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中毒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4本章字数:3102字

        “什,什么新闻?”骆凝直觉有些不好,顾念绾不慌不忙的神情,莫非这件棘手的事真已经解决?

        思及骆杰传来的消息,骆凝又恢复镇定,若是霍晟威出手,顺利解决此事还有可能,偏偏他把事情交给了顾念绾处理,一个刚进入集团的助理,立足还不稳呢,怎么可能做好!

        把顾念绾的从容定义为强撑的,骆凝越发咄咄逼人,“我就看到铺天盖地的消息,都是报道咱们餐厅以次充好,店大欺客,食物安检不过关之类的新闻,上午还被玩的好的朋友询问一遭,都没脸出门了。”

        “呵呵,这关你出门交际何事?只要有霍家在,哪个宴会聚会不能去?”顾念绾反刺一句,看霍老太太脸色变得不好,不再兜着,笑言道,“奶奶,怨我没说清楚,这事是真的解决了,中毒的孩子对海鲜过敏,并且在医院留有病史,却在餐厅点了海鲜,是故意闹事的,现在已经查明。”

        骆凝脸上笑容龟裂,她不清楚海鲜过敏的事,不了解具体手段,却知道这事儿是骆杰做的,现在顾念绾说的有理有据,还有什么叫查明?到底是查到了哪种地步?

        不甘心顾念绾就这么轻易解决了自家下的绊子,骆凝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追根究底,“口说无凭,总得拿出点证据来,才能让奶奶和我们这些人放心才是。”

        “照你的意思,我还说谎了?”顾念绾拧眉,面露不喜,这件事若是真没解决,怎么可能是她撒个慌就能遮掩住的,骆凝还真是不遗余力的给她找茬,连是否符合常理都不管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别误会,只是凡事得小心谨慎些,确定了才行。”骆凝笑容温婉,嘴上一点不放。

        顾念绾抿了抿唇,正待反击,就听到独属于霍晟威的嗓音传来,“你如果想确定的是餐厅食物中毒一事,念绾说的是事实。另外,我还想找你聊一聊人生呢,骆杰他可是在这件事中搀和了不止一脚。”

        竟然真的查清了?还查到了骆杰身上?

        骆凝眼前一黑,还有些不敢相信,死鸭子嘴硬道,“就算要为大嫂出气,也不能随口乱说,我哥哥他再怎么纨绔,也不会做这种有损霍家利益的事。”

        “呵呵,是吗?”霍晟威眉梢扬起,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挑明,“要不我让助理把收集的证据和法院判决结果拿来,你瞧瞧看?”

        “法,法院判决?”

        怎么会牵扯到法院,难不成这事情缘餐厅还起诉了?

        显而易见的事实,骆凝想告诉自己是假的都不行,她瞪了顾念绾一眼,怨恨的瞅着霍晟威,话语间却是示弱,“这其中可能也是有些什么误会,哥哥他应该不是这种人。”

        顾念绾低下头,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误会?应该不是那种人,可偏偏他就做了那种事!

        她放在身侧的手忽然被牵起,一根根把玩着,好似多稀奇的玩具一样。

        除了霍晟威再无他人,在霍老太太眼皮底下都这般轻佻,跟丁萌萌那些女人相处时是如何开放?

        警告的横一眼刀,示意他收敛点,顾念绾把注意力放在霍老太太身上,看她怎么说。谁知某人不退反进,动作更大胆了些,手指不安分的在她腰间摸索,桃花眼中还明明白白的写着,这是帮她的好处。

        眼皮跳了跳,很想把霍晟威脑袋刨开看一看,里面装了什么,这种时候都不安分。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就算了,让他以后注意点就是。”没错过骆凝抚在小腹上的右手,霍老太太长叹一口气,不再深究。

        还真就如顾盼盼所说,没保护好骆凝肚子里的孩子,霍家有些理亏,在这件事上退让一步,求得平和。

        “已经晚了。”霍晟威勾唇一笑,说,“为了给情缘餐厅证明,我让人将法院判决结果宣传了一番,公司公关不是吃素的,这会儿估计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知道了什么?”骆凝声音有些发颤,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知道骆杰和温瑞城竞争不过,就使用下作手段报复。”霍晟威是一点都不客气,骆凝这个女人,不仅顾念绾看不顺眼,他同样看不顺眼。

        心狠到用亲生孩子做筏子,栽赃陷害已经不对她构成威胁的庄修远,这种狠毒的女人也是少见。

        骆凝差点气晕,她低声下气的承认错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到底竟然得了这么个结果,愤恨的瞪着两人,“不愧是夫妻俩,你们俩还真是妇唱夫随,大哥你被大嫂当报仇的枪使呢,看似和睦实际上人家可和你不一条心!”

        这是怒火燃烧下,口不择言了。

        顾念绾眼眸蓦然冷冽,却被霍晟威按住了手,阻止她有所言行,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潋滟的桃花眸里闪过一丝委屈。

        这家伙是不会把骆凝的话当真,但架不住他借此来讨要好处啊!

        顾念绾气的甩手,但被他牢牢握着,称得上纹丝不动。

        霍老太太皱纹包围的眼中已经渗透着冷意,若不是对骆凝的说法相当不满,她根本不会露出这么显然的情绪。

        然而,骆凝眼中只有顾念绾两人调情般的互动,这是丁点不把她看在眼里,怒火充斥心田,就那么忽略了霍老太太的反应。

        她指尖发颤的指向顾念绾,声音尖锐的嘲讽,“你以为霍晟威对你好,就是把你放在心上呢,他在外面那一个两个女伴可是全市皆知,明晃晃的打你脸呢。一点反应都没有,知道大家背后都说你什么吗?说你是……”

        “够了!给我闭嘴!”霍老太太雷霆震怒,她冷眼瞅着骆凝,示意她不要说了,谁知这个孙媳妇如此不会看人眼色,挑拨了这个讥讽那个,口德半点也无,或者说是心思不正,自家娘弟做错事,竟然怨恨起兄嫂。

        骆凝猛然惊醒,想到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她脸色变得煞白,往霍老太太身上靠去,被桂嬷嬷挡住了,边喊着,“奶奶,我错了,我不是有意的,只是一时被哥哥的事冲昏了头脑,才口不择言,是我的错,我这就给大哥道歉。”

        为了不被霍老太太厌弃,面子算什么?

        她实打实的跟霍晟威说了对不起,至于顾念绾,想要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道歉,即使俩人不是情敌关系,也远比对男人道歉来的艰难。

        骆凝故意忽略了顾念绾,只对霍晟威低了头。

        霍老太太等她哽咽着声音说完,不容人质疑的说,“骆凝,你刚小产,身体不好,好好养着吧,近期就不要出门了。”

        她态度很是强硬,放了骆凝出去,这番言论被外人知道,霍家就要沦为众人谈资,霍老太太一心为霍家,当然不允许。

        养身体,不允许出门,和古时候的闭门思过差不多了,还没言明被放出的时间,若是态度不好,被关在家一两年神马的,也不是没可能啊。

        即使骆家老讨说法,也是骆凝有错在先好伐。

        顾念绾眨了眨眼睛,这就是霍晟威不让自己出头的原因?因为霍老太太会管,并且因为她的辈分和权威,骆凝接下来不安分都不行,想想就可乐。

        这种愉悦的心情只持续了一瞬,很快被霍老太太给打破。

        她转头看着顾念绾两人,沉声嘱咐,“家庭和睦万事兴,今天这事到此为止,骆凝也是一时想茬,你们不许再抓着不放。”

        顾念绾点头,霍老太太说了,她当然不能驳了老人家面子,况且她和骆凝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

        霍晟威出面,向霍老太太保证,“奶奶,您放心吧。”

        他确实不打算追究更多,今天这事,骆凝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在老太太面前自揭了面具,骆凝损失不是一般重,以后有她食用恶果的时候。

        经此一事,骆凝心中怨恨只有滋长,没有消散的份,但她不敢触老太太霉头,一时间沉默下来。

        霍老太太把顾念绾放到公司,特意安排了霍晟威秘书的职位,就是为了让两人培养感情,早点为霍家开枝散叶。

        骆凝话说的难听,却被她听进了耳中。

        “晟威,男人要有担当,要负责任,你既然娶了念绾,她也是个好的,就要对她好点,不要拿外面的野花野草来膈应人,闹得夫妻离心。”

        教育完霍晟威,霍老太太慈祥中透着睿智的目光落到顾念绾神色,语重心长的说,“夫妻一体,顾家的事,不要光靠自己,晟威也是你的助力。”

        顾念绾愣然,尔后就有些感动,霍老太太当众这么说,算是表示对她的支持了。

        “你啊,就和晟威多处处,早点生个大胖小子才是正道。”

        且不说顾念绾油然而生的复杂心绪,骆凝是遭到了会心一击,伤害一万点那么重。

        她这边小产不久,短时间内不能再次怀孕,老太太就把期望放在了顾念绾身上,对她的态度也大变,骆凝低垂的眼中射出怨毒光芒。

        霍老太太点到为止,不再逼迫,示意桂嬷嬷让人上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