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拖延战术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9本章字数:2043字

    “老夫人,紫云说不是去安国寺,她可有证据?”顾姨娘挑衅地看了眼李长安。

    在门房处,桂嬷嬷可是搜了这小贱人的身,木盒子里装的都是金银,什么样的首饰要五百两银子,还说不是去请安国寺方丈,谁信呐!

    “咦?那是什么?”李仙宁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跑到紫云身边,从她的包袱里搜出一尺长的木盒。

    打开一看,更是惊讶道,“呀,这么多钱啊,安国寺方丈三百两就能请上门,这多出的二百两莫不是封口费……”

    李仙宁一惊一乍,却让人更加怀疑李长安的居心。

    李长安走到老夫人对面,跪了下来,“老夫人明鉴,顾姨娘肚子里也是孙女的亲弟弟,孙女岂会害他呢。”

    她这一跪一哭,更让人觉得她定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儿,否则,她为何不拿出证据证明清白,非要跪着哭泣呢。

    木兰急的干瞪眼,她来的时候,可是跟舅夫人再三保证一定会护长安安全的,如今才入府几天啊,长安就已遭受迫害。

    这件事儿让木兰更加确定要嫁给李福来的决心,子嗣的事儿是尚书府的事儿,她一个外人不好多嘴,但,若她是尚书府主母,她想怎么做都可以,若是看顾姨娘不顺眼,打死都行。

    木兰张嘴刚想替李长安辩解,就见李长安朝她摇摇头,示意她别轻举妄动,她这才忍下,给老夫人倒了杯茶。

    老夫人也是有些动容,李长安自小没有母亲,在庄子上自生自灭,后来回了尚书府,亲爹与她又离了心,但,事关子嗣,不容她偏私。

    “安儿,你与祖母说,你拿着五百两银子可是去宁国寺?”老夫人沉声问道。

    听她的口气,就是动了怒的,若李长安此时承认祸害了子嗣,想必老夫人一怒之下肯定会把她杖毙的。

    “祖母,安儿……安儿没有……”李长安跪在地上,一直哭,小身子板瑟瑟发抖。越发惹人怀疑。

    顾姨娘即刻发难,跪在地上,“老夫人,请您替婢妾做主,婢妾死不足惜,可……小少爷是无辜的啊。”

    顾姨娘这一举动,算是彻底的与李长安撕破了脸,也是拿着孩子下了注,威胁老夫人处置了李长安。

    李仙宁见顾姨娘跪了,她再不添把火妄为人女,也跟着跪在了顾姨娘身旁,“祖母,这几日母亲一直做恶梦,梦到弟弟被火烧,这才请了烈阳真人做法,谁知……姐姐又来捣乱,这不是要害死弟弟么。”

    她的声音娇娇软软,让人听了就觉得深信不疑。

    李长安自认演技没这母女俩好,但,她也不是软柿子,谁都能捏的,“妹妹这话真是可笑,姨娘肚子里的弟弟是你的,难道就不是我的么?”

    “再说了,尚书府有了男丁,以后我出嫁也有人撑腰,在婆家也有面子,我宠他都来不及,又怎会去害他!”

    老夫人点点头,“安儿说的很有道理,府里有个男丁,也有人给她撑腰!”

    女人这一辈子,若是没有娘家兄弟撑腰,在婆家总是直不起头来,就算在婆家受了委屈,也无处倾诉。

    顾姨娘跟李仙宁是没想到李长安这么卑鄙,居然拿着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说事,想要她儿子撑腰,门都没有!

    “老夫人,若大小姐能拿出证据证明清白,婢妾自愿斟茶认错!”顾姨娘这次也真是拼了。

    “姐姐,你说你让紫云去珍宝斋打首饰,可有证据?”李仙宁扭头,杏眸怒瞪。

    话都说这份上了,李长安若不遂了顾姨娘的愿,也太不给她们留脸面了。

    只见,李长安朝紫云招招手,“紫云,把木盒拿过来!”

    紫云依言上前,将木盒递过去,担忧道,“大小姐……”

    “无妨!”李长安投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将木盒打开,在夹层里抽出一张花样,递上去,“老夫人过目!”

    老夫人打开花样一看,将纸甩在顾姨娘脸上,“你个刁奴,不好好养胎,竟挑事!”

    顾姨娘瞄到纸上的花样,瞬间从头凉到脚,颓唐地坐在地上,“这……这……”

    这一定是李长安的阴谋,听她请了烈阳真人,她才设下这个局。

    纸上画的不别的,是小孩的一副手脚镯,还有长命锁,只是花样奇特,甚是漂亮。

    李仙宁年纪小,沉不住气,爬起来,就冲李长安扑了过去,李长安只是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讥笑,任由李仙宁甩了她两巴掌。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个庶女毒打嫡女,李仙宁也真是气糊涂了。

    关起门来,两姐妹如何厮打那都是自个儿的事儿,私下解决就好,如今,李仙宁这番做派,看在别人眼中,会给她冠上一个毒妇的头衔。

    李长安就是认准了这一点,才不躲不避,任由她甩了两巴掌。

    老夫人怒了,“反天了,成何体统,蓝嬷嬷、红纱绿柳,还不把二小姐拽开!”

    李仙宁就像疯了一样,她对李长安的恨不是一时半刻了,是成年累月的积累,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宣泄口,不打残李长安,她是不会罢休的。

    老夫人看在眼里,气在心头,“红纱绿柳,快将你们二小姐扶下去,禁足一个月!抄抄法华经,养养心气。”

    李仙宁被拖了下去,顾姨娘又看了眼烈阳真人,烈阳真人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他收了一千两不假,但,他那蛛儿草也很珍贵好吗。

    这一场闹剧,戛然而止,老夫人示意桂嬷嬷扶着顾姨娘下去,就算再不待见顾姨娘,她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个金蛋,老夫人的亲孙子,怎么也不会为难顾姨娘。

    李长安却不想放过顾姨娘,好不容易寻了个由头可以整治顾姨娘,她是不会放过的。

    “顾姨娘,茶还没斟,怎么就要走呢?”李长安望着她的背影,擦了擦嘴角的血渍。

    顾姨娘脚步一顿,扭头,回望李长安,“今日婢妾身子不舒服,兴许孩子闹腾的厉害,改日吧,一定给大小姐斟茶认错!”

    这就是拖延战术,时间长了,别说认错,就连斟茶也会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