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私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9本章字数:2028字

    一想到还要利用她,上官玉就一阵窝火,他最近是不是霉运横行,一个两个都搞不定。

    “好了仙儿,是玉哥哥不对,以后再也不凶你了。”上官玉压抑着骂娘的冲动,温柔地安慰。

    “玉哥哥,是仙儿不好,仙儿不该抢了姐姐的风头。”李仙宁抽噎道。

    嘴上虽说不该抢,实际心里甭提多高兴了,能挫败李长安的事儿,她很乐意干。

    “别哭了,玉哥哥会心疼的。”上官玉俯身,薄唇将她的泪珠含住。

    李仙宁愣了下,羞怯回应,踮起脚尖,樱唇覆上他的薄唇,辗转摩擦,“玉哥哥……”

    眼见李仙宁要动情,上官玉急忙打住,柔声道,“仙儿,正事儿要紧,至于私会的事儿,我晚上去找你。”

    李仙宁脸颊瞬间红了,好像她有多主动一样,咳嗽一声,掩饰尴尬,“玉哥哥说的对,办正事要紧,不知玉哥哥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上官玉揽着她的腰,递给她一个香包,“你把李长安引到荷花池,让她闻下香包的香味,剩下的就交给我。”

    剩下的事儿,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无非是玉哥哥英雄救美,坐实了他与李长安那贱人的私情。

    凭什么,玉哥哥是她的,谁也别想抢!

    耳朵里虽听着上官玉的计划,心里却不认可,唯有李长安那贱人死了,玉哥哥才会彻底歇了娶那贱人的心思。

    李仙宁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李长安,今日入宫,你就别想回去了!

    “大小姐,二小姐找不到了,能不能请您帮忙去找找?”红纱一脸焦急。

    李长安盯着红纱良久,见她目光坚定,不像撒谎,“紫云,你陪她走一遭,把二妹妹能去的地方都找一遍,宫里不比尚书府,在这若是得罪了贵人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不管李仙宁是真丢还是假丢,她都打算在这空旷的院子里呆着,毕竟人言可畏,不能给上官玉害她的机会。

    大约一个时辰,李长安赏花赏的眼睛快抽筋了,看到一个小宫女拿着紫云的珠花走上前,“请问这位姐姐可是尚书府的李大小姐?”

    “我是。”李长安朝她浅笑,“可是出了什么事?”

    小宫女将珠花递上去,“李大小姐,您的丫鬟晕厥了,您快去看看。”

    李长安接过珠花,端详一番,确定是紫云的,笑道,“那麻烦姐姐带路吧。”

    小宫女走在前面,李长安与她隔了三步的距离,将头上的紫玉牡丹钗摘下,偷偷攥在手中。

    若真出了意外,她多少有些自保的能力。

    小宫女领着她左拐右拐,直到一个大大的荷花池旁,她才指着不远处的人影道,“李大小姐,二小姐还有你的丫鬟在那。”

    “多谢。”李长安颔首轻笑,迈着步子朝人群走去。

    “紫云,你快醒醒啊。”红纱蹲在地上摇着紫云的胳膊,一脸担心。

    “紫云怎么了?”李长安远远地看着。

    她很想知道,出来寻李仙宁的时候活蹦乱跳,这才多大点功夫,怎么就晕厥了呢。

    李仙宁从人群里走出来,见到李长安的那一刻,焦急的小脸上似是找到主心骨,亲切地挽着她的胳膊,“姐姐,你可来了。”

    一股香风扑来,李长安脑袋直迷糊,急忙甩开李仙宁,后退一步,防备地看着她。

    作为一个医者,对于这种味道她太熟悉了,迷迭香,想当初刚学医时,不知被自己的大意迷晕过多少次,如今倒好,这种小伎俩,李仙宁竟使在她身上,真是……不想活了。

    李长安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手中的紫玉牡丹钗一个翻转,刺向手心,唯有借着手心的疼痛保持脑袋清醒。

    她千防万防,还是家贼难防啊!

    上官玉好手段,只是不知他是要英雄救美呢,还是毁她清白,直接坐实了他与她的私情。

    “吴妈……”她下意识地想喊吴妈去弄点水洒到紫云跟她身上,看来真是迷糊了,皇宫内只允许带一个丫鬟。

    她怕上官玉在她衣物上捣乱,遂让吴妈留在外门帮她看管财物,这倒好,连个可用的人都没有。

    她敢保证,只要她跳下荷花池,上官玉会立马窜出来把她救上岸;她若是晕倒,说不准她这好妹妹就寻个僻静的院子,把她送进上官玉的怀抱,再带人去捉奸……

    李长安不敢想,不论哪一种,她都不允许发生。

    她李长安重活一世,不是让他们糟践的!

    想要算计她,就要做好被算计的准备,李长安凤眸冷光乍现,朱唇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妹妹,姐姐头晕,你可否扶我去一旁的凉亭休息下?”

    “好。”李仙宁以为奸计得逞,乖巧地点头。

    走上前,欲扶李长安,谁知,电光火石间,李长安一个旋身,抓住她的腕子,将香包掏出来,在李仙宁眼前晃了晃,俩人齐齐倒在地上,因为是个斜坡,在众多贵女的尖叫声中,一路往下滚。

    最终,‘噗通’一声,李仙宁落了水,李长安被岸上的石头挡住。

    李长安不顾自己的安危,狼狈地爬起来,哭喊道,“妹妹,谁会浮水,快下去把我妹妹救上来,我尚书府必有重谢。”

    远处的凉亭里,上官炎瞄一眼小画本,嗤笑一声,“本皇子刚刚还担心她被二哥算计了,如今看来,她还算精明,真是白白害本皇子小心肝跟着受罪。”

    “阿战,去把李二小姐捞上来吧!”他朝身后背剑的男子吩咐。

    “是,爷!”阿战腾空飞起,几个起落,到了荷花池边,一个猛子扎进去,也就一息,就将李仙宁拎到了岸上。

    “多谢这位公子将舍妹救上来,若不嫌弃,请到寒舍一叙,家父定有重谢!”李长安弯腰行礼。

    “不必了!”阿战一个起落,又飞走了。

    李长安皱着眉头,觉得这人真怪,待顺着阿战飞走的方向,看清亭子里的人是谁时,她瞬间了悟:主子是个嚣张的话唠,若奴才再是个话唠,那岂不是抢了主子的风采,上官炎倒真会挑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