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表妹,你真美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8本章字数:2041字

    上一世,奶兄虽不待见她,但看在奶娘的面上,却也处处帮她,她对他心存感激,这才想着一起开个铺子,一起赚银子。

    虽说她对做生意了解不多,但,毕竟重活一世,对穿戴还是很有经验的。

    吴林见她哭的可怜兮兮,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语气缓和,“行了,别哭了,要不然我娘肯定以为我欺负你了!”

    李长安不理他,继续哭。

    最后,吴林妥协,无奈道,“你这五百两银票就当入股了,盈利五五分,你觉得怎么样?”

    “多谢奶兄疼爱!”李长安瞬间笑靥如花。

    “你啊,真不知跟谁学的这般狡诈。”吴林笑着叹口气。

    俩人又商定一些开铺子的细节,吴林才离开。

    紫云挎着小包裹,急匆匆地进了定国侯府,府里的人都知她是李长安的心腹,这般急匆匆的来,肯定是有大事,门房直接将她迎进去见高尹氏。

    “紫云,可是安儿出了大事?”高尹氏正在修剪花枝,一见紫云那狼狈样,惊的剪子都掉在了地上。

    “舅夫人…...”紫云热的满头大汗,嗓子干哑。

    “魏紫,快去给紫云姑娘倒杯水。”高尹氏虽然担心李长安,但也知道,紫云若晕厥过去,事情更麻烦。

    魏紫急忙倒了杯温水,递给紫云,“紫云姑娘,慢点喝。”

    紫云咕咚咕咚两三口喝了一杯水,才觉得嗓子能发声,“舅夫人,小姐让奴婢来问您要夫人出嫁时候的单子,奴婢刚出尚书府就被顾姨娘派的人盯上了,奴婢跑了大半个京城才甩掉他们。”

    高尹氏一听李长安没危险,这才把提起的心落回肚子里,“安儿要嫁妆单子干什么?”

    “今早顾姨娘给小姐送去了一身云锦镶明珠的衣衫,还有掐丝红宝石头面,小姐怀疑顾姨娘动了夫人的嫁妆,这才让奴婢取一份单子对照。”

    “魏紫,你去我床头柜里拿!”高尹氏一听也很火大,当年小姑子死了,却留下了安儿,为了安儿着想,他们定国侯府才没有将嫁妆要回来,却不想,这么多年,嫁妆一直让一个小小的姨娘管着,“顾姨娘若真敢动安儿的东西,定国侯府不会放过她的。”

    不一会儿,魏紫捧着一叠纸走上前,“夫人,这是姑奶奶出嫁时的单子,您过目。”

    “誊抄一份,让紫云姑娘拿走。”高尹氏怕顾姨娘耍诈,万一把原版给了安儿,顾姨娘给烧毁,那就是死无对证,留一份以备不时之需才是上策。

    高尹氏不愧是大宅门的人,什么隐私事儿没见过,只是嫁入高家后,世子爷高军待她一心一意,公爹又明事理,她又生了三个儿子撑腰,后宅唯她独大,姨娘小妾通房之类的全都没有,高门大户中的毒辣手段才没有发生,但,没有发生,并不代表她不懂。

    李长安看着她娘的嫁妆单子,当看到掐金丝红宝石头面,云锦镶108颗明珠时,冷哼,“娘亲的嫁妆果真在顾姨娘的手里啊,这可真不是什么好现象。”

    外公跟舅舅疼爱娘亲,光陪嫁的铺子就十多间,金银珠宝绫罗更是多不胜数,还有舅母跟闺阁好友的添妆,娘亲死后,几乎全落在了顾姨娘手里。

    这十多年下来,铺子里的掌柜想必早就换成了顾姨娘的人,想要要回来,估计难如登天啊。

    再说,握着一大笔的财富,谁也不愿意撒手啊。

    顾姨娘算计她,有很大的可能是为了这笔钱财,若她死了,谁也不会跟顾姨娘争了,顾姨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紫云,明早开库房,看看娘亲的嫁妆到底少了些什么?”李长安朝着窗外大声道,“舅母说了,谁拿了趁早送回去,那些可都是皇上赏赐的,若那人想占为己有,皇上跟定国侯府会给我撑腰,剥了那人的皮!”

    果然,听到窗外花草从里传来一阵窸窣声。

    紫云开门出去查看,见花草都被踩瘪了,“大小姐,定是那碧荷去送信了。”

    “本小姐就是要让顾姨娘知道,有皇上撑腰,看谁敢不往外吐!”李长安嗤笑一声,“就算她不想吐出来,估计也要噎死。”

    碧荷将消息一送来,牡丹苑乱翻了天,李仙宁更是忐忑不安,急的快哭了,“娘亲,如何是好啊?”

    库里好多金银首饰都被她拿去铺子融化打了新的头面,如果真是御赐之物,那就是欺君之罪,会被砍头的。

    她还这么年轻,还没及笄,还没成为皇子妃,还没成为皇后,她不想死啊。

    顾姨娘在屋里转了好几圈,狠心道,“为今之计,只能把计划提前了,也用不着你表哥跟她培养感情了。”

    “娘亲,李长安心大着呢,她看不上表哥的。”李仙宁红着眼圈,叹口气。

    顾姨娘冷笑,“容不得她的心思了,只要她嫁给你表哥,她的东西就是你表哥,你表哥乐意给咱们,她也挡不住。”

    “娘亲真是聪明,这样不仅摆平了李长安那个贱人,她那贱人娘留下的铺面金银首饰也都是咱们的了。”李仙宁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她要嫁给皇子,嫁妆肯定不能寒碜了,李长安那贱人娘留的可都是好东西。

    “还不快去请你表哥。”顾姨娘笑着推了推她。

    李仙宁敲了敲顾怀远的门,娇滴滴道,“表哥,你睡了吗?”

    “表……表妹啊,还没……有事?”顾怀远正躺在被窝看春宫图,猛一听娇滴滴的女声,浑身振奋,差点就泄了。

    李仙宁太高兴,又是亲表哥,早就把男女之防忘在了脑后,推门就进去,“表哥,娘亲喊你,你快去一趟。”

    李仙宁貌美如花,因刚才急哭了,眼圈还微红,显得楚楚可怜,如雨后的嫩荷,有一股我见犹怜的味道。

    顾怀远心怦然而动,口水流了下来,“表妹,你真美。”

    “表哥,快跟我走!”李仙宁有些焦急,事关她以后的皇后路,想不急都难。

    “姑姑可是有急事?”顾怀远也不敢怠慢,毕竟,他住在尚书府,且还有姑姑跟他提的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