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争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50本章字数:2009字

    “能为祖母分忧,仙儿不觉得苦。”李仙宁拍拍老夫人的手,头靠在老夫人的肩膀上,无声的笑了。

    李长安那个贱人,想跟她争宠,门都没有!

    莲华经是老夫人的一块心病,每每别人提起莲华经的功用,老夫人都要愁眉苦脸,胃口不佳。

    幸好她娘亲管理尚书府多年,对老夫人了如指掌,既然要讨好老夫人,势必要从这方面下手。

    几个人欢欢喜喜地吃了晚饭,李仙宁这才往自己院子走,可是走了一半,又折去了红梅苑,后天就是吴贵妃举办的百花宴了,几日未见这个姐姐,倒真是有些想念呢。

    红梅苑,吴妈忍不住念叨,“大小姐,您就不能去泰和苑混个脸熟嘛,你是没看到二小姐那副傲气凌人的样子,真是让人讨厌呢。”

    “混脸熟不如看兵书医书呢。”李长安斜靠在靠枕上,盖着毯子,活动了下肩膀,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看书。

    “小姐,您这样是要毁眼睛的,咱又不考状元,至于这么用功么。”吴妈见她决心不去老夫人跟前混脸熟,这才转移了别的话题唠叨。

    “书到用时方恨少,吴妈,您不懂。”李长安笑了笑。

    排兵布阵是一定要学的,她还想要上战场,只是,这一次,她不为上官玉,而是为自己挣一份前程。

    学了医术也有用,以前在战场上,她只会些包扎跟针灸,疑难杂症什么的都不懂,也只能给太医打打下手,看着与自己同场杀敌的弟兄一个个都离去,想想就很心痛,这一世,她定当把医术学好,让他们不再受伤病之苦。

    “妈妈我确实不懂,但,妈妈懂得夜深要睡觉,饿了要吃饭……”吴妈将她手中的书本抢过来,“我的好小姐,赶紧睡吧,白天再看,早睡早起,皮肤才能白嫩嫩,后天进了宫也好寻份好良缘。”

    好良缘……,李长安嗤之以鼻,宫里女人多,男人少,狼少肉多,狼还会对她这块肉有兴趣么?

    吴妈正在念叨着,就听紫云来报,说二小姐李仙宁来了。

    “大半夜的,她来干嘛?”吴妈蹙着眉头,抱怨。

    “她说几日不见大小姐,十分想念,特意过来看看大小姐是否安好。”紫云实话实说。

    “想必是在老夫人那里得了什么好处,迫不及待地来炫耀吧。”吴妈冷笑。

    还别说,真让吴妈猜对了,老夫人给了李仙宁一只水头很足的白玉镯子,一看就是老物件,很是贵重。

    李仙宁与李长安不对付,得了老夫人的青眼,肯定要炫耀一番,让李长安不舒服,她才会高兴。

    说话见,李仙宁已经进了屋,笑道,“姐姐怎这么早就睡了,莫不是病了?”

    “二小姐可别信口开河,我家大小姐好的很。”吴妈很不待见李仙宁,听李仙宁话里带刺,忍不住就回嘴。

    “你个刁奴,本小姐与你家小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还不掌嘴!”李仙宁颐指气使,扬着下巴,冷冷地开口。

    “我家大小姐还没开口,你着什么急啊。”吴妈气哼哼地顶撞。

    “你……你个刁奴!”李仙宁抬手就是一巴掌,气恼地打了过去,“你家小姐宠着你,我可不宠你,奴才就是奴才,连本分都不知道,本小姐就教教你怎样做一个好奴才!”

    李长安抬起胳膊,挡住李仙宁的攻击,抓住她的手腕,“仙儿妹妹越矩了。”

    李仙宁脸上一阵尴尬,撤回自己的手,揉着泛疼的手腕,哼了一声,杏眼雾蒙蒙的,委屈道,“妹妹好心来看姐姐,姐姐何必这般绝情,让妹妹好伤心啊……”

    李长安揉了揉额角,这个女人,都跟她撕破脸好久了,还敢装委屈,真不要脸!

    “二小姐,您有什么不满冲老奴来,何必往大小姐身上泼脏水呢。”吴妈看不下去,呛声。

    “妹妹若觉得委屈,可以不来红梅苑,既然来了,何必做出这幅可怜样子,让人看着恶心。”李长安嗤笑。

    李仙宁脸一阵红一阵白,忍住难看,笑道,“姐姐说话还真是直白,不过妹妹得了好东西,特意来送给姐姐玩赏。”

    说着,李仙宁褪下老夫人赠给她的白玉镯,递给李长安。

    李长安愣了下,暗想,贱女能有这么好心,给她送礼物,不坑她就不错了,虽然心有疑惑,还是接了过来。

    白玉无瑕,映照在灯光下,更是如一汪水在流动,看着就是好东西啊,这么好的东西,贱女倒真舍得。

    李仙宁还真舍不得,正在暗自肉痛,可没办法,谁让她没准备充足就想害李长安这个贱人呢,唉……搭进去这么好的玉镯,真是心痛,不过没关系,明日她就让李长安死无葬身之地!

    害了她这么多次,不得不说,李长安真是属狗尾巴草的,不仅没死,且还顽强地活着。

    就算李长安是狗尾巴草,她也会连根拔起,把她扔在太阳底下曝晒,至死方休。

    “这镯子真是个好物件。”李长安下了结论,她没详细解释的是,这镯子是和田暖玉,常年佩戴不仅能治疗寒症,还能延年益寿,是个货真价实的宝贝。

    李仙宁舍得送这么个宝贝给她,究竟有何阴谋?

    “姐姐喜欢就送给姐姐了。”李仙宁一脸柔和,笑的更是娇美。

    “送这么好的东西给我,不会只是跟我纯聊天吧。”李长安提高警觉,斜睨着李仙宁。

    李仙宁摇摇头,笑道,“这几日妹妹在安国寺修心养性,天天在佛祖跟前跪坐念经,获益颇多。”

    “哦?获益颇多,你跟姐姐说说,佛祖都给你讲了什么?”李长安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讥讽。

    有句老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李仙宁就是那种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获益颇多,想必也是跪在佛祖前想害人的点子呢。

    “咱俩是亲姐妹,虽然以前有些小恩怨,但,妹妹如今已经悔悟,求姐姐谅解。”李仙宁诚心诚意地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