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又来个给你添堵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3本章字数:3110字

        肖子健似是没想到顾念绾会答应,一时间显得有些激动,他一把握住顾念绾的手,张口便说道:“念绾,当初我是真的不知道顾盼盼会设计陷害你,是她故意勾引我的,我,我不是有意对不起你的……”

        不远处的那几名跟秦云走得近的夫人们对着这边指指点点,她们的话也顺着空气隐隐约约传到了顾念绾的耳朵里,“……哎哟,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就拉上手啦,这还是当着大家的面就这么肆无忌惮,私下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我看霍家大少今天带的女伴是个不认识的小模特,怎么,这俩人刚结婚不久,莫非就要离婚了?”

        “嗨,霍家是什么身份,婚姻不过是个形势,结婚之后各玩各的也不少见,更何况这位顾家大小姐都已经被赶出来了,对霍家也没什么利用价值,说不定霍晟威看腻了,想换个新鲜呢?”

        顾念绾把手用力地抽出来,只觉得一阵烦闷,还好知道她跟霍晟威结婚的都是榕城上流社会的一些名门大户,自视甚高,不会向杂志兜售这些小道消息,要不然的话现在霍家门口恐怕也要被记者们团团围住了,她早晚会被烦死。

        “肖子健,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顾念绾十分不理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这是在向我解释你不是故意出轨的?难道是顾盼盼把你给强了?开什么玩笑!”

        肖子健脸色苍白,张了张口想说什么,看着顾念绾的眼神又哀怨又缠绵。

        顾念绾被他这种恶心的眼神激的打了个冷战,连连摆手,“行了行了,我早就不吃你这一套了,你的温柔攻势留着哄顾盼盼吧,肖子健,咱们俩之间已经彻底没什么好说的了,怎么,你如愿以偿娶了名正言顺的顾家小姐,又不满意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很行啊!”

        “……是顾盼盼骗了我,”肖子健弱弱的解释,“我也是最近才发现她心肠很恶毒……”

        “这种话你不用拿来跟我说,”顾念绾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有本事去跟顾盼盼离婚啊,怎么不敢?”看着肖子健闪烁的眼神,顾念绾冷笑,“我当年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种爱慕虚荣贪图富贵的男人,现在,请立刻从我眼前离开,不要再污染我的视线!”

        肖子健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眼中甚至有些晶莹的水光闪烁,顾念绾却别过头去,开始跟庄修远聊天,肖子健没办法,慢慢地走开了。

        庄修远看了他一眼,低声对顾念绾说:“好了,人已经走了。”

        顾念绾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端起酒杯喝了口红酒,瞪大了眼睛对庄修远吐槽:“你说他是不是有病?都到了这种地步,还跑过来试图跟我解释,难不成他以为我还会继续喜欢他?”

        庄修远笑意很淡,“他不一定如他所说的那样对你念念不忘,只是跟顾盼盼一比,你就成了他心里的白月光。顾盼盼那人又泼辣又小心眼,只是在肖子健面前掩饰的很好,现在他们结婚了,顾盼盼也就原形毕露了,恐怕现在肖子健一定悔不当初吧。”

        “好了,我们不谈他了,”顾念绾摇头,“简直影响心情,我是来参加晚会的,可不是来给自己找气受的。”

        庄修远眯起眼睛,看着从远处扭着腰肢直直冲着他们的方向走来的丁萌萌,低声说:“又来个给你添堵的人,你可得忍住了……”

        “哎哟,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晟威身边的助理啊,怎么,你也被邀请来参加晚会?是不是沾了晟威的光啊。”

        顾念绾本来还在纳闷庄修远说的话,一听到这个讨人厌的声音,脸色瞬间就黑了,她回过头去看着一身大红礼服的丁萌萌,冷冷的说:“丁小姐,你是我的背后灵吗?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丁萌萌高傲地‘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愿意见到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助理,居然还来参加这么高档的晚会,看你身上这身晚礼服料子倒是不错,不会花光你的存款吧,现在的小职员可真是辛苦哦,除了工作还要绞尽脑汁地往上流圈子挤,也不怕被别人看笑话。”

        “丁小姐今天这身礼服也不错,”顾念绾上下打量着,“就是这前面的布料似乎少了点,有什么必要呢,反正领口开的再低也看不到胸,丁小姐还是多穿点吧,小心着凉。”

        “你!”丁萌萌恨不得给她一巴掌,不就是胸比自己大了那么一丢丢,吗,有什么好炫耀的?

        丁萌萌故意挺了挺胸,抬起一只手把手包递到顾念绾面前,“我有点累了,你给我拿着包!”

        “你以为我是你家下人吗?”顾念绾诧异地看过去。

        “你可是晟威的助理,我是晟威的女伴,你自然也要为我服务!”上次在片场使唤顾念绾的感觉太好了,丁萌萌又想故技重施报复她,“顺便去给我端一杯红酒,我有点渴了。”

        没想到这次顾念绾丝毫不服软,她自顾自地喝着酒,看也不看丁萌萌一眼,口中说着:“姑奶奶下班了,下班时间不谈公事,我是自由人,你爱找谁找谁去,反正我不伺候你!”

        庄修远忍不住露出笑意,当着一个陌生帅哥的面被人给了难堪,丁萌萌也感到面上无光,她故意凶巴巴地对顾念绾说:“你真的不去?小心我让晟威开除你!霍氏集团的职位有多么抢手应该不用我多做介绍吧,离开了霍氏,你就再也找不到像这么好的工作了!”

        居然用工作威胁我?

        顾念绾立马露出震惊的表情,丁萌萌以为她的威胁奏效,又恢复了得意洋洋的样子,刚要继续嘲讽顾念绾,就听到她开口说:“什么,你要让霍总开除我?天哪!快去快去,快跟霍总说,我早就不想干了,偏偏霍总不让我离职,求你赶紧去说吧,早点开除我才好呢!”

        丁萌萌哑口无言,狠狠地跺了跺脚,剜了顾念绾一眼,‘哒哒’地走开了。

        “哈哈,”庄修远大笑,“念绾,我从前怎么没发现你说话这么毒舌?”

        顾念绾拨了拨头发,故作自恋地说:“没办法,本姑娘技能太多,怎么能全部展示出来?这位丁小姐自我感觉太良好,不教训她一顿,她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庄修远不解地问:“其实根本没必要跟她斗气,你只要说出来你是霍晟威的夫人,那一切不就解决了?为什么要像现在这样隐藏身份呢?”

        顾念绾连连摇头,“说出来那不是更丢人,霍晟威是我老公,结果我却管不了他在外面寻花问柳,一定会被丁萌萌嘲笑死。再说了,反正早晚要离婚的,干嘛要让别人知道?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庄修远不赞同地皱眉,“你们猜刚刚结婚,怎么就想着离婚了?念绾,你的态度很不端正。”

        顾念绾忍不住笑了笑,“修远你啊,还真是个传统的人,结婚了又怎么样,我又不信教,难不成还要一辈子跟他捆绑在一起了?再说了,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气顾盼盼,霍晟威在她的婚礼上宣布要娶我,我打死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两个的关系,原本就只是一场交易,何必当真?”

        霍晟威走过来的时候恰好听到了后半句话,原本是来看看顾念绾情况的他,瞬间脸色就不对了,即便庄修远是他们共同的朋友,可当着一个外人的面说这种私密的话,霍晟威的怒火蹭蹭地燃烧起来。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跟我离婚?”他凑到顾念绾耳边低声说了一句,顾念绾没预料到这种情况,被耳边突然响起的说话声吓得差点摔倒,霍晟威一把握住她的胳膊,又继续问:“忘记当初是怎么可怜巴巴地求我要跟我结婚了?现在又后悔了?”

        顾念绾惊魂未定地喘了口气,对着霍晟威气不打一处来,“你要把我吓死吗!”

        霍晟威不理她,继续问:“顾氏集团你不打压了?秦云和顾盼盼你也不收拾了?做到现在这种程度你就满意了?心软了?怎么,利用小爷帮你对付仇家,现在觉得报完仇了,就要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了?利用完了就想走,你当我会做这种赔本买卖?小爷偏不,就不让你得逞!只要我不同意,你这辈子就别想跟我离婚了!”

        顾念绾被霍晟威一连串的话气的简直要背过气去,她手指颤抖地指着霍晟威,“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下面的话,霍晟威发泄完了,又恢复了之前吊儿郎当的表情,他把顾念绾的手指强硬地放回去,拍了拍她的脸蛋,“好好享受晚会,气大伤身啊!”说完施施然离开了。

        “嘶”顾念绾突然弯腰捂着自己的小腹,庄修远原本一直站在一边假装空气看他们两个吵架,此时被顾念绾吓了一跳,连忙扶着她到旁边的小沙发坐下,关切地问:“念绾,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顾念绾表情扭曲,咬牙切齿的说:“被霍晟威那个混蛋气的肚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