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小黑药丸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8本章字数:2094字

    李长安靠在大枕头上,手里拿着兵书,扫一眼跳跃的灯火,厉声呵斥,“宵小之辈,还不现身!”

    “大小姐,您别吓奴婢啊。”紫云将红豆糖水放桌上,吓的缩缩脖,“大小姐,是不是有……鬼啊?”

    “鬼?嗯……”李长安点点头,笑的眼睛都亮了,“要真有鬼啊,别说你怕,就连你家小姐我都怕怕啦。”

    “大小姐,真的没有鬼吗……”紫云说着,眼神扫了眼屋内。

    “鬼吗没有,土匪强盗倒有一枚。”李长安冷哼,“再龟缩着不出来,本小姐可喊人来瓮中捉鳖了!”

    “唉吆,本公子好心来看你,你却不识好人心。”门外,男子一身红衣摇着折扇,嚣张地走了进来。

    男子狭长的眉眼,微翘的薄唇,挺直的鼻梁,一笑起来,还带了两个梨涡,为他那张妖孽的脸庞平添了几分可爱。

    红衣如火,袖口衣摆用金线绣着卷云纹,随着他嚣张的步伐涌动。

    李长安手里的兵书‘啪’一声,掉在地上,她整个人僵在那里,泪眼朦胧,“上官……炎……”

    “吆,想不到小美人还认识本王。”上官炎嘴角上勾,嬉笑道,“莫不是李大小姐早已芳心暗许,注意本王很久了?”

    想到上一世,上官炎受她连累,万箭穿心而死,她的心就像裂开一样,疼痛难忍。

    李长安缓缓地走过来,紧紧抱住他,哭的稀里哗啦,“你……活着,真好……”

    “喂,傻女人,你把本王的衣服哭脏了!”上官炎皱了下眉头,想将她推开,又怕手劲太大,只得言语劝说。

    李长安哭够了,才松开他,盈盈一拜,“四王爷来找小女子有何事?若是需要小女子帮忙,小女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她欠他一条命,不管他提什么要求,只要能帮到他,她都会尽力一试。

    上官炎吓一跳,后退一步,踉跄而逃。

    他跟这个泼辣女人好像不认识吧,那她怎么哭的这样伤心,好像他是负心汉一样。

    凌霄看着主子连风度都不管,狼狈地逃跑出来,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他家主子一向是欺负别人,哪里见过他被欺负的份,今日他可是大开眼界了,这个野蛮女可真不简单。

    “紫云,他……他怎么跑了?”李长安疑惑地眨眨眼。

    她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儿啊,她只是见到他太高兴了而已。

    “大小姐,您刚刚那样抱着人家,人家不吓跑才怪呢。”紫云羞红了一张脸。

    “啊!”李长安惊讶地撇撇嘴,“他是吓跑的啊,我还以为他有急事忙呢。”

    唉……,下次见到他,她一定不会这么急切了,要稳住,稳住!

    顾姨娘伺候李福来睡着后,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事儿?李长安一向懦弱,何时有了这般智谋跟霸气,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不行,她的好好想一下,怎样完成二皇子的交代。

    顾姨娘轻轻地捏开李福来的嘴,将一颗小黑药丸放进去,李福来迷糊中咀嚼了下,咽了下去。

    第二日一早,顾姨娘院中的小丫鬟来报,“大小姐,不好了,老爷病了。”

    李长安吓一跳,昨天说对她动家法的时候还生龙活虎,怎么一晚上就成病猫了?

    “你先回去禀告顾姨娘,让她请最好的大夫,实在不行,我就去定国侯府要了名帖,请太医来也行。”

    她觉得顾姨娘让小丫鬟来通报的意思就是想让她去请太医。

    毕竟,尚书府的头衔还使唤不得太医院,但,定国侯府就不一样了,别说太医,就连太医院院判都使唤的起。

    谁知,李长安这次可猜错了顾姨娘的心意。

    顾姨娘一听小丫鬟回报的话,心中忐忑,普通大夫也许看不出李福来的病,但,太医是给皇上皇后看病的,李福来中的毒,太医肯定能诊出来。

    “桂嬷嬷,这事儿别人办我不放心,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去,我才心安。”顾姨娘将桂嬷嬷叫到身边,拽着桂嬷嬷的手柔声道,“你去顾远县衙请我侄子顾怀安来。”

    “小姐放心,老奴定会如你的愿,请表少爷过来。”桂嬷嬷捏了捏顾姨娘的掌心。

    桂嬷嬷是顾姨娘的奶娘,从小就照顾她,对于顾家的情况也算是了如指掌。

    “嬷嬷,自从仙儿落水后,我这心就一直不定,总是忐忑不安。”顾姨娘叹口气,蹙着眉,“还有那个李长安,我总觉得邪门的很,每次算计她,她好像提前都知道一样。”

    “小姐放心,老奴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会替你扫平道路。”桂嬷嬷及时表达忠心。

    “一切就靠嬷嬷了。”顾姨娘感动的热泪盈眶。

    李仙宁领着碧荷还有绿柳进了红梅苑,“姐姐,仙儿来看你了。”

    她嘴上叫的甜,脸上也露出欢快的笑容,可,心里却憋闷的要死。

    她恨不得像踩蚂蚁一样踩死李长安,但是,为了娘亲的计划,她不得不恭维奉承着。

    李长安喝着粥,听李仙宁一喊,差点噎住,按着胸口咳嗽起来。

    “姐姐…...”李仙宁急忙走上前,要替李长安顺气,“都怪妹妹不好,不该来扰了姐姐吃饭。”

    李长安抬眼,就看到立在一旁的碧荷,容貌美艳,皮肤白皙,身段姣好,这哪里是个下人啊,若不认识的,定会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呢。

    上一世,碧荷的背叛,如跗骨之蛆印在她的心里,想忘都忘不掉。

    恨意弥漫,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抑制住杀人的冲动。

    碧荷是该死,但,那些背后主谋更该死,她要一个个将她们剥皮拆骨,扔了喂狗。

    “大清早的,妹妹不待在芍药居弹琴吟诗,来红梅苑何事?”李长安深吸口气,稳住心神。

    “姐姐快看,妹妹给你带了什么?”李仙宁笑容亲切,仿佛亲姐妹一般。

    碧荷跟绿柳上前,将手里捧着的盒子打开,展示给李长安看。

    盒盖一开,金光四射,烨烨生辉,映照的整个屋子宛如仙境。

    碧荷捧着紫檀木盒子,看着里面的云锦衣衫,露出羡慕的神色。

    这云锦本就是当世罕见,更难得是这件衣服裙摆处又镶嵌了硕大的明珠,穿在身上如孔雀开屏,艳丽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