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艳福不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9本章字数:2011字

    “你说你们俩,年轻力壮,不好好学门手艺,偏偏学人家四体不勤去做乞丐,今日就算打死你们都活该啊。”李长安冷冷地嘲讽。

    “侠女饶命啊,我们俩也只是听命行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啊。”自然卷跪在地上求饶,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女人外表虽柔弱可欺,却是个厉害角色,若继续硬碰,他跟大哥今日就栽在这了。

    长发披肩似乎也意识到自然卷的话是对的,跟着求饶,“侠女饶命,您老人家想知道什么,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们的金主长什么样?”这是李长安最关心的问题,她不能进了陷阱,还不知猎人是谁呢,那岂不是太傻了。

    自然卷思索良久,蹦出一条信息,“他手上有个瘊子。”

    长发披肩也点头,“他找我们时带着幕离,看不清样貌,但,塞给我们钱时,右手拇指上有个很大的红色瘊子。”

    李长安脑袋迅速地想着,上一世,这一世,她认识的人里,有没有一个右手拇指长红色瘊子的人。

    一道灵光闪过,李长安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好记性,上一世,顾姨娘扶正,生下儿子,儿子洗三礼上,一个自称顾舅舅的男人扔进铜盆一枚小孩带的金锁,金锁重量沉,发出的声音很大,再加上图案很漂亮,她不由的多看了眼……那个男人可不就是右手拇指有个红瘊子。

    顾姨娘的大哥,李仙宁的县令舅舅……

    呵呵……,果然,算计她的都没外人啊,想必她这个便宜舅舅是接到了顾姨娘的指示,铤而走险了。

    她们以为做的很好,一切隐藏的很隐秘,岂不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她们既然敢做,那就要做好透风的准备。

    “你们俩可以走了。”李长安鄙视地瞅了俩乞丐一眼,开始撵人。

    这俩人年纪轻轻就要当乞丐,李长安觉得,她接受无能。

    长发披肩朝自然卷使个眼色,俩人叩头谢恩,往门外走,长发披肩满脸忧愁,悄声道,“老弟,咱要完不成任务,金主肯定会找咱们麻烦,咱俩还怎么在京城乞丐圈混啊。”

    “大哥说怎么办?”自然卷是个耳根子软的家伙,一听金主不会放过他们,心提到了嗓子眼。

    侠女打不过,金主又找麻烦,这世道还让人活不活了。

    “大哥,不如咱俩跑路吧!”这是他能想出的最好办法,既能躲开侠女,又能避开金主,多美好啊。

    “屁!”长发披肩抬起手打了下自然卷的头,“你傻啊,咱俩没跑路费,能逃到哪去?”

    自然卷一听,大哥说的很有道理啊,没钱咋逃跑啊,要饭走,就凭他俩这俊帅的长相,稍微找人一打听,肯定就知道他们躲藏在哪了。

    “大哥,你说咋办咱就咋办!”自然卷似是下定了决心,这辈子就跟定这个大哥了。

    长发披肩心眼多,在出门口的那一刻,‘咔嚓’一声,将门锁上了。

    “大哥,咱把侠女锁里面干吗?你不怕她出来揍咱们啊。”自然卷好心提醒,侠女可是会功夫的。

    “笨啊,金主当初说的什么,你给大哥我重复一遍?”长发披肩觉得,收到这么一个愚笨的小弟,也真是醉了。

    “金主说让咱们随便折腾她,最好毁了她的清白,然后再凌虐死。”自然卷虽然反应慢,但,人家记性好啊。

    “你也说了,毁她清白!”长发披肩鄙视地瞅了眼自然卷,哼笑道,“还是大哥我聪明,咱俩虽没得逞,但,只要她在外过一夜,明天咱们再散播下谣言,保证她清白不保。”

    “咱俩可是没上她啊,她清白还在啊。”自然卷将疑问说出口。

    “说你傻你还拽上了。”长发披肩气的差点暴走,抬手就朝他脑袋上打了一拳,“金主又不知道咱们没上她,咱告诉金主凌虐她一夜,再加上把她锁在屋里一夜,她的名声肯定毁了。”

    自然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老大不愧是老大,说的很有道理。”

    他们俩的谈话,李长安听了个全乎,恨的咬牙切齿,早知道这俩乞丐如此阴险,她就提前一步逃走了,何必再套他们的话呢。

    外面锁上了,想开门,只能从外边打开。

    李长安叹口气,开始寻找逃生的线路,正门是打不开了……,听着楼下的叫嚷声,李长安觉得,老天爷还是十分厚待她的。

    推开窗户,往下一瞅,二楼,这要是跳下去,不死也惨啊。

    李长安倚在二楼的窗户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来往的行人,打算寻个好的姿势跳下去。

    这时,一辆华丽的马车路过,车棚顶是宝石蓝色的丝绸,车厢四角挂着银铃铛,马车一晃,银铃铛响起悦耳的声音。

    错过这辆马车就不知要等多久了,万一鸨妈妈来了,她想走都走不了,岂不是如了顾姨娘的愿。

    狠了狠心,一个跃起,在马车走到窗户下时,她跳了下去,心中默念,千万不要有偏差啊,姐还不想死呢。

    贱男渣女还活着,她怎能独自赴黄泉呢……

    砰一声,李长安如飞翔的蝴蝶,一冲而下,掉进了华丽的马车里。

    美艳男子一身红衣,斜靠在车壁上,手里拿着小画本,看得有滋有味,突觉眼前一亮,紧着一个物体落下来。

    “有刺客,快保护四爷!”赶车的车夫大喊一声,停下马车,速度地钻进车厢内,见四爷搂着一个女人,大眼瞪小眼,他又急忙退了出去,好好地赶车。

    几个暗卫见此情景,也都隐在暗处,不动声响。

    “看来本王艳福不浅啊,走在路上,李大小姐都能投怀送抱。”

    此人正是出门溜达的四皇子上官炎,看着怀里的女子,挑眉轻笑。

    李长安挣扎着从他怀里起身,坐在他对面,“多谢四爷相救。”

    上官炎双手一摊,眸子冷光闪过,“李大小姐是遇到了刺客追杀吗?”

    李长安摇头,哼笑,自嘲道,“长年捉鹰,一着不慎被鹰捉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