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勾搭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8本章字数:2018字

    来时,大小姐就嘱咐过:老爷此时必定还在生气,她若伺候的好,在这尚书府就能与顾姨娘比肩,待生下长子,地位自然比顾姨娘还要高。

    地位,权势,金钱,谁人不想要?碧荷只是生活在底层的一个小丫鬟,在她心里,尚书府的老爷就是天,只要她能上了老爷的床,成了老爷的人,那么她就是这尚书府的半个天。

    “老爷谁都不想见,鸡汤我端进去吧。”木头傻愣愣地说道。

    “木头哥,你就让我进去看一眼老爷吧!”碧荷娇怯怯地恳求。

    这门,她是一定要进的,老爷的床,她也是一定要爬的。

    木头见碧荷可怜兮兮,心头一软,点了头,让开路。

    碧荷心情紧张,毕竟……做这种勾搭人的事儿,她还是第一次,万一……万一勾搭不成,她可是连丫鬟都做不成了。

    幸运的话,老爷会撵她出府,若不幸,棍棒打死,一张草席了此残生。

    想到大小姐让她稳住的话,她深吸口气,轻轻地推开门,笑盈盈地将鸡汤摆在桌上,“老爷,喝点鸡汤暖暖身吧。”

    嗓音娇软甜糯,如风吹银铃,悦耳动听。

    李福来抬起头,就看到一抹天青色,如天边的仙子,对他笑的温柔。

    碧荷见李福来愣神,有些忐忑,莫不是老爷不喜欢她?

    “老爷……”碧荷怯懦地唤了声。

    李福来缓过神,发现是李长安身边的丫鬟,厉色道,“你来做什么?”

    他这一声吼,碧荷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眼眸蒙上一层雾气,莹莹润润,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李福来被眼前这秀美的女人迷了眼,语气不自觉的温柔许多,甚至带了丝宠溺,“别哭了,姑娘家家的,哭丑了没人要。”

    碧荷抿唇,抬起袖子擦干眼泪,爬不上床就爬不上吧,看老爷的脸色,她应该不会被撵出府或者被棍棒打死吧。

    “老爷,您喝鸡汤!”她殷勤地讨好着。

    李福来很赏碧荷面子,任由那白嫩如葱白的芊芊玉手端起鸡汤,喂进他的嘴里。

    碧荷看着李福来那张保养很好的脸,脸颊越来越红,烫的她都想尖叫:老爷虽然年过三十五,但,瞅着就像二十岁的小伙,英俊帅气,丰神俊朗,让人神往。

    鸡汤喝完了,碧荷崇拜爱慕的眼神,李福来自然接收到了,作为一个中年男子,能有一个小丫头爱慕自己,让他的心肝颤抖。

    不知是气氛太过暧昧,还是喝过鸡汤太热,总之,李福来感觉浑身燥热,下边也搭起了帐篷,看碧荷的眼神越来越炙热。

    李福来的大掌攥住了碧荷的小手,时不时的揉捏一下。

    碧荷直觉得心痒难耐,如鸡毛拂过,酥酥的,麻麻的,她双腿软的厉害,一个趔趄,跌进李福来的怀里。

    她惊慌失措,挣扎着要起身,“老爷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

    越急切越慌乱,好不容易从李福来的怀里爬起来,一紧张,又撞了进去。

    李福来顿觉有趣,这小丫头真是他的开心果,这样一想,心思活络,大掌覆上碧荷的后背,按住欲起身的她。

    碧荷心头大喜,觉得人生一片光明,生活有了乐趣,“老……老爷……”

    “碧荷,伺候老爷更衣。”李福来食指抵在她的下巴上,轻柔地抬起她的脸。

    “是,奴婢这就伺候老爷。”碧荷抬起小手去解扣子,奈何,心情太激动,手一直哆嗦,解了一刻钟也没解开。

    李福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长臂一伸,将她揽进怀里,放在了一旁歇息的软榻上。

    碧荷秉承着李长安让她临来看的画册,掀起李福来的衣袍,小手伸了进去,轻柔地捏着,最后更是大胆地将脑袋凑了上去。

    看了几十页的画册,她觉得,既然解不开衣扣,也就这个姿势能用了。

    李福来顿时血脉喷张,像是二十岁的小伙,又恢复了活力。

    他娶的正妻是高家嫡女,高贵纯洁,不懂或者不能放下矜持这样对他;妾室顾姨娘虽懂讨好他,却是农妇,没多少知识文化,伺候人的手段很多,就没用过这一手段,如今,碧荷愿意为了他如此低声下气,李福来觉得,他若不留碧荷在身边伺候,必定遗憾终身的。

    书房俩人情深意浓,牡丹苑里却阴沉压抑。

    碧荷与李福来成就好事时,眼线早就把碧荷的行为告知了顾姨娘,她很想撒泼打滚,命人将碧荷拎出来棍棒打死,奈何守着李福来,她还要装作大度。

    怒火烧的她喘不过气来,将桌上的茶碗扫落地上,听着清脆的瓷器碎裂声,心里才舒服一些。

    自从高歆死后,十多年来,李福来只守着她一个人过,只待生下儿子,就可以不顾定国侯的威胁,提她当正室,谁知,她儿子还没生,就被碧荷这个小贱人抢了先,这口气她如何能隐忍的下。

    桂嬷嬷将小丫鬟撵出去,走到顾姨娘身边,轻拍着她的手,“烟儿,忍着些吧,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你要大度些,老爷才会觉得你受了委屈,才会对你更好。”

    “干娘……”顾姨娘再也忍不住了,趴在桂嬷嬷怀里哭起来。

    顾姨娘老家还在山沟沟里时,桂嬷嬷是她的干娘,待她如亲生闺女,这不,顾姨娘抬入尚书府后,就把桂嬷嬷接来享福了。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桂嬷嬷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碧荷那小贱蹄子得意不了多久,老爷只是贪一时之欢,腻歪了,就把她扔一边了,她哪里比得过你十多年的荣宠不衰啊。”

    顾姨娘懂桂嬷嬷的意思,但,话虽如此说,她若是个正妻,寻个错,把碧荷这个姨娘打死别人都不会吱一声,可是,她也是姨娘,大家地位平等,她就拿碧荷没辙了。

    “干娘,你寻的土法子可管用?”

    桂嬷嬷替她擦了擦眼泪,“放心吧,这法子可是前朝宠妃用过的,不仅生了儿子,且还是龙凤胎,龙凤乃是吉兆,前朝宠妃风头一时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