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顾姨娘死去活来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8本章字数:2054字

    绿柳的盒子里装的是一套红宝石头面,红宝石呈现酒红色,莹润剔透,一看就是上等货。

    李长安不由的好奇,李仙宁怎会拿出这么好的东西讨好她?定有阴谋啊。

    李仙宁见李长安一脸疑惑,笑道,“表哥来了,姐姐快换上衣服首饰去前厅见见。”

    李长安寻思好一会儿,才想明白她说的表哥是谁?

    她的亲表哥都在西北军营,这时候能进府的,也只有顾姨娘的侄子顾怀远,顾姨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想利用顾怀远引诱她,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爹爹病了,府中又全是女眷,怀远表哥住下怕是不妥吧。”李长安歪着头,一脸天真地问。

    “亲表哥有什么不妥的,姐姐怕是不知道吧,表哥这次来是替爹爹看病的,耗了太多心神,所以才留在府中的。”李仙宁笑着解释。

    “表哥什么时候学的医?”李长安记得,顾怀远是县令的儿子,上一世考科举屡次不中,最后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死在了青楼。

    这一世却学了医术,他有那聪明的头脑吗?

    骗人也要有拿出手的理由才行啊。

    “祖传的,专治疑难杂症。”李仙宁眸光闪烁了下,笑意盈盈,“咱快别说这些了,还是去看看表哥给爹爹治病吧。”

    “好啊。”李长安扬唇浅笑,她倒要看看这个表哥是如何当好神棍的。

    “姐姐,快让碧荷帮你换上衣服首饰。”李仙宁朝碧荷使个眼色。

    “大小姐,奴婢伺候您更衣。”碧荷恭敬地呈上云锦明珠衣衫。

    李长安迟疑着,这衣衫怕是有猫腻吧,如果只让她在顾怀远面前露个脸,完全不用穿这么昂贵的衣服啊。

    “这衣服奢华璀璨,更适合妹妹的气质啊。”李长安笑着回绝,“姐姐这般丑陋,穿上会让别人笑话的。”

    李仙宁心里欢快,李长安倒挺有自知之明的,这么漂亮的衣裙就该配她这种仙女,而不是让李长安糟蹋,真不明白姨娘为何非让李长安穿。

    “姐姐真爱说笑,你往大街一站,谁不夸姐姐清秀可人呢。”

    “紫云,还不给二小姐上茶。”李长安朝紫云使个眼色,又转头笑道,“姐姐真是对不住妹妹,就紫云这一个丫鬟忙不过来,妹妹来了这么久,都没给你上茶,还望你莫要怪姐姐啊。”

    紫云心中了然,急忙去冲了茶,端茶递水的时候,手一哆嗦,茶水撒了李仙宁一身,急忙跪地上请罪,“大小姐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

    “你这丫头,毛手毛脚的,也就如仙子般的二妹妹不怪你,还不退下,省的碍眼。”李长安厉声斥责。

    她的丫鬟,她可不希望李仙宁教训。

    “多谢二小姐。”紫云磕个头,急忙退了下去。

    李仙宁想发火,可,一听李长安夸她如仙子,仙子本是美好的,她要是发火,岂不是自己打嘴巴,这口气只能先忍下了,等寻个机会再教训也就是了。

    “姐姐,一个丫鬟伺候怎么够,不如让碧荷留下吧?”李仙宁娇笑道,“这个丫鬟乖巧懂事,一定能伺候好姐姐。”

    这便是娘亲的目的,在李长安这安插眼线。

    “那姐姐就留下了。”李长安也不客气,“碧荷,还不伺候二小姐换衣服。”

    “姐姐,这不合规矩。”李仙宁一脸可惜地瞅了眼云锦衣裙,娘亲吩咐过,这云锦衣裙一定要让李长安穿上。

    “姨娘待我可真好,只是……”李长安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故意挑拨道,“只是这么好的衣衫首饰该给妹妹才对,姨娘给了我,真是有些薄待妹妹呢。”

    李仙宁听了这话,心里开始怨恨顾姨娘的偏心,但,当着李长安的面也不好说什么,瘪瘪嘴,没有吱声。

    “好了,妹妹别气了,都是姐姐不好,乱说话。”李长安拉着她的手安慰,“姨娘不疼你,姐姐疼你,快让碧荷伺候你穿上云锦衣衫,一定比仙女还漂亮。”

    李仙宁经不住李长安的鼓动,眼神里闪动着渴望的小火苗,“姐姐,真的可以吗?”

    “当然。”李长安点点头,笑的诚恳。

    顾姨娘送给她的东西,多半是做做表面样子,今日拿出上等货,肯定有阴谋,所以,她还是让给李仙宁吧,免得被算计。

    李长安将李仙宁推入内室,“碧荷,还不伺候二小姐穿衣。”

    又朝绿柳喊道,“这掐丝红宝石头面,也一并给二小姐带上吧。”

    碧荷绿柳捧着衣衫头面进了内室,“小姐,奴婢给您穿上。”

    不一会儿,内室的门打开,李仙宁婷婷袅袅地走出来,眉如青黛,目如秋水,肤若凝脂……

    李长安觉得,李仙宁是真的很美,张扬而又华丽。

    她的唇角上挑,笑道,“二妹妹可真漂亮啊,不愧是南夏第一美人呢。”

    “姐姐就爱取笑我。”李仙宁娇羞地垂下头。

    “妹妹快别害羞了,咱俩赶紧去找姨娘,让她看看她生的女儿有多美。”李长安拽着李仙宁就往顾姨娘的院落走。

    “姨娘,快看看二妹妹漂亮吧?”刚踏进‘牡丹苑’,李长安就嚷嚷上了。

    顾姨娘从屋内走出来,看到李仙宁穿着云锦衫,戴着红宝石头面,整个人感觉不好了,蹙着眉头,上前就要扯下李仙宁的衣衫头饰,“你怎么带上这个了?谁让你带的?”

    她待李仙宁温柔惯了,偶尔一次发这么大火,吓的李仙宁后退几步,躲在李长安身后,“娘……娘亲……”

    “顾姨娘,你这是做什么?”李长安拦住顾姨娘,“姨娘将这衣衫头面给我,那就是我的,我送给二妹妹有何不妥?”

    “再说,你一个姨娘顶多算个半奴半主的人,二妹妹可是尚书府的千金小姐,正经的主子,你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要打二妹妹,传出去成何体统!”

    她又转回身,将李仙宁搂进怀里,“仙儿不怕,姐姐给你撑腰!”

    李长安觉得,对付顾姨娘这种阴险狡诈的人,要掐七寸,置于死地。

    顾姨娘的七寸恰好就是李仙宁,只要她掌握好李仙宁,还怕顾姨娘不死去活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