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被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9本章字数:2031字

    “看来你火候不到家啊,很难让本王相信你的才能。”上官炎放下手中的小画本,手指摩挲着下巴,似是在沉思。

    车厢内的气氛瞬间跌至零度以下,李长安忍不住打个哆嗦,“四爷是打算毁掉约定杀了我吗?”

    说完,她又觉得问话太直接,万一伤了感情,四爷真把她脖子抹了,她也拿他没办法不是吗?

    “真的不需要本王帮忙?”上官炎斜睨着她。

    李长安摇摇头,笑道,“一个月时间还没到,四爷太小看人了。”

    自信的李长安无疑是最吸引人的,她神采飞扬,顾盼生辉,大大的眸子晶晶亮,这一刻,上官炎觉得,这一辈子,若能得此女陪伴,死也值了。

    “安儿,嫁给本王如何?”上官炎深情地盯着她,表白道,“你若嫁给本王,那些虾兵蟹将,本王都会帮你处理干净!”

    嫁给本王好处多多,快答应吧,快答应吧!

    李长安咧嘴笑了,“四爷,您就别拿小女子开玩笑了,连表白手里都拿着您的小画本,小画本才是您的真爱啊!”

    上官炎尴尬地笑了几声,将小画本塞进怀里,“习惯,习惯……”

    李长安可没时间陪他打哈哈,“到尚书府下车,麻烦王爷了。”

    马车拐个弯,很快就到了尚书府,李长安朝上官炎道了声谢,转身进了尚书府。

    也许是夜太黑,他太寂寞,他竟然觉得,娶她为妃这个想法很不错,他一定是病了,且病的不轻呢。

    红梅苑灯火通明,热闹非常,李长安还没踏进去就听见顾姨娘那讨人厌的嗓音,“老爷,这么晚了大小姐不在红梅苑,咱们快去找找吧,万一被贼人掳走,清白失了不要紧,就怕毁了李氏家族百年基业啊。”

    呵!李氏家族老老少少,祖祖辈辈都是泥腿子,下地种田的庄户人家,到了她渣爹这一代才考上探花,成了定国候府的乘龙快婿,这才飞黄腾达了。

    百年基业,顾姨娘也真敢拿高帽子朝渣爹扣,太可笑了。

    “说你们大小姐呢?”渣爹李福来瞪着跪在地上的吴妈还有紫云。

    “大…..大小姐…...被……”紫云毕竟年纪小,不懂的其中的弯弯绕绕,刚想说i大小姐被歹人掳走了,就被一旁跪着的吴妈斜了一眼,紫云立马改了口气,“回老爷,奴婢正在睡觉,不知道大小姐去哪了。”

    “吴妈你来说!”李福来气的吹胡子瞪眼,“你们要不说实话,别怪老爷我杖毙你们!”

    吴妈跪在地上,内心担忧不已,大小姐到底跑哪去了?抬眸,正好看到顾姨娘幸灾乐祸的嘴脸,恨的更是咬牙切齿,不过,她虽是大小姐的奶娘,但,也是个奴才,对着半个主子的姨娘,她也不敢攻之,唯有老老实实道,“老奴也睡着了,竟不知大小姐去了哪里,或许去如厕了也不一定呢。”

    “睡着?”顾姨娘冷哼,“哪有丫鬟婆子睡在屋内,大小姐不知所踪的呢。”

    这意思明摆着,说她们俩欺负大小姐,若她们不承认欺负大小姐,那就得承认撒谎,顾姨娘说话真是滴水不漏。

    “我们俩确实睡着了,估计大小姐任见我们睡的沉,不忍心打扰我们俩,这才自己去如厕了。”吴妈低着头,心中期盼大小姐赶紧回来,否则,她跟紫云可要撑不住了。

    “老爷,看来不用大刑,她们俩不准备招了。”顾姨娘挽着李福来的胳膊,精神抖擞,如斗胜的公鸡,急切地想要宣誓胜利。

    李福来嗯了一声,招手,“来人,将这两个贱奴拖出去,打到说实话为止!”

    顾姨娘手扶着肚子,嘴角上挑,这群奴才真是贱,非要上刑才会说真话,不过……要让她们吐露李长安被掳的消息,只是时间问题。

    “吆~,大晚上的,顾姨娘好大阵仗啊!”李长安整理好衣衫,顺了顺头发,发现没什么不妥,才笑着从黑暗中走来。

    顾姨娘笑容僵在脸上,眼睛瞪的很大,想要看清楚来人是不是李长安,还是哪个丫鬟胆大使了易容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院子,我不在这,还能去哪?”李长安哼笑一声,讥讽道,“倒是姨娘你,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安胎,跑到红梅苑干吗?”

    顾姨娘自觉没理,不搭理李长安,媚眼一抛,直接去寻找援军,“老爷,你看看安儿这丫头,牙尖嘴利,婢妾只是关心她,怕她大半夜被坏人掳走,可她不领情就算了,还句句戳婢妾的心窝子。”

    顾姨娘拽着李福来的大掌,食指请挠着他的手心,眼眸蒙着一层水雾,朱唇轻轻嘟起,显得可爱又委屈,引得李福来心痒痒。

    李长安内心叹口气,渣爹最渣的地方就是对女人撒娇深感无力,脑袋瞬间放空,跟着女人的思路走。

    顾姨娘一撒娇,渣爹肯定反应无能,别说挑剔顾姨娘话里的语病,说不准……还会给她扣个不孝的帽子。

    果然,李长安的担忧是对的,李福来回头,狠狠地瞪了李长安一眼,“李长安,你就不能好好对你姨娘说话,万一吓坏了你弟弟怎么办?”

    李长安看了眼顾姨娘的肚子,突兀地问了句,“钱大夫果然是个好的,帮姨娘诊平安脉保胎,弟弟都六个月了,一直平安无恙。”

    顾姨娘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脸色惨白,肚子隐隐作痛,这个贱人,肯定是在诅咒她儿子,“老爷,婢妾……”

    想到近日肚子偶尔疼痛,找钱大夫诊脉,钱大夫一直说一个小孩一个样,这是正常现象,可,听了李长安这个贱人的话,怎么就觉得不舒服呢。

    李福来也发现了顾姨娘的异常,怒道,“逆女,你对你姨娘做了什么?”

    李长安睁着无辜的大眼,可怜兮兮道,“爹爹怎能冤枉女儿,牵着顾姨娘手的可是爹爹呢,爹爹不知顾姨娘怎么了,女儿又不懂未卜先知,岂能知道。”

    这话气的李福来七窍生烟,生了逆女,他真会少活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