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顾家的热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4本章字数:3108字

        顾念绾不知不觉就想到了霍晟威,他现在应该是陪着哪个女人玩呢吧,总之不会是在想她,这几天不知为什么,他总是对自己很好,其实有时想想,霍晟威这个人很不错,顾念绾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胸口上的小浣熊,其实他对她也不错。至少,不会伤害她。其实,有时候看着霍晟威也挺孤单的,虽然他身边有那么多女人,可又有几个人待他是真心的,而不是为了钱财和权利的。其实他也有他的苦。他好像也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可恶的。

        ……

        一会儿,到了顾家,顾少坤打开门,一看是金家大小姐,连忙让热情的她们进屋,热情的问到“念绾和梧桐怎么来啦?”

        金梧桐说:“伯父,我一直都很担心您,听说您回来了,我就想来看看您,正好绾绾也要回来,我就跟来了,伯父您不会怪罪我不请自到吧。”

        顾少坤连忙陪笑到“怎么会呢,谢谢你的关心,我们欢迎你还来不及呢,来来快到里边坐。”

        到了屋内,金梧桐看到了红袖,故作惊喜的道:“这位漂亮姐姐是谁啊?好漂亮啊,好像比秦云伯母还漂亮啊!是秦伯母的妹妹吗吗?伯父?”

        秦云顾忌金梧桐是金家千金,自然是不敢发怒,只是说了句“我秦云才没有妹妹呢!”

        金梧桐故意说:“那你一定是顾盼盼的姐姐吧,真漂亮,比顾盼盼好看多了!姐姐,你真是漂亮啊!”

        顾盼盼瞪了红袖一眼说:“她才不是我姐姐!”

        “啊?伯父,那她是谁啊?为什么在你们家,难道她是您的私生女?不会吧,伯父,真的是吗?”

        “那个,她是……是……我……我的……”顾少坤顾及到秦云在场,一时间也找不到用什么词语来介绍红袖,一时间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可好听的话自然是谁都谁都爱听的,红袖听到了自然也很受用,当着秦云的面直接得意的接过顾少坤的话。

        说:“这位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是少坤的女朋友,红袖,欢迎你经常到我们家里来玩。”

        秦云“啪”的一声拍案而起“狐狸精你少做梦了!我们盼盼可是入了族谱的,你肚子里那个指不定是谁的野种呐!还想着入族谱,你做梦吧!”

        女人间的战斗

        秦云该是新做的指甲,竖了食指点着红袖的额方向骂道:“做人要有羞耻心,尤其是女人,这样没羞没臊的只会惹别人笑话。”

        那红袖也不是好惹得主,一手扯了顾少坤的胳膊:“有些人啊,要有自知之明的哟,不要以为自己还是20几岁,一朵花的样子,人老珠黄了就要主动一点,不要在这里自取其辱。”

        秦云气得脸色发白。金梧桐回头捏了捏顾念绾的胳膊,憋着不好意思笑。顾念绾拍拍她的胳膊,后面还有好戏呢。金梧桐往后靠了靠,找了舒服的姿势。顾念绾心想:这大小姐还真是有一颗八卦的心。心中也倒是愉快,也向后靠了靠,两人对眼,眉眼中全是憋着的笑容。

        秦云转了手指着顾少坤拧着眉毛说道:“顾少坤,你别像个窝囊废一样躲在这个女人后面,你给她说一说,当时你是怎样我保证的?”

        顾少坤像是哑巴一样,只顾着低了头叹气:“哎呀,哎呀,哎呀,别吵了。”

        顾念绾还有些心疼这样的父亲,没那个魄力还偏爱惹这个烂摊子。又想起当时母亲是怎样被他气出一生病来,倒平添也几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红袖见顾少坤低头不言语,扭了嘴笑着说:“我尊敬你呢,叫你一声大姐姐,我要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呢,你就是不值钱的老妈子,不瞒你说,我这肚子里怀的是个儿子,将来分家产也没有你们的份,识相的话尽快给我滚出顾家,念在你那几年还奉献过身体给少坤,我会给你们母子几十万补偿费的。”

        金梧桐瞪了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示意顾念绾,这可是个杀伤力非常强的主啊。顾念绾也心中不由得佩服这女人的刻薄,不过想来也是由于父亲的疼爱才给了她这么有底气的架势。

        那顾盼盼从楼上下来,踢踢踏踏的,一看就是睡到刚才的样子。不知是没有化妆的缘故,顾念绾看着顾盼盼变了许多,脸上生了许多黄斑。也顾不得这些,就听见顾盼盼开始骂了:“你是哪来的野狐狸,就来欺负我妈,想当初我妈进顾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整容医院整你那张看了就让我恶心的脸呢。你睡了多少个男人才睡到我爸的?你是不是就专捡那种有老婆的男人睡,专门破坏人的家庭?谁知道这肚子里的野种是不是姓顾呢!”

        顾盼盼叉了腰站在客厅的当中,像是一挺机关枪一样骂着。顾念绾一点都不知道顾盼盼现在变成这样了,完全像是一个中年妇女的样子。在她记忆力,顾盼盼虽然刁蛮,但还是有一个千金小姐的样子,不会这样的。看来这是听到了那句分家产被惹急了,今天这场面可是热闹了。

        正在顾念绾一转神,红袖开始出击了:“哟,这是入了族谱的顾盼盼小姐啊,不知道你勾引男人那一套本事是不是和你妈学的,你们家怎么就可这人家顾家一家人祸害呢!”

        说着不经意瞟了一眼顾念绾,顾念绾倒是没觉得得什么。不过那眼神倒是有些友好的味道,该是拉拢顾念绾,毕竟敌人敌人就是朋友。顾念绾笑笑,表示并不在意。看到秦云和顾盼盼被红袖压得面红耳赤,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红袖又接着扬了扬眉毛开始:“说到破坏人家的家庭,我可是不敢当呢,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淫荡娼妇勾引了人家的老公,害的人家家破人亡,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贱人,专门勾引人家的男朋友。”

        这几句话说得可是扬眉吐气,句句中靶。顾念绾知道这女人可不是个善茬,她的目的是不把秦云赶走不罢休啊。再看秦云和顾盼盼母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气得鼻子孔里都冒烟了。

        顾念绾高兴得直想拍手,可是脸上还不能有任何表情。只能使劲掐了金梧桐的胳膊,金梧桐也是,两人用眼睛交流一下,点点头就会意了。

        那秦云一看这架势,顾少坤一言不发,红袖则是揭了母女两人的短,心中虽然恼怒,怕吵得太厉害顾少坤真的把她们娘俩赶出顾家,只得闭了嘴,闭了眼,斜靠在沙发上,一个劲地摸着胸脯顺气。那顾盼盼哪管得了这些,听见一个女人骂了她们娘俩,又看见母亲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当下火冒三丈,从沙发上弹跳起来。

        “我警告你,狐狸精,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进顾家的门。”

        那红袖不紧不慢地把头靠在顾少坤的肩膀上,一脸甜蜜地笑着说道:“可惜了,你是个女娃,我想你念书也没好好念吧,我这大专毕业的还知道有个成语叫做覆水难收,让我给你普及一下,就是说呢,这水啊,泼出去,就脏了,回不到盆里来了。我再告诉你一个知识,你知道这个成语怎么用吗?就是用来提醒那些嫁出去但是蓄了意想要争家产的女人。”

        顾盼盼被红袖这一通说,一时竟说不上话来。顾念绾也领教了这女人的厉害,一字一句,就像是一把刀一样精准地划在秦云母女身上。顾念绾看出来秦云母女根本不是这女人的对手,暂时她也省了一份心,不用担心她们过得太好了。

        秦云此时也爆发了,顾盼盼是她的心头肉,容不得别人这么糟践。

        “狐狸精,盼盼是我女儿,是名正言顺进了族谱的顾家女儿,甭管你生什么样的歪瓜裂枣都不能夺了盼盼的继承权!”

        也就只剩下进了族谱这样的阵地可守了。她说得倒是没错,遑论顾盼盼就是顾念绾,也有着继承一份家产的权利。顾念绾看到此时,秦云母女已经溃不成兵了。正要站了身要走。

        红袖忽嗲了声音摇晃顾少坤的胳膊。顾念绾被金梧桐死死按住,兴致盎然地抿了嘴看好戏。

        “坤坤!你看嘛。”

        这一声叫得顾念绾和金梧桐全身鸡皮疙瘩起了好几层。这又是要出哪招。顾念绾也落了重心继续看。

        “坤坤,我说嘛,你看她们就是为了你的钱,你还不信,一说到继承,一个个的像是老虎一样,就这样下去,顾氏集团还不得被她们吞完了。”

        说完还嘟了嘴。哟呵,这可是会心一击啊。顾念绾心中乐开了花。

        “狐狸精,你不要挑唆我爸!”

        顾盼盼尖声吼道。

        “坤坤,你看看,你的好女儿还说我挑唆你,你评评理,我说的哪句话是假的,是污蔑她们的。”

        顾少坤还是那样,低了头,闷声说道:“别吵了,别吵了,我都被你们吵死了。”

        秦云缓过劲来了:“狐狸精,你说我们是为了钱,你是为了什么?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不是为了钱?你看看你那个骚样,都浪到天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