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幸灾乐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3本章字数:3067字

        这对夫妻彼此冷若冰霜的关系她早就看在眼里,不过没想到霍晟宇居然就这样当众给骆凝难堪,顾念绾在心里暗爽地说,霍晟宇,以后我再也不觉得你阴阳怪气弱不禁风啦,我敬你是条真汉子!

        “好了,”霍老太太八风不动地听了一轮小辈们的争吵,扭头问霍晟宇:“晟宇,是你建议让鼎天集团入驻商场的?”

        霍晟宇点了点头。

        霍老太太“嗯”了一声,“你这么做自然有你的道理,骆杰啊,度假村可不是个小项目,霍氏跟你合作也是看重你的能力,我看你还是把重心都放到那边去吧,想两面都兼顾,小心得不偿失啊。”

        “是,老太太说得对……”骆杰尴尬地点头,再没有了方才跟顾念绾对吼的气势,“可我……”

        “骆凝啊,”霍老太太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又转头慈祥地看着骆凝,“你身体还很弱,需要好好休养,不能劳心伤神,公司的事就交给晟威晟宇和你大哥来处理,你啊,就乖乖在家养身体,将来生个大胖小子才是最重要的事啊!”

        骆凝心中一惊,顿时手脚冰凉,霍老太太话中的含义她如何听不出来,这是在警告她不要再插手公司的事!为什么?难道就只是因为霍晟宇说了一句看好鼎天集团?

        “行啦,大家快吃饭,早就说过餐桌上不要谈生意,你们啊就是不听,来,念绾,尝尝这份参汤,很好喝的。”

        顾念绾乖巧地接了过来,美滋滋地低头喝着,看到骆凝和骆杰吃瘪,她别提有多开心了,不过看着骆凝难看的脸色,她觉得今晚回去后这小两口有的热闹了,骆凝的性子,不把别墅掀得天翻地覆,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就是不知道霍晟宇能不能受得了她的无理取闹了。

        “喂,”霍晟威趁着夹菜的空档附到她耳边,低声说:“快把你的眼神收敛一下,幸灾乐祸的感觉也太明显了,没看对面俩人了脸都绿了吗,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顾念绾心情好,赏给他一个“干得好”的眼神,再也不管其他,专心吃起饭来。

        骆杰只觉得口中的食物味同嚼蜡,他又匆匆吃了几口,就站起来冲霍老太太笑笑,“老太太,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几份加急的文件要处理,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这么快就要走?路上小心安全啊,”霍老太太关切地叮嘱,“哎哟,工作不要这么拼,你们还年轻,不要消耗本钱啊。”

        骆杰连连称是,急匆匆地走了,餐桌上又剩下他们五人,霍老太太没事人一样的关心着四人的生活,顾念绾和霍晟威言笑晏晏地回答,霍晟宇仍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由此更衬托出骆凝的强颜欢笑。

        一顿饭就在这样半冷半热的气氛下吃完了,老太太年纪大了要早点休息,走出大宅的时候顾念绾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今天这顿饭简直是鸿门宴,她都怀疑自己会消化不良。

        骆凝和霍晟宇的别墅在另一个方向,出来之后也是上了车往家走,顾念绾看着他们的背影猜测着骆凝会怎么对霍晟宇发脾气,霍晟宇那张性冷淡的脸,不管别人说什么都是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骆凝一定会被他给气死。

        “一个人瞎想什么呢?”霍晟威突然拍了下她的后脑勺,顾念绾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有你这样大人脑袋的吗?”

        “哦,对不起,”霍晟宇老老实实的道歉,顾念绾狐疑地看着他,这人转性了?

        “我差点忘了,你本来就笨,万一把你打坏了,变成傻子就糟糕了。”霍晟威“诚恳”地说。

        “你!”顾念绾指着他,刚要发火,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还是忍耐了下来,专注地对霍晟威鞠了个躬:“谢谢你替我报仇,收拾顾氏集团和秦云。”

        “这不是我们当初的交易内容吗,何必道谢,”霍晟威似是对她这么乖顺的样子很不习惯,刚刚正经两句,又开始逗她:“哟,下午还对小爷爱答不理地发脾气,现在又该性子啦?知道小爷对你好了?”

        顾念绾撇了撇嘴,不跟他一般见识,“看骆家兄妹吃瘪我心里高兴,怎么,你不会是舍不得你前任生气吧。”

        “别乱说,”霍晟威皱眉,“她现在是我弟妹。”

        “好好好,”顾念绾也不触他眉头,想了想又凑过去八卦兮兮地问:“刚才在餐桌上说的,是霍晟宇让你同意鼎天集团入驻的事情,是真的?”

        霍晟威点了点托,“当着奶奶的面我自然不会撒谎,霍晟宇前天来找我,告诉我让温瑞城入驻霍氏集团的商场,原本董事会讨论的结果就更加偏向于鼎天集团,再加上有我和霍晟宇的同意,这件事自然就这么定下来了。更何况霍晟宇在公司的事情上从来不插手,男的有他开口提要求的事,我然不会反对。”

        “霍晟宇为什么要帮鼎天集团?”顾念绾疑惑地歪着头,“莫非他跟温瑞城早就认识?是朋友?还是背地里有什么合作?”

        “你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也许他只是单纯的不想让骆家捡了便宜,至于最后谁落下好处,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哎?”顾念绾一愣,“骆凝可是他老婆啊,老婆的娘家有求于他,正常人不应该是尽全力帮忙吗,霍晟宇就算性子再冷淡,也不会反过来对付骆家吧。”

        “就当我是在胡言乱语吧,”霍晟威不欲解释太多,他们两个慢悠悠的一边散步一边往回走,此时已经靠近了自家海蓝色的小别墅,榕城四季如春,气候适宜,再加上霍家一直都有专门的花匠来打理花园,一路走来小路两旁都是精心培育出来的鲜花,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的美景让顾念绾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的烦恼,眉眼都舒展开了。

        她一蹦一跳地往前走,霍晟威则稳稳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神采飞扬的样子,眼眸幽深,“你真的已经大学毕业了?怎么还像个兔子一样,高中生都不像你这么幼稚了。”

        顾念绾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管我!现在的高中生都早熟好吗,个个画着烟熏妆还抽烟喝酒,我这样的才是新时代的三好学生,学都学不来的!”

        霍晟威想到之前去小吃街时和周围学生融入在一起毫无违和感的顾念绾,难得赞同的点了点头。

        进了别墅的门,霍晟威反手将她推到门上,手肘放在顾念绾头顶抵着门,另一只手抬起顾念绾的下巴,低声说:“今天给你出了气,你心情好了,也该让小爷我开心开心了吧?”

        霍晟威呼出的热气打在顾念绾的脸上,让她不自在极了,听了这人在她耳边说的话,顾念绾忍不住大骂:“做梦去吧!霍晟威,你是不是精虫上脑?怎么成天光想着那档子事,脑子里还能不能有点正事了?臭流氓!”

        霍晟威笑出了声,“真是奇了怪了,我跟自己老婆亲热莫非还要通报中央领导人?我犯法了?有本事你去告我啊?”

        被霍晟威的不要脸彻底打败,顾念绾放弃了跟他讲道理,用力把他推开,两步跨到楼梯上转过身来,义正言辞地对霍晟威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你什么都不许做,要是控制不住自己,那就干脆睡客厅吧!”说完几步冲到房间里,反锁上了门。

        霍晟威也不着急,顾念绾真是个蠢货,也不想想这是哪里,他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难不成连主卧的钥匙都没有?

        顾念绾自认扳回一局,哼着小曲儿去浴室洗漱,热水从头顶倾泻而下,一天躺在床上的酸疼和疲惫被冲刷干净,让她惬意地闭着眼睛。拿毛巾擦干身体之后,顾念绾只穿着一件浴袍就走出了浴室,结果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看到了躺在床上单手撑着身体好整以暇看着她的霍晟威。

        顾念绾愣了三秒钟,发出一声尖叫,“霍晟威!你,你怎么在房间里?我明明把门反锁上了!”边说边手忙脚乱地系紧浴袍的带子。

        毫不费力欣赏了一出美人出浴图的霍晟威舒爽地看着她泄露出来的春光,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这里是我家,我自然有备用钥匙,你以为把门锁上就能阻挡我了?太天真了。”

        他下床向顾念绾一步步走来,顾念绾连连后退,“你,你要干什么?我都说了我今天不舒服,你不许强迫我!”

        “啧,”霍晟威拉住顾念绾的手腕,一把将人揽到怀里箍紧,“哪里不舒服?让老公帮你看看,揉一揉就好了,这怎么能是强迫呢?明明就是夫妻之间的情趣嘛,亲爱的你说对不对?”

        不等顾念绾回答,霍晟威就将人拦腰打横抱起,猛地扔到了床上,自己也迅速扑了上去,顾念绾欲哭无泪,所有的反抗都被轻而易举地压制,她只能任凭霍晟威动作,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去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