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偷听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5本章字数:3146字

        顾念绾被他气得不行,懒得理他,招手就叫车回家。结果进了院子就看见骆凝等在必经之路上,想必是等她或者是霍晟威。

        顾念绾虽然不愿意与骆凝有什么纠缠,但是现在人家就堵在门口,你总不能在掉过头跑走吧?于是目视前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大踏步前进。谁知道顾念绾从骆凝身边儿走过,骆凝竟然没拦着她!

        顾念绾与骆凝擦身而过之后,回头瞥了一眼骆凝,单薄的身子在夜空下显得分外惹人怜爱,这大晚上的站在家门口,等待着自己的“情郎”。哎呀,想想都是浑身鸡皮疙瘩。

        骆凝开口叫住了霍晟威;“晟威……”她的模样很是娇柔,在瑟瑟寒风中摇摆着衣角,仿佛一朵受尽摧残的白莲花。

        顾念绾搓了搓胳膊,快走了几步,消失在两人视线中,然后从小路上绕回来,躲在树后偷听。

        骆凝问道:“霍晟威是不是不打算帮骆家了?”

        霍晟威声音有些低沉,说道:“度假村已经动工了,还想怎么样?”

        骆凝一听霍晟威根本就不接自己的茬儿,很是生气,森森然的语气中满是威胁;“难道你就不怕我把庄修远和你弟弟的事儿说出去吗?”

        夜幕之下,根本看不清楚霍晟威的表情,只感觉道他似乎顿了一下,才无所谓的说:“你随意,反正说出去是你丢人。你能把这事儿说出去,我也能把你当初嫁入霍家的秘密说出去。骆凝,你能在知道我弟弟和庄修远那些事情的情况下,还愿意嫁给他,你说说……不过我警告你,你想清楚了,霍家人可不是你能随意玩弄的!”

        骆凝的声音里一下子染上了哭腔,顾念绾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如果看到神态,恐怕更是娇柔欲滴,让人狠不下心了在对她说什么狠话。骆凝哭了一会儿,抬头却发现霍晟威只是慵懒的插着兜儿,仰望星空,很是不耐烦。骆凝哽咽着说:“你就这么狠心?”

        霍晟威皱了一些眉头:“我要回去陪老婆了,麻烦你让让。”霍晟威直接越过骆凝向前走,却没有预想到,骆凝直接从后面抱住了霍晟威的腰,那般的紧紧相拥,让看着都禁要落泪。

        骆凝一边抱着他,一边诉苦:“晟威,你知道我国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没有爱情的生活,已经快要让我发疯了!每当我快要崩溃的时候,支撑我的全是那些和你美好的回忆啊!晟威,求求你,不要再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好吗?”

        听到这,顾念绾心里一阵揪痛。可是更令她生气的是,霍晟威就像是一根木头一样,呆呆的杵在那里,连一点挣扎和不情愿都没有!就这么任由骆凝抱着他,哭诉时留下的泪水都已经沾湿了霍晟威的衣裳。

        顾念绾死死地揪着身旁紫藤花的叶子,牙齿无意识地紧紧咬着嘴唇,她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心里恶狠狠地想着:现在知道诉苦了?霍晟宇不要你,你就又来纠缠霍晟威?像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霍晟威才看不上!

        可是顾念绾发现,霍晟威居然没有当下推开骆凝,她眼睛瞪大,嘴唇无意识地微微颤抖,看着骆凝娇小的身体埋在霍晟威的怀里,还在嘤嘤地哭泣着撒娇,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怒火从左胸口的位置燃烧起来,直冲天灵盖,让她理智全无。

        顾念绾左脚向前一步,眼看着就要冲出去暴露在那两人面前,她心里全是恶毒的想法,想着要把骆凝狠狠甩开,然后用最苛刻的语言来讥讽她,抨击她,可理智却在最后一秒阻挡住了她的疯狂。

        顾念绾慢慢向后退,直到整个身体都缩回到紫藤花背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在想什么,一时间很是惊诧,哪怕是从前知道肖子健和顾盼盼有私情之后,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态,恨不得把那个女人挫骨扬灰。

        顾念绾下意识地不去想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恨恨地嘟囔着:“霍晟威,你有温香软玉在怀,该不会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吧!算了,姑奶奶管你去死!”

        她气冲冲地回了小别墅,直接上了二楼把自己埋到柔软的被子里,盖的严严实实的,过了一会儿犹觉不解气,又把霍晟威的枕头抽出来狠狠地捶打,然后扔到地上,她干脆站起身来,拉开衣橱的门,把霍晟威的衣服全部找出来往地上扔,还用力的踩了几脚,这才感觉到心中的火气小了许多。

        顾念绾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她已经觉得累了,干脆进去浴室冲了个澡,洗到一半听到卧室的房门被轻轻敲响,她以为是霍晟威回来了,裹着浴袍就气势汹汹地冲了出去,一把拉开房门,“霍晟威”话音戛然而止,门外打扫的阿姨不安地看着顾念绾气氛的表情,“大少奶奶,是我……”

        “阿姨啊,进来吧,”姑娘为难尴尬地笑了笑,把门拉开,闹了个乌龙,她也很不好意思,想想也知道,霍晟威进房间什么时候敲过门?她估计是被气昏了头了。

        “天哪”阿姨惊讶的声音响了起来,顾念绾连忙回头,阿姨盯着地上的一片狼藉眼都要凸出来了,“少奶奶,咱们别墅招小偷了?要不要我去报警?”

        “不用不用,”顾念绾连忙摆手,开玩笑,这要是真的把警察招来,她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阿姨,你别慌,这,这都是我扔的……”看着阿姨一副了然的神情,顾念绾感觉到自己的脸蛋红了,阿姨一边开始收拾地上的衣服,一边对她和蔼地说:“少奶奶这是跟少爷吵架了?”

        张阿姨是霍家的老人了,也是看着霍晟威长大的,顾念绾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

        张阿姨叹了口气,“少奶奶,您也别嫌我啰嗦,这人老了啊,总是想看到小辈们和和气气的,我是看着大少爷长大的,在心里对他很疼爱,你们两个结婚,少爷愿意收心顾家,我跟老太太一样高兴,只是现在的小年轻都太有主见,凑在一起生活自然难免磕磕碰碰,这都时正常的,只要不彻底影响你们的感情,吵吵架也没什么,俗话说的好,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位和嘛。”

        顾念绾老老实实地听张阿姨念叨了一通,送走了张阿姨才叹了口气呈大字型躺到了床上,一边想着心事一边翻来覆去,什么床头打架床尾和,没见霍晟威都不回来吗?说不定现在已经跟骆凝……

        不不不,顾念绾拼命地摇头,把脑海中可怕的臆想赶走,霍晟威虽然流氓,却很有原则,他不会对骆凝出手的。

        即然这样,那为什么刚才不推开骆凝?顾念绾再次心头火起,骆凝对霍晟威撒娇都是有目的的,霍晟威不会看不出来,可还是任凭骆凝抱着他,为什么不直接拒绝她呢?

        想来想去,顾念绾确定了,霍晟威还是放不下骆凝,还是对着她心软!

        顾念绾把脸埋到被子里,渐渐地眼眶红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一揪一揪地疼,就好像是有个小人儿,正站在自己的心脏上是不是地踹上一脚,闷闷的痛,连绵不绝。

        该死的霍晟威,等他回来了,我一定要骂他个狗血淋头!

        抱着这样的想法,顾念绾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等着,结果一直到天光大亮,她顶着一对熊猫眼起床洗漱,通过洗手间的镜子看着里面的自己,简直憔悴极了,连皮肤都变差了。

        霍晟威一晚上没回来,莫非真的跟骆凝出去了?

        顾念绾越想越觉得心里像是堵了一块,让她透不过气来,今天是休息日,早上按照惯例要去老宅陪老太太吃早饭,顾念绾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期待去那个阴森森的老宅,她匆忙赶过去,看到骆凝正坐在老太太身边,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念绾来啦,快坐下吃饭。”

        顾念绾坐下乖巧地向老太太问好,眼光和骆凝对上,两个女人都露出嫌恶的神色,别过头去不再看对方。

        骆凝这么早就来老宅吃饭,说明她昨天晚上并没有跟着霍晟威出去,这让顾念绾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可是想到昨天霍晟威的纵容,又恶劣了起来。

        而骆凝则是昨天被霍晟威无情拒绝,感到脸上无光,现在看到顾念绾,恨不得生吃了她。

        一顿早饭就在这样和谐而又诡异的情况下吃完了,顾念绾收拾好之后立马出去给金梧桐打了个电话,“梧桐,今天有没有时间?陪我出去逛街吧。”

        金梧桐是个逛街狂人,自然满口答应,二人约定了在市中心的商场底层见面,顾念绾到了的时候,金梧桐已经在惬意地坐着吃零食了,顾念绾坐到她对面,从金梧桐的盒子里拿了一只烤鸡翅,一边吃着一边说:“梧桐,你怎么这么快?”

        “顾念绾,你怎么以来就抢我的吃的,不会自己去买吗?”金梧桐嘟着嘴不满地说,又回答:“我本来就打算出来买衣服,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车上啦,怎么,霍氏集团工作那么忙,你好不容易有一个休息日,还不在家睡大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