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少奶奶厉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5本章字数:3093字

        “贫!”顾念绾使劲儿的点着田橙光洁的大额头,说道:“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你身上,简直完美演绎这句话啊!”

        田橙搔了搔后脑勺,嘿嘿的傻笑了两声。

        顾念绾按住他的肩膀:“像你这种革命立场不坚定,随时可能临阵倒戈的人,我可不敢打大胆任用!”

        “冤枉啊!”田橙做出双手投降状:“我的革命意志一直是全军中最坚定的!随时愿意接受组织的考验!”

        “错!我才是最坚定的!”顾念绾忽的站了起来,“像这种高难度的事情,自然是要我这个一流人员来接手了,你说是不是?”

        田橙看着顾念绾这个微笑,感觉到阴森森的气息,似乎有一个小恶魔站在顾念绾的身后,缓慢的张开了翅膀。

        田橙顿时打了一个激灵,疯狂的点头:“少夫人最厉害!少夫人请!”

        顾念绾自信一笑,在外面的茶水间里重新准备了上好的西湖龙井茶,用着稍微冷却五分钟的沸水泡开,再摇香30秒,霎时间整个外间工作室里都充盈着茶香。直到做完这些,顾念绾将茶壶和茶杯放在茶托上,端着进入了总裁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着霍晟威坐在电脑桌后面,单托着腮帮子,漫不经心的样子。而在他对面的温瑞城,正襟危坐,上身正直,人体重心垂直向下,要比挺起,脊柱向上伸直,胸部向前挺,双肩也同时放松平放。

        啧啧啧,顾念绾心中一阵咋舌,这家伙一看就是专门经过礼仪训练啊!这坐姿,360度无死角的完美啊!

        霍晟威探寻的目光看向顾念绾,他轻轻挑起眉毛,眼神在顾念绾的脸和手中的茶品之间来回徘徊,意思是:平时怎么没见你给小爷送杯茶,这会儿温瑞城来了你就端茶倒水了?

        顾念绾瞪了他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我能理解为你吃醋了吗?

        霍晟威撇撇嘴,又瞪了回去:小爷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从来不知道“吃醋”二字怎么写!

        顾念绾目光闪烁,在霍晟威和温瑞城之间来回徘徊了几下:其实我就是想要听听聊的是什么?

        霍晟威嘴角恶劣的微笑更大:敢情你转行干敌后武装人员了?

        温瑞城轻轻咳嗽了一声:“咳咳,两位……”

        他的这一声咳嗽,成功的打断了顾念绾和霍晟威之间火花四射火药味非常浓厚的对视,两个人纷纷撤回目光,看向别处。尤其是那个霍晟威,满脸笑意的看向对面的温瑞城,让他背后一阵发毛。

        温瑞城温和一笑:“这次,我来找霍总,是因为我已经查到上次食物中毒事件的主使者了。”

        此话一出,瞬间勾起了霍晟威的兴趣,他难得坐成了一个正当的坐姿,看向温瑞城,温瑞城轻轻,吐出了两个字:“骆杰。”

        霍晟威非常不给面子的打了一个哈欠,说道:“真是没有悬念,聪明智慧的小爷我,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

        顾念绾猫步走近,倒好茶水,递给了分坐在两侧的霍晟威和温瑞城,她看着霍晟威一点儿都没有做为大型企业公司总裁该有的风范,内心一阵暗骂:这个二世祖,除了会马后炮,还能干什么?

        霍晟威眼睛很毒的直接扫射了过去,吓得顾念绾手一抖,差点儿将茶水洒了温瑞城一身。

        霍晟威看着顾念绾出糗的样子,瞬间心情大好,接着对温瑞城说道:“这个早就知道了。敢这么明目张胆下毒的人,不仅要有贼心,还要有贼胆。想来想去,恐怕只有骆杰这号人了。”

        骆杰为人狠毒,在商界里面还是可以算得上是“臭名远扬”,很多小公司都被骆杰用一些非常不光彩的手段恶意收购,现在骆杰倒是本事更上一层楼,连下毒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温瑞城略微一蹙眉:“霍总,我看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追究骆杰的责任!毕竟这次下毒波及到的范围很广,带给霍氏集团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霍晟威摸摸下巴,没有说话,倒是顾念绾抢先开了口:“不要!不能动骆杰!”

        “刷!刷!”两道目光瞬间落在了顾念绾的身上。

        顾念绾说完刚才那句话也开始后悔了,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索性直接硬着头皮说道:“反正也没什么大损失,这种小人就算了吧。”

        其实,顾念绾心中想的是怕这个事情捅出去之后,惹恼了骆凝。骆凝这个女人和她的哥哥绝对是一路货色一丘之貉。现在骆凝手上握着庄修远和霍晟宇的秘密,万一说出去,那么事情肯定会不堪设想的!为了朋友,她不希望这事儿在继续了。

        顾念绾在心中默默说道:“哎,像我这样伟大的守护爱情之神,世间能寻得几个?”

        霍晟威高深莫测的深情不表态,顾念绾非常的坚持,温瑞城低低一笑说道:“行,既然是这样,你们两个当事人都不愿意追究,那我就不打扰,先回去了!”

        温瑞城起身,霍晟威半趴在办公桌上,歪斜着头,冲他努了努下巴。临走的时候,拿起面前顾念绾泡好的茶水,仰头,一饮而尽,茶香清冽,回绕在唇齿之间,让他久久沉醉。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沉醉的是这杯茶,还是泡茶的人。

        或许,这并不重要。温瑞城转身离开。忽然想到禅师常说:“茶如人生”,或许刚才他便是品到了这三味人生之茶吧。

        顾念绾忽然被温瑞城离开时眼中莫名的悲戚所打动,她追了出去:“温先生!”一声呼唤,顿住了温瑞城的脚步,可是她却不愿意回头,生怕一个回头,就不舍得再将目光偏离她的脸庞。

        “我……我……”顾念绾站在他的身后,迟疑着支吾着,她知道温瑞城做事稳妥,肯定是经过一番彻底调查拿到了骆杰下毒的直接证据,才会向霍晟威前来汇报,而如今自己简简单单一句“不行”,让他多日来的努力全部失去了意义。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去。”顾念绾紧张的绞着衣角,她很少有这样的局促不安。

        “我明白。”依旧温润的嗓音,却如同寒玉一般,沾染上了冰冷之气。温瑞城口上虽然答应,心里却误会顾念绾其实是向着霍晟威的弟妹骆家。

        他顿了顿,仍然背对着顾念绾,说道;“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让你在霍家难做的。”既然注定无缘,那么为她铺平在豪门之中艰险的道路,总是可以的吧。

        顾念绾瞬间呆怔了,他竟然知道了自己和霍家的关系?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谁告诉他的?莫非是自己那天说了半截儿的话,就让他猜到了?

        即便不回头,长久的沉默中,温瑞城也能猜测到,此刻的顾念绾想必是惊讶中混杂着惶恐,她和霍晟威拼命捂住的秘密,竟然真的让一个外人知道了。温瑞城淡淡的将谜底揭开:“刚才,我看到了顾伯父。”

        此话一出,所有的疑惑瞬间得到了解答,顾念绾对自己那个老爹真是了解到不能在了解,不过是一会儿不在身旁,依他的性格,果然会咋咋呼呼,将这件事情给捅了出去。在顾念绾的默然中,温瑞城早已淡淡的离开,就像是一道流星,出现在你视野,却终究不可能长久。但是短暂的生命之中,它或许早已将永恒经历。

        “这么舍不得啊?还十八相送?怎么小爷我,就没这种待遇啊。”霍晟威看着温瑞城走远,就不急不缓的踱步过来,声音阴阳怪气的,让顾念绾很不舒服。

        顾念绾心中想的还都刚才温瑞城透露出来的那件大事他的老爹,已经成功的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于是不耐烦地说道:“我真没功夫理你,我要去找顾少坤。”说完不管霍晟威同意不同意,就跑了。

        ……

        顾家大宅里,顾少坤正跟红袖在院子里晒太阳,那厢情意浓浓,更加衬托出屋内的薄情寡义。秦云站在二楼的书房窗口,看着下面两个人你侬我侬,而自己则只有躲在书房里面生闷气的份儿。

        红袖的眼角早就瞟见了站在二楼的秦云,身体上的动作就更加浪荡不堪,她将自己胸口若有若无的暴露在顾少坤的眼皮子下面,胸前的硕大也有意无意的蹭着顾少坤,让他这个老色鬼情欲高涨,就差现场进行“活春宫”了!

        秦云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索性眼不见心为净,自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抱着胳膊一脸的阴郁。

        顾少坤的手很是不老实的在红袖身上摸来摸去,隔着一层衣服手感当然会差一些,他也直接伸入了衣服内,红袖柔滑的皮肤,犹如上好的绸缎,摸上去让他瞬间觉得自己可以“再战五百年”。

        而这一不堪入目的场景,就是顾念绾回到顾家看到的第一个场景。她的脸色本就够差,现在直接可以堪必平底锅,开口说道;“爸!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