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贱女寻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7本章字数:2094字

    夜凉如水,暮霭沉沉,牡丹苑里传来低低的私语声。

    “老爷,仙儿可是未来的皇子妃呢,若是名声坏了,该如何是好?”顾如烟如水的眸子全是凄然,柔弱无骨的小手攀在中年男子肩上。

    美人的凄楚可怜样,让中年男子呼吸一窒,某处高高竖起,大掌忍不住在她的娇臀上捏了一把,“烟儿有何高见?”

    顾如烟嗯咛一声,顺势跌进中年男子的怀里,喘息道,“烟儿一介弱女子,碰到这种事儿,早就吓的六神无主,何谈高见呢。”

    “老爷可是堂堂二品尚书大人,是李府的主人,更是烟儿的主心骨,是烟儿的天,烟儿全听老爷的。”

    顾如烟马屁拍的啪啪响,在灯光的照耀下,眸子闪着算计的寒光。

    “仙儿可是咱李家的骄傲,她与二皇子的事儿,可能成?”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听绿柳那丫头说,这次仙儿落水,被人唾弃,可是二皇子出面解的围呢。”顾如烟小手伸进男子的衣襟,有意无意的摆动着腰肢,蹭着男子的重要部位。

    “依仙儿的才情容貌,配二皇子绰绰有余啊。”中年男子语气里满是骄傲。

    “是啊,婢妾也觉得他们男才女貌,天生一对呢,只是……”顾如烟蹙眉叹息。

    “怎么,可是有什么阻碍?”中年男子不悦地问道。

    “只是……大小姐似是不满二皇子对仙儿好呢,处处挤兑仙儿,巴结二皇子……”顾如烟泪眼蒙蒙,啜泣道,“要说大小姐是嫡女,这份恩典该属于大小姐的,可是,老爷别忘了,若是二皇子得知大小姐克死娘亲,又是牝鸡司晨的命格,怕老爷仕途受阻,恐李府几百口人性命不保啊……”

    有些话说的不必太深入,顾如烟与李福来做了二十年枕边人,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点到为止,其余的,就让李福来自己脑补去吧。

    果然,李福来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嫡女是个克爹克娘不让人省心的主,庶女倒是德才兼备、品貌俱佳,可惜啊,他头上有定国侯府压着,不能抬烟儿当正妻,否则,庶女变嫡女,嫁给皇子也名正言顺一些。

    既然二皇子对仙儿有意,绝不能让嫡女长安抢了仙儿的好姻缘,反正嫡女是那样的命格,如果被二皇子知悉,说不准李家就完了,不如就李代桃僵好了,嫡女也算为李家尽一份心力。

    长安是他的女儿,当然要物尽其用。

    “小姐,老爷来看您了。”丫鬟紫云禀报。

    “我爹一个人来的吗?”李长安从卧榻上起身,将兵书合上。

    “还……还有顾姨娘。”紫云声音发颤,带着一丝惧意。

    “呵!”李长安冷笑,“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呐。”

    她就说嘛,她这个渣爹,万年不来看她一次,如今踏足她这红梅苑,怕是有事儿相求吧。

    想到李仙宁落水,名声毁坏,她心中一片明镜。

    李长安抬起手,朝大腿内侧使劲掐了下,眼泪立马盈满眼眶,欲掉不掉,更显可怜。

    “爹爹……”李长安脚步踉跄地跑出屋子,扑进李福来的怀里,“女儿昨天游湖都吓死了,呜呜……”

    看着女儿小脸哭的红肿,李福来忍不住安慰,“乖娃,不哭,阿爹在!”

    李长安是他的第一个闺女,男人嘛,对于第一个孩子,总是特别关爱点,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嫡女总爱跟他闹别扭、耍脾气,对他横眉冷对,他的耐心磨完了,最后只任由她自生自灭。

    李福来陷入往事,脸上出现一抹心疼。

    顾如烟见事态超出她的掌握,她可是知道李福来与定国侯嫡小姐情缘的,若嫡小姐不死,怕也没有她顾如烟的今天了。

    都死了,还藏在男人心里,也真够冤魂不散的。

    高晴兰,你不是以嫡女为傲,瞧不起我一个小小的姨娘嘛,本姨娘就让你看着,你的女儿,尚书府的嫡女是如何毁在我手里的!

    你当初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你女儿更会被我踩在脚下,任意揉搓!

    “咳咳!”顾如烟咳嗽两声,泣然道,“姐姐,都是如烟不好,没照顾好大小姐,让大小姐受苦了。”

    一瞬间的功夫,顾如烟已经将唱念做打表演了全套。

    “姨娘对长安自然是尽心尽力,长安日后也定会加倍报答。”李长安说‘报答’时,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顾如烟与李仙宁对她所做的事儿,她会十倍百倍地还给她们,让她们也尝尝被人作践、生不如死的滋味。

    “姐姐走的早,姨娘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呢。”顾如烟上前,将李长安搂进怀里,“可怜的孩子,你虽不是我亲生,姨娘待你可比待仙儿好啊。”

    哈!李长安忍住欲呕的冲动,顾如烟待她可真是煞费苦心,好的不能再好了。

    从小将她养的无知纯苯,天真傻气。

    给李仙宁请最好的绣工师傅,对她却说,绣鞋袜是下人干的活,她要是学,就辱没了她嫡女的身份,且,学绣工会让芊芊玉手变了形,以后嫁人不得夫君喜爱,于是,她听从了顾如烟的建议,果断的扔了绣线。

    给李仙宁请最好的鸿儒女夫子,教诗词歌赋,对她却日日施以软禁散,她总是错过上课时间,让爹爹对她产生误会,以为她性子顽固、屡教不改,从此对她失望透顶,不再理她。

    对她锦衣玉食养着,嫡女的份例从不少,但,每次做好的新衣首饰,李仙宁都会撒娇打滚哄骗过去。

    …………

    一桩桩,一件件,顾如烟可真是天下第一好姨娘啊。

    想到心酸往事,李长安笑容灿烂无比,“爹爹跟姨娘来看长安,长安真是太高兴了,一时忘形,竟高兴哭了,望爹爹跟姨娘莫怪啊。”

    这时,一丫鬟匆忙跑进院内,“老爷,姨娘,不好了!”

    李长安轻微地勾了勾唇角,看着丫鬟的表演,内心嗤笑:原来好戏才刚开锣啊。

    “红纱,可是出大事了?”顾姨娘一脸焦急。

    “二小姐上吊了!”红纱说完,哭了起来。

    红纱是李仙宁身边的一等大丫鬟,从小伺候李仙宁,表演的功底自然强大。

    “老爷,二小姐若是没了,婢妾也不活了!”顾姨娘嘤嘤啜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