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丑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9本章字数:2035字

    若李长安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你喜欢渣男上官玉就喜欢,干嘛非要扯上别人,巴不得你俩凑成对别出来祸害人呢。

    李仙宁起身,恭敬道,“娘娘,小女愿跳一曲霓裳舞,为娘娘助兴。”

    吴贵妃眉梢上挑,眼尾含笑,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谁来给你配曲呢?”

    这真是个大问题,弹琴是个幕后的活,谁也不乐意让李仙宁一人独享尊荣,自己躲在幕后无人问津呐。

    李仙宁看了眼无精打采的李长安,暗想,真是便宜这个小贱人了,脸上却堆满明艳的笑容,“回娘娘,家姐愿意抚琴一曲,只希望娘娘别嫌弃她拙劣的琴技才好呐。”

    真是好姐妹啊,宫宴上,当着这么多贵妇人,高门嫡女的面使劲踩她的脸面,也是够了。

    一众嫡女心中恶感升起,她们决定回家就把这个小庶女拉黑,以后的赏花会、赋诗会,牡丹会、梅花会,一律不让她参加。

    能踩着亲姐姐上位,说不准哪天就敢阴她们往上爬呢。

    李仙宁不知道,她刚刚的一句话,已经杜绝了她在贵圈混下去的可能性,真是作死啊。

    吴贵妃的本意就是让李长安表演,她也好夸赞几句,以后要是赐婚了,别人也不会说闲话,只会觉得她喜爱李长安而已。

    “听琴,去将本宫收藏的千音拿来。”吴贵妃莞尔一笑,风情万种。

    大家一听‘千音’全都愣了,这可是上古名琴,音色清冽婉转,弹出的琴声悦耳动听,哪怕你只是随意的拨动几下,对于别人的耳朵来说也是享受。

    为了给一个庶女和曲,连‘千音’都拿出来了,她是有多得贵妃娘娘得宠爱啊。

    谁也没往存在感低的李长安身上想,全都把过错推给了李仙宁,谁让她那么张扬呢。

    李仙宁真不知道,一时间她成了贵女心中的心机女,不仅一时拉黑,一辈子都不打算来往了。

    不一会儿,听琴抱着千音走上高台,放置在琴架上,这才去吴贵妃那复命。

    “你们姐妹俩上来吧,本宫正在兴头上,若是表演的好,还会有赏赐哦。”吴贵妃笑的十分和蔼。

    李长安被李仙宁拽了下衣袖才回神,知道自己被李仙宁阴了,差点气吐血,上一世前十多年在庄子上,后十年学兵法医术,哪有时间弹琴赋诗啊,这不是为难人嘛。

    再看李仙宁的穿着,梳了个天仙髻,身穿红色宫装,三尺长的轻纱挽在胳膊上,这……这完全是奔着表演跳舞来的啊。

    李长安缓缓起身,行礼,“回娘娘,小女母亲早亡,又一直在庄子上养身体,故不善音律,今日怕是不能为娘娘弹琴了。”

    李尚书那点事儿,谁还不知道啊,早已不是新闻,但,能把家里这种破烂事搬到宫宴上说,那可就是丑闻了。

    李长安却是无所谓,丑闻就丑闻吧,谁家还没点丑闻啊,再说了,干下丑事儿的是她亲爹,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丑闻说了能帮她解围,那说明丑闻还有价值。

    所有人瞅着吴贵妃,等待她的决断,一旁的李仙宁愤恨地抿着唇,脸颊微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吴贵妃明显一愣,别家有丑事都藏着掖着,哪有像她一样的,不仅张扬了出来,还说出自己的不足,看来她是不想嫁人了,那可不行啊,谁让定国侯家没有女娃呢,否则,她也不会这般大费周折让玉儿娶她了。

    能在皇宫混这么久,且还荣宠不衰,吴贵妃也不是吃素的,明艳的脸上闪着笑容,“行了,李家那点破事儿,本宫还真是替你不值!”

    这话一说,明显是替李长安出头了。

    但,只有李长安知道,吴贵妃这是给她一颗甜枣吃,与她拉近关系,好让她替他们母子卖命呢。

    哈!吴贵妃也真是的,一颗甜枣就想买了她与外祖家的命,也恁小气了。

    “谢娘娘关心,臣女无事。”李长安中规中矩地站起身,道谢。

    “既然不会弹琴,那就换一下,你跳舞,旁边红衣女子弹琴。”吴贵妃仅仅沉思一下,改了主意。

    李仙宁整个人惊愕不已,贝齿咬着唇瓣,杏眸怒瞪李长安,恨不能吃了她,“李长安,你好,很好!”

    对于她的恨意,李长安倒不在意,李仙宁被顾姨娘教导的嚣张跋扈,上一世,她把心思放在了上官玉身上,才没有看穿李仙宁姐妹情深的伪装,如今看来,她的演技真是拙劣不堪。

    李长安挑眉,回敬她一个笑容,这才朝着吴贵妃道,“谢娘娘好意,小女子也不会跳舞!”

    她不像李仙宁一样,顾姨娘可是请了名师教李仙宁弹琴跳舞诗词歌赋呢,她没有亲娘照看,又处处顾姨娘欺压,前后两世都没学过这些东西,如今让她表演,岂不是为难她。

    李仙宁一门心思想给吴贵妃留下好印象,在她心里,一直把吴贵妃当成未来婆婆,她也知道打好关系的重要性,“回娘娘,家姐少时贪玩,这些东西她都不精通,不如弹琴换个别人?”

    她的提议,让众人都对她不齿,包括吴贵妃在内,觉得李仙宁一直扰乱她的计划,实在可恶。

    “既然你精通,你来弹琴!”吴贵妃微怒,但脸上笑容依旧明艳。

    李长安若一直不表现才能,她怎能赏赐东西拉拢她呢,唉……头疼。

    沉吟半晌,吴贵妃再次开口,“长安,你妹妹都说你略懂,并没说你不通,你就不要推辞了。”

    吴贵妃心里想,就算你跳舞像鸡走路,本宫也会赏你的,你就大胆放心的跳吧!

    李长安知道这一遭躲不过,唯有拼了,笑道,“谨遵娘娘旨意,不过臣女有个条件。”

    “说吧,本宫通通满足你!”吴贵妃爽快答应,不怕她提要求,就怕她无欲无求,她这个贵妃不好下手啊。

    “臣女需要三面战鼓!”李长安扬唇浅笑,“臣女只会跳战舞!”

    所谓战舞顾名思义是战争时鼓舞士气跳的舞,鼓声如雷,舞姿彪悍,很是振奋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