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羞辱至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7本章字数:2057字

    “姐姐……我虽不想杀你,奈何……你挡了太多人的道,要怪就怪你生不逢时吧!”李仙宁本就是一个心狠不留情面的人,只是长了一张柔顺漂亮的表皮罢了。

    她手执乌沉剑,重重地刺入李长安的心口。

    李长安忍着疼痛,与李仙宁撕扯在一起。

    就算死,也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姐姐听没听过打小人?”李仙宁唇角上勾,残忍一笑,“碧荷,绿柳,你们都傻了不成,还不拿刀劈开她的腹部,砍断她的双臂!”

    绿柳只知小姐心机深沉,阴狠毒辣,却不知明面上的手段也如此残暴,吓得直打哆嗦。

    碧荷为了表忠心,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出门朝侍卫借了把大刀,朝李长安的肚子劈了下去。

    “姐姐想跟我争,还是差了一点啊。”李仙宁奸笑出声,“今日妹妹就让姐姐尝尝弑魂夺魄的痛苦!”

    “姐姐应该高兴才对,还有人乐意陪你死。”

    李长安怔了下,除了外祖一家,她已无亲人,谁会为了她甘愿赴死呢?

    似是回答李长安的疑惑,李仙宁将手中的乌沉剑使劲摁下去,“蜀王一听说你被砍头,巴巴的来送死了,你可真是玉哥哥的福星啊,哈哈……”

    “上官炎……”李长安无声的低喃。

    她与上官炎是打突厥时相识的,那时,她怕给上官玉带来麻烦,特意扮成男装,替他出谋划策。

    上官炎性子热烈,玩世不恭,经常与士兵混在一起,他与她的交集屈指可数……

    黑斗篷女人嘴里一直念念不停,突然,乌沉剑发出刺眼的光芒,随即暗淡。

    李仙宁久久不能回神,整个秘法就这么完成了,就在刚刚,她的耳畔还回荡着李长安那个贱人的诅咒:

    李仙宁,上官玉,我李长安以灵魂起誓,就算不能投胎转世,就算魂飞魄散,也要报灭子之痛,杀身之苦!让你们永世不能托生,陪我一起沉沦!

    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一道闪电划过,将一人粗的桃树劈成两半,紧着,大火在雨夜燃起。

    经过天火淬炼,雨水冲洗,桃树下露出一截黑沉的乌木剑。

    漫天的大水冲进她的口鼻,憋的她心口难受,就算快窒息死了,那长久积攒的恨意像是刻在灵魂里,让她永世磨灭不掉。

    李长安猛然睁开眼,春暖花开,阳光正好,河水两岸绿柳鸟鸣,春意盎然。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耳边,是李仙宁关切温柔的询问。

    李长安深吸口气,微凉,带着泥土的芬芳,她还活着,活着真好。

    “姐姐,快看,河岸的桃花都开了,花瓣顺流而下,真是一道旖旎的风景呢。”李仙宁声音如银铃般悦耳。

    李长安这才注意到,自己站在船头,正在跟李仙宁欣赏风景……

    对了,若是她没记错,就是在这一日,李仙宁以游湖看风景的名义约她,当她往船头走的时候,绊了她一脚,她跌下水,不知从哪里涌来一些男子,纷纷跳下水救她,她的衣衫被那群那人撕扯烂了,还被趁机乱摸。

    她一闺阁女子羞愤的想自杀,又是身为二皇子的上官玉出面解围,称:虽男女授受不亲,但,救人危难乃大仁大义之举,她若死了,岂不白费那群人不顾性命救她的苦心。

    她虽然活下来了,但,京城传闻很难听,传她被一群男人摸了,传她不知检点,在水中就被那群男人给毁了。

    以后的日子,上官玉经常约她游玩谈心,他温润如玉,他谈吐不凡,最关键他信她。

    没多久,她的一颗芳心挂在了他身上,死心塌地,为他不惜求中立的外公舅舅站在他这边。

    他当太子后,被大皇子派人刺杀,是她,不顾一切扑上去,替他挡去致命一击。

    更甚者,突厥进犯,皇上派他领兵,她怕战场危险,熟读兵法,勤练武艺,助他将突厥赶回漠北,大胜而归,功劳全是他的。

    原来,她的好妹妹与他早就熟识,从很早前就开始算计她了。

    …………

    思绪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李长安眼眶泛红,双拳紧握,指甲掐进手心,疼痛使她压下心中的不甘跟委屈。

    如今想来,她的前世竟像一个笑话,活该被人羞辱至死。

    “姐姐,听说站在船头看风景最好了,视野开阔,景色美呢。”李仙宁挽着李长安的胳膊,笑的纯真无害。

    李长安听了她的话,心中冷笑:不是站在船头风景好么,姐姐今日就要揭了你的美人皮,露出你的蛇蝎心肠!

    她唇角上挑,笑的美艳,“妹妹说的如此好,可愿陪姐姐一同欣赏这岸边美景呢?”

    望着那带笑的眸子,李仙宁突然觉得浑身冷飕飕的,仿佛被看穿了心思般,尴尬的手点手足无措。

    不!李长安这个贱人不可能知道她的计划,娘亲告诉过她,只要能将李长安推入湖里,李长安这一辈子可就彻底完了。

    是嫡女又如何?有个安定侯的外家又如何?还不是要看娘亲的脸色过日子。

    “姐姐邀约,妹妹哪有不从的道理。”李仙宁笑着打趣。

    上一世,听见李仙宁这种口气跟她说话,她会觉得这是姐妹情深,如今,她只想呕吐。

    “妹妹想去,尽管去看吧,姐姐乏了,先船舱歇一歇。”李长安拍开李仙宁的胳膊,揉了揉额角,打算折回去。

    李仙宁看了眼天色,离娘亲所说的时辰相差无几了,到时李长安掉不进湖里,那群男人跳下湖水救人,岂不白费功夫。

    “大小姐,您不能回去!”绿柳拦住李长安的去路。

    李长安饶有兴趣地回头看了眼李仙宁,“妹妹,这是何意?”

    李仙宁笑的脸上开了花,重新挽上她的胳膊,“绿柳也是好意,好不容易出门一趟,想让姐姐欣赏下风景,放松心情呢。”

    “她一个奴婢,焉有替主子做主的道理!”李长安微怒。

    “绿柳,还不跪下道歉!”李仙宁呵斥。

    “请大小姐饶了奴婢这一回,奴婢虽然为大小姐好,可也应该问问大小姐的心意。”绿柳跪在地上,昂着脑袋争辩,哪有半分道歉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