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吃醋了 ?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4本章字数:3092字

        用完饭,回到卧室,顾念绾转头问着霍晟威,“骆杰的事儿,你真的找人散布消息了?还找了法院的人?”

        霍晟威却邪邪一笑,道,“我哪儿那么多功夫搭理他,逗骆凝的。”

        顾念绾嗤笑一声,道,“就知道你们霍家亏欠骆凝的,这事儿准说不出去。”

        话音刚落,顾念绾就被霍晟威从身后揽着,双手扣住她的腰身,霍晟威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后根,染红了皮肤。

        “放开,发情找丁萌萌去!”

        一想到这男人昨晚还在丁萌萌等人床上,今晚就来招惹她,顾念绾心中膈应,犹如吞了颗大石。

        霍晟威被拒绝,心中不悦,却也有一丝高兴,贴着她耳廓道,“你这是吃醋了,恩?”挑高拉长的尾音有种惑人心魂的魅力。

        顾念绾慌乱了一瞬,毫不迟疑的反驳,“吃醋个毛线,我是担心自己被传了病。”

        霍晟威脸色沉下来,眼神阴鸷,“你说谁有病?”

        “小爷你的医疗常识呢,碾转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是很容易得性病的好吧?”顾念绾心尖颤了颤,仍然硬着头皮说。

        霍晟威整张帅脸黑的能和浓墨媲美,手指捏在顾念绾的下巴上,不断攥紧,“你再说一遍?”

        顾念绾转移了话题,“你放开我,我就不说了。”

        “呵呵。”霍晟威冷笑两声,把她抱的更紧,“顾念绾,你别忘了和小爷签的协议,要随时满足小爷的夜生活,没有说不的权利。否则,别怪小爷我反悔,甚至是反水呐。”

        顾念绾深吸一口气,还是没忍住,语气发冲道,“你敢不敢正直点,外面那么多女人等着你临幸呢,何必跟我纠缠不休!”

        霍晟威直接忽视了后面那些话,想把小爷往外推,没门!窗户也没有,今晚偏就要顾念绾一个了!

        “当然敢正直。”他意有所指的说着,还挺了挺腰,让顾念绾充分感受到自己的‘正直’。

        顾念绾一噎,暗骂色情狂,发情狂魔,还没想好要如何应对,霍晟威邪魅一笑,倨傲而狷狂的说,“做不做要看小爷的心情,你嘛,再不愿,一会儿也要拜倒在小爷的西装裤下,还是不要徒劳挣扎了。”

        “你你你,你要点脸行吗?”顾念绾无语,真心有些不住,唯恐霍晟威再说出更露骨的话,她妥协的闭上眼睛,“不是要做吗?那就别浪费时间了。”

        霍晟威浓墨般的眼眸一暗,火焰在暗光中跳跃,嗓音喑哑道,“这可是你说的。”他双臂用力,把人打横抱起,快走两步丢在床上,欺身压了上去。

        顾念绾很快在他熟稔的技巧中沉沦,待发现霍晟威这次没带套时,已经晚了。

        她抬脚踹到男人腰上,连声催促,“赶紧出来,我现在可没在安全期,快啊。”

        霍晟威用力一挺,分外暧昧道,“奶奶还等着你生大胖小子呢。”

        顾念绾很想反抗,然而眼神只清醒了那么一两分钟,很快又迷离。

        这一夜,注定漫长且激烈。

        ……

        周一,顾念绾到公司后,发现霍晟威又没有在,莫名有些气闷。

        算起来,她已经又有两三天没有见到这个男人了,当真是野惯了,一点不着家。

        气闷的同时,隐约松了口气,自从那晚两人没带套做后,她就生出了逃避的心思,生霍晟威的孩子,就意味着自己和他的羁绊加深,以后很难离开霍家,顾念绾自然不愿意。

        做好手头工作,顾念绾翻起了本市新闻,打头就是有关盛世集团发布会的,神秘老板没有现身,助理宣布珠宝公司会在繁华地段加开专卖店,周二开业等消息。

        把手中捏着的签字笔翻了个身,暗自感叹,这老板做派有够大,千呼万唤都不出来。

        若是她知道秦云两人也参加宴会,奔着合作的目的,却连老板的面都没见到,少不了要点几个赞。

        顾念绾看着新闻,心中升起疑惑,扭头就问田橙,“哎,你说咱们本市珠宝行业一直是冷门,能赚吗?”

        田橙已经看过这条新闻,几乎在她话音落地,就侃侃而谈,“珠宝行业是冷门,并不意味着没有消费人群,而是市场不够发达,满足不了人们的消费水平。

        咱们市好多有钱人买珠宝可都开车往隔壁市跑,这里面的空缺大着呢,现在只有盛世顶上,不赚钱才怪,没准那几个专门卖店一开业就会爆满。”

        顾念绾承认他说的有理,但开业就爆满什么的,有些太想当然了吧?要知道往往理想很爆满,现实很骨感的哟。

        瞧她狐疑的眼神,田橙摇摇头,反倒坚定了想法,“不是说明天就开业吗?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正如田橙所说,第二天网上新闻就报道专卖店爆满,大卖,还有记者拍了照片视频传到网上,用来证实。

        顾念绾点开一段视频,看着那些衣着富贵,举止优雅的贵夫人,和普通市民一般,抢着买昂贵的珠宝首饰,甚至因为某些受欢迎的款式存货告罄发生了口角之争,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发了个评论,涨姿势。

        “还真被你给说中了啊。”她很是感慨,果然能在霍氏集团当助理的人不一般吗?分析预判如此之准,放在顾家,公司里的总经理都不一定有这水平。

        田橙摸了摸头,谦虚的笑着,也不说话,竟有点憨厚的感觉。

        顾念绾继续感叹,“看看人家老板,眼光真准,这商机抓的,难怪能盛世集团一进驻本市,就打响了名头。”

        “人家老板眼光确实好。”田橙真心附和,这种有商业头脑的人,必须佩服。

        “是啊,你再看看咱们老板,吃喝玩乐嫖,就差一个赌了,啧啧。”顾念绾想起好几天没见霍晟威,不知道他又在哪个明星模特床上乐不思蜀了,就没好气,评价一个劲儿的低。

        田橙神色一正,为霍晟威辩解,“霍总眼光也很厉害,我如果不是偶然间听霍总提了两句,说盛世进军珠宝这块

        因为墓地大卖,媒体记者对相关话题很有前途,也跟你一样,想不到咱们市的珠宝生意能这么火爆。”

        顾念绾有一瞬间的怔然,缓过神,却没有把田橙的话当真,身为助理,自然要给老板说好话了,即使老板不在。

        这般想着,她下意识的忽略了东郊那块地由死盘活,一定程度上也彰显出霍晟威的能力。

        ……

        关注度很高,霍氏索性就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允许邀请到场的记者自由提问。

        顾念绾再见霍晟威,就是在发布会上,作为他的秘书,和田橙一起站在侧面不显眼的地方。

        记者在问了几个普通的问题后,开始尖锐起来,虽然霍氏不能得罪,但她们吃这碗饭的,有爆点才能有点击,有销量,是以态度虽然客气。却也不会一路平和到底。

        “霍总,当初建立火葬场的审核通过,可是有很多业界人士声称东郊这块地成为死地,无法挽救。即使您承担压力,做主将此建为墓地,也不被看好,现在却大卖,您当时是怎么想的呢?认准了其中的利润,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霍晟威穿着正式的高定西装,身姿挺拔的坐着,面容英俊,气势强大,特能唬住人。

        然而,他一开口,顾念绾就想扶额,作为霍氏这一代的执掌者,面对媒体,这般随意,真的真的好吗?

        “人固有一死,那些所谓站在金字塔上层的人,活着时享受惯了,死了你给人家扔进大海里,说的再好听,也挡不住糟心的感觉。这块高级墓地的建立,可以说是顺应人心,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想不大卖都难,对吧?”

        霍晟威目光扫过全场,锋锐如刀,眼神幽邃如渊,大人物所有的气场全有,说话间却透着股邪性,话落还摊了摊手,好似无意间提到,“我还给我和我太太预留了一份夫妻墓地呢,想必大家的心态和我差不多。”

        顾念绾平视前方,充当一颗标准的行道树,精致美丽的容貌给霍氏职员的颜值加分不少。

        在霍晟威说到我太太时,她敏感的感觉到两道熟悉的视线在自己身上转了个来回,还在她胸前停留了一瞬,一时间她有甩手走人的冲动。

        记者的关注点都被霍太太吸引了,一个挤过千军万马的时报记者激动追问,“霍总,您结婚后,霍太太还没公开露过面,据闻是因为她奇丑无比,您为了家族联姻牺牲良多,这是真的吗?”

        “所以,这就是您这段时间频繁换女伴的真相?”另一个接着揶揄道,因为霍晟威面对媒体时,有问有答的好形象,竟然胆大包天,敢戏谑到太岁头上。

        顾念绾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还奇丑无比,为家族牺牲良多呢,怎么不说霍晟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霍晟威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摸着下巴说,“没办法,总要有人为人民除害,作为本市十大杰出青年,我总要为人民奉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