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辣味十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9本章字数:2049字

    “这么多饭菜我也吃不完,一起吃吧,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们一直不离不弃,你们就是我李长安的家人。”李长安诚恳地说道。

    只有在灾祸降临时,才能看清谁是亲人,谁是歹人,她虽死了亲娘,渣爹又不疼,幸好有两个衷心护主的奴婢,此生也不算太糟心。

    吴妈跟紫云心存感激,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伺候大小姐,让大小姐不用为其它事儿烦心。

    三人吃了一顿美味的晚膳,李长安刚想感慨几句,突觉眼皮沉重,思路混沌,她真是太大意了,不知谁耍花招要害她?

    李长安缓慢地睁开眼,手脚被绑,嘴里塞着布,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是被绑架了。

    就算她什么都不做,仅在外面过一夜,相信第二日全京城都会流传她失了清白,她的下场会比李仙宁惨几百倍,一根绳子吊死,或者剪了头发当姑子……,总之,不会让她去安国寺祈福一个月就是了。

    ‘吱嘎’一声,门被推开,进来两个穿着破破烂烂的男人,笑起来还露着两颗大黄牙,满嘴的口臭气,让人胃里翻腾。

    头发似自然卷,披散在头上,若不是那难闻的气味,一定会让人喜欢的,另一个则是长发披肩,发丝像是从油锅里捞出来一样。

    自然卷抢先一步走到李长安眼前,伸出粗糙的大掌捏了捏她的脸蛋,“大哥,这妞的皮肤真嫩,像白豆腐一样。”

    他是个乞丐,白豆腐是他吃过的最滑嫩最柔软的食物,放进嘴里,从喉咙滑下去,豆香气充斥着口鼻,让人忍不住再咬一口。

    长发披肩男吐掉嘴里的稻草,也凑上来,“老弟啊,让哥哥也摸一摸。”

    黝黑的大掌抚上李长安的脸颊,啧啧感叹,“老弟,这娘们真是……真是快嫩豆腐,让人好想吃啊。”

    “大哥,我就说这妞不错吧,待会咱俩谁先上呢?”自然卷吞咽口唾沫,眼里冒着绿光。

    “我是大哥,当然是我先上!”长发披肩挑眉,一副李长安是她所有物的架势。

    “大哥难道没听过爱幼吗?”自然卷不服气,脸臭的像便便。

    明明是他俩一起绑来的人,雇主也说了,让她们尽情享用,最好是凌虐一番,各种姿势都要试一试,对于他们这种吃不饱的乞丐来说,女人那就是神,别说碰一下,连片裙角都摸不到。

    如今有个仙女般的尤物在眼前,他要抢不了先,不如一头撞死,不做乞丐了。

    “老弟难道没听过敬老吗?”长发披肩不满地睨着自然卷,“丐帮的规矩,一定要敬老!”

    自然卷整个人软趴趴地没精神,叹口气,打算把仙女让给大哥,可,他忍不住回头又看了眼李长安,就这一眼,已经让他沉迷,走上前,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大哥,不如咱俩一起,如何?”

    “一起?”长发披肩皱眉,觉得一起太吃亏了,可,若他独占,自然卷肯定不会同意,两个人若打起来,挂了彩,这么美的女人就吃不到嘴了。

    思索再三,长发披肩忍痛点头,“好,一起上!”

    李长安看着俩人讨价还价,完全没把她这个当事人放眼里,用舌头使劲推着碎布,她很想知道,哪个王八羔子给她下的迷药,等她回去,一定将那人碎尸万段喽。

    “大哥,绑着她,咱俩也没法享用啊,不如给她松了绑,听着她宛若天籁的叫声,一定很爽。”自然卷提议。

    “好吧,那就给她松绑。”长发披肩看着蜷缩在墙角的李长安,点头同意。

    李长安一听要给她松绑,内心又点燃了希望,只要松了绑,凭这两个乞丐大汉还是困不住她的。

    自然卷上前替她拿掉嘴里的碎布,大掌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威胁道,“待会你要乖乖的,否则,我们哥俩会把你杀了。”

    “嗯,我会乖乖的,求求大哥不要杀我。”李长安哀哀凄凄,眸子里染了一层雾气,很是惹人怜爱。

    她的乖巧听话,让两个乞丐心情大好,替她松绑的动作也快了许多,“老弟,我就说千金小姐胆小怕事吧!”

    自然卷笑嘻嘻地回应,“嗯,那个人果真没骗咱们,娇滴滴的千金尝起来更够味。”

    李长安心头一凛,他们果然是被别人雇来绑她的,这一定是个阴谋。

    “两位大哥,就算死,你们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啊,是谁雇的你们?”李长安怯懦地开口。

    “这个肯定不能告诉你!”长发披肩笑道,“行有行规,咱们乞丐也是讲信誉的,跟金主保证过绝不透漏一丝信息,否则,五雷轰顶!”

    自然卷也点头,“仙女,你就从了我们吧,我们俩虽然是乞丐,但,对你一定会好的。”

    最后一丝绳子被解开,李长安起身,活动下筋骨,一拳打了出去,将自然卷打的鼻血直流,“我好好的千金不当去当乞丐婆,你们当我傻啊。”

    长发披肩见势头不好,冲上来对着李长安就要开撕,“没想到你这娘们还会武功,辣味十足,哥喜欢!”

    “你的喜欢姐不稀罕!”李长安抬起一脚,踹向长发披肩的心口,将他踹出去两米远。

    长发披肩本以为自己是男人,力气大,完全可以制服这个柔弱的千金,可,现在看来,他真是太大意了。

    “你这娘们,好好的琴棋书画不学,干嘛偏去学武功!”长发披肩捂着胸口嚷嚷。

    李长安吹了吹手指甲,凌厉的眼风扫过去,笑道,“你们俩是现在告诉我雇主的样子,还是等我将你们打趴下再告诉我?”

    长发披肩朝自然卷使个眼色,假装投降,“这位小姐,雇主蒙着面,我们俩没看到他的样子,再说了,我们当乞丐的,给钱就办事啊……”

    说着,他朝李长安走近一步,自认为李长安没发现,待完全靠近她时,进行完美反扑,岂不知,李长安将他与自然卷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只是懒得搭理他而已。

    李长安一个猫腰,从扑上来的俩人之间钻了出去,俩人砰一声撞在了一起,跌在地上,哀嚎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