金梧桐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看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刚刚知道金梧桐跟何家业在一起的时候,她还为自己的死党开心了好久,何家业简直是众多女生理想中的最佳男友,为人温和,对女友体贴入微,长得又帅,学校里不知道多少女孩儿嫉妒金梧桐嫉妒地要死,偏偏何家业不长脑子,居然真的以为金梧桐是平民女孩儿,反而去追求身家不如梧桐的骆思思。

        顾念绾心里对何家业这种做法是十分看不上眼的,一个男人不想着靠自己的本事挣钱创业,反而嫌贫爱富想要靠着勾搭富家女上位,这不光是性格问题,而是品质问题,金梧桐及时认清了他的真面孔,跟他彻底决裂,顾念绾简直举双手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