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骆凝够虚伪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3本章字数:3060字

        “你”骆杰脸色瞬间变了,“霍晟威,你耍我?”

        顾念绾一直站在旁边不做声地看着,此时再也忍受不住,骆杰恬不知耻的嘴脸叫她恶心,她拿起手边藏好的照片,直接扔到骆杰的脸上,照片飘飘洒洒扔了一地,顾念绾嫌恶地说:“骆杰,你脸皮到底有多厚?机关枪能不能穿透?不行我来个火箭试试看?”

        骆杰低头就看到照片上自己的脸,神情瞬间变得不自然起来,“这,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我根本就没印象,晟威,一定是温瑞城找人陷害我,我们可是亲戚,你得站在我这边啊。”

        顾念绾看到骆杰居然在确凿的证据前仍能没理搅三分,气的她跺了跺脚,“骆杰,照片都在这里了,你居然还不承认?”

        骆杰一脸无辜地看着顾念绾,“承认什么?顾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做,也没见过照片上的人,你为什么要污蔑我呢?我知道你跟骆凝关系不好,看我也不顺眼,可到底我们现在都跟霍家关系密切,你可不能害我啊。”

        顾念绾“你,你”了半天,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眼眶都红了,扭过头去死死盯着霍晟威。

        霍晟威淡淡一笑,两只手捏起散落在办公桌上的几张照片,拿在手里细细观赏,“骆杰,我不是老太太,你跟我这里卖可怜装无辜是绝对没用的,敢做不敢当,你算什么男人?不过不管你承不承认,对我来说都没区别,反正看在奶奶的面子上,我是不可能把骆家推出去承受舆论的,不过你也不要觉得这样就可以有恃无恐,太久没出手,你似乎已经忘了小爷的手段了?”

        顾念绾看到骆杰脸色瞬间青红交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眼中闪过一丝畏惧和不安,瞥了霍晟威几眼,周身的气势瞬间就消失了,“晟威,这事儿会马上过去的,你,你不要生气……生意的事,我们以后再谈。”说完就急匆匆站起身来慌忙跑了出去。

        顾念绾疑惑地看着骆杰仿佛落荒而逃的背影,又看了看霍晟威老神在在的样子,问出了声:“他这是怕了你的威胁?霍晟威,你有什么手段让骆杰怕成这个鬼样子?”

        “没什么,”霍晟威看了她一眼,“现在不生气了?我刚才都是吓唬她的。”

        “你骗鬼呢!”顾念绾翻了个白眼,虽然她也瞧不上骆杰,可骆杰好歹也是骆氏的正经传人,头脑和心计都是有的,他能被霍晟威空口说白话糊弄过去?

        见从霍晟威这里问不出什么来,顾念绾想了想,跑出去直接拉着田橙往茶水间走,正儿八经地问他:“骆杰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霍晟威手里了?”

        田橙眼神闪烁,顾念绾立马补充道:“别想骗我,万一以后让我问出了实话,我饶不了你!”

        田橙哭丧着脸,少爷和少奶奶吵架,为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他?算了,反正总裁也没说过不能说出去,告诉少奶奶也不算什么吧。

        “以前骆杰在国外上学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人,在学校里拉帮结派不说,还总是暗地里耍手段对付别人,又一次不小心惹到老板头上,老板二话不说直接把骆杰扒光了衣服,丢到学校里人最多的喷泉池子里,半个学校的人都看到了,还有人拍了照,第二天就传到学校的校园网上去了,骆杰的脸都丢光了。”

        “哈哈哈,”股念绾忍不住大笑起来,“霍晟威还真有一套,像骆杰这种爱慕虚荣的人,当着全校人的面光屁股,恐怕恨不得当下去死吧。”

        “那是,那直呼他整整一个月没来上学,一直躲在家里不愿意见人,不过老板家世比他强,骆杰只敢在背地里搞鬼,不敢真的对老板动手。骆家当时花了大价钱才买了同学手里的那些果照,上流圈子的人不少都知道。”

        顾念绾听的美目异彩连连,真没想到霍晟威这么狠,什么招都有,没错,对付骆杰这种阴险恶毒又表面上温文尔雅的人,就是要让他把脸丢尽才解气!

        回到办公室,顾念绾喜滋滋地看着霍晟威,霍晟威一看她的表情,就撇撇嘴,“田橙这个叛徒,是不是把什么都告诉你了?”

        顾念绾笑嘻嘻地说:“田秘书多老实一个人,吓唬吓唬他就什么都说了,这下你可是彻底把骆杰得罪了,他那么小心眼,说不定还会背地里耍什么手段来折腾你。”

        “放心,”霍晟威很淡定,“骆家在榕城势力并不算很牢固,可偏偏野心不小,现在靠着骆凝攀上了霍家,他们正是想要大力发展的时候,骆杰只要不是蠢到无可救药,就知道现在他要做的是讨好我,而不是跟我对着干。骆凝再受宠爱,到底还是外姓人,我就不信老太太会不顾我的意思偏帮骆家。”

        顾念绾点头,“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今天骆凝的表情了,一定很精彩。”

        晚上回到老宅,顾念绾主动笑眯眯地跟骆凝打招呼,一派热络的样子,骆凝却冷着脸一声不吭,霍老太太微微皱眉,“骆凝,你大嫂跟你说话,为什么不回答?咱们霍家的媳妇,最重要的是懂礼节!”

        见霍老太太不高兴了,骆凝也有些慌,连忙僵硬着扯出微笑跟顾念绾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过了一会儿人都到齐了,顾念绾叹了一口气,故意对霍老太太说:“奶奶,最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惹得弟妹不高兴了,对着我总是一副很不情愿见到的样子,我这心里也实在是不好受,咱们一家人平日都很忙,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聚到一起,我心中其实很希望能够亲亲热热地吃一顿饭的,可是弟妹现在这样,让我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骆凝身体一僵,连忙说:“大嫂说哪里的话,我,我只是有些身体不舒服,神思倦怠,不想说话罢了……”

        “骆凝,”霍老太太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身子娇弱,不过你大嫂说得对,哪有人吃饭的时候还总是冷着一张脸的?晟威本来就够严肃,小宇又是沉默寡言的性子,老太太我很喜欢你和念绾陪我说话,可你现在这样子,让老太太我也没心情了。”

        骆凝背后出了一层冷汗,霍老太天看着她的眼神明显不太满意,莫非是厌弃了她总是提到自己的身体不好?

        “奶奶严重了。”骆凝挂上最灿烂甜美的笑容,“骆凝最喜欢奶奶了,这两天确实是我的不对,我自罚一杯酒,向大哥大嫂赔罪……”

        吃过晚饭,骆凝笑着向顾念绾二人告别,顾念绾关切地说:“弟妹,既然身子不舒服,那就好好在别墅养身体,这生意上的事啊,最好少插手,手伸得太长,小心会被人砍断哦。”

        霍晟威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摇了摇头,“你可真没出息,不就是在言语上赢了她一句吗,至于这么兴奋?”

        顾念绾眼珠一瞪,“哪里是一局,算上昨天的,整整两局!看骆凝的样子,骆杰的事一定已经告诉她了,偷鸡不成蚀一把米,简直大快人心。”

        霍晟威说:“商场经销权交给鼎天集团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无论发生什么事,作为商人,信誉最重要,骆家这次做的有些过火了,看来得想个法子给他们下个绊子。”

        “你那是什么表情?”霍晟威恼怒地看着顾念绾仿佛看怪物一样盯着自己的眼神,而顾念绾则是喃喃道:“真没想到居然会从你口中听到商人重信誉这种话,霍晟威,我不得不承认你说刚才那句话的时候还是挺正经的,至少有点霍氏集团总裁的样子了。”

        “你是说我其他时候都不像总裁吗?”霍晟威皮笑肉不笑地问。

        顾念绾叹了口气,“别说总裁了,平时你简直就像是西街那群黑帮的头头,一身痞气,跟霍氏谈生意的人是不是都是被你拿着刀架在脖子上签的合同?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放心跟你合作?”

        顾念绾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今天她心情很好,忍不住话有些多,仍旧滔滔不绝地吐槽着霍晟威,霍晟威越听越平静,进了别墅门,顾念绾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霍晟威,你今天怎么这么温和,没有生气,也没有吼我,莫非是转性了?那田秘书一定会喜极而泣,他终于不用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了。”

        霍晟威关上门,冲她灿烂一笑,顾念绾突然一阵通体生寒,“我,我想起来还有份文件没有翻译,我去楼上工作……啊”

        “霍晟威,你下次能不能换个方式!”顾念绾头朝下被扛在肩上,死死地捶打着霍晟威坚硬的后背,“这样我会脑充血的!”

        “反正你已经习惯了。”霍晟威带着人进了浴室,“刺啦”几下把顾念绾身上碍眼的衣服全部扯开,“与其反抗,还不如好好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