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痴人说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50本章字数:2042字

    李长安逃到西墙,搬开一堆木头,傻眼了,上一世的狗洞,这一世不知被谁堵死了,不仅堵死了,且墙上还砌了一层石灰,真是连只蚂蚁都爬不出去。

    唉……,李长安郁闷的要死,天亮前要逃不掉,秦妈妈绝对会杀了她灭口。

    正在沉思间,不知从哪里涌出一堆人,个个手里拎着棍子,将李长安围在了中间。

    领头的是秦妈妈的副手,锦瑟楼的头牌蔷薇仙子,“安儿小姐,想往哪里逃?要不要本仙子送你一程。”

    这一世,她还是第一次见蔷薇仙子,但是,上一世,她与蔷薇仙子可没少打交道,蔷薇仙子人如其名,长相美艳,性子却带了刺,一句话不顺耳,就有可能被打耳光。

    “蔷薇仙子,我……我就是出来逛一逛,欣赏下月色,这就回屋。”李长安见她架势威猛,不想与她硬抗,想以柔克刚,先闪人再说。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绑起来!”蔷薇仙子冷笑,“沉塘!”

    蔷薇仙子很肯定,冲进锦瑟楼的那群士兵,肯定与这位有很大的关系,既然搅和的锦瑟楼不安宁,那么不如就除掉她。

    李长安一听沉塘,慌了神,“蔷薇仙子,咱们同为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有话好好说嘛。”

    “只要你死,今后锦瑟楼照样辉煌!”蔷薇仙子斜睨她一眼,率先朝荒院走去。

    李长安被塞上了嘴,五花大绑,押着跟在后面。

    死定了,死定了,这个地方这么偏僻,就算有人来救她,肯定也找不到这里,她不该粗心大意,轻信了李仙宁,更不该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终是要折在这里了么?

    “安儿小姐,今晚你就要沉塘了,可有什么遗言交代?”蔷薇仙子伸出手,将她嘴里的布撤掉。

    遗言?遗言她不需要,但是她却是有许多事情没有做,上官玉还活着,李仙宁还活着,若她死了,他们两个会活的更好,说不准还能成为南夏的皇上皇后……

    她死了,他们俩还活得好好的,心不甘呐……

    “蔷薇仙子,咱们俩合作好不好?”李长安露出灿烂的笑容。

    “合作?”蔷薇仙子挑眉,居高临下,俯视着她,“本仙子不知道有什么需要你的地方。”

    “我助你摆脱锦瑟楼,你助我逃出锦瑟楼。”李长安望着她,诚恳地说道。

    “哈哈……”一声嗤笑传来,蔷薇仙子绝色眸子闪过一抹暗淡,“你自己都逃不掉,又如何助我摆脱锦瑟楼呢,真是痴人说梦。”

    李长安知道,若说服蔷薇仙子,必须有足够的资本,否则,凭借蔷薇仙子那孤傲的性子,绝对会把她扔进池塘。

    “蔷薇仙子从记事起就在锦瑟楼,最难过的事儿就是母亲过世,最想做的事儿就是有生之年寻到父亲,想亲自问问他,为什么抛弃你们母女……”李长安唇瓣一张一合,慢慢地说着。

    字字句句似沉重的大石砸在蔷薇仙子心上,李长安说的一点都不差,她母亲早死,秦妈妈一直拿她当奇货可居的货物,她一直在寻找素未谋面的父亲,可这些秘密事儿,李长安是从哪里知道的?

    “安儿小姐果真不简单,调查我调查的如此清楚。”蔷薇仙子哼了一声,“即使你知道这些,我依然不能放过你!”

    李长安心里咯噔一下,心沉到谷底,若今日是她的死期,上天又何必给她机会重生呢,又何必给了她希望又将她推入绝望中呢?

    “蔷薇仙子若能放了我,我定会告诉你爹爹的下落。”李长安大声喊道。

    能不能过了这一劫,就看蔷薇仙子对她爹的在乎程度了。

    蔷薇仙子愣了下,眼神冷冽犀利,“你当真知道他的下落?”

    李长安郑重地点点头,“蔷薇仙子若是愿意,可以跟我一起走,出了锦瑟楼,我必会将你爹爹的下落告知你。”

    蔷薇仙子沉思了下,朱唇轻启,“好!”

    李长安面上一阵喜色,“蔷薇仙子,快让人给我松绑,咱俩好一起走。”

    “放了她。”蔷薇仙子朝那几个仆从说道。

    “老娘看你们谁敢!”借口喊姑娘起床,偷溜回来的秦妈妈从远处走来,沉着一张脸,“把那个吃里扒外的女人给老娘绑了!”

    众位仆从你看我我看你,傻愣愣地站着,不知秦妈妈口中吃里扒外的人是谁。

    “都愣着干什么,吃老娘的,喝老娘的,还不听老娘话了!”秦妈妈怒气冲冲地吼道,“把蔷薇给老娘绑了!”

    众位仆从才醒悟过来,他们心中的蔷薇仙子就是秦妈妈嘴里那个吃里扒外的人,天哪,到底绑还是不绑啊?

    虽说蔷薇仙子为人冷傲孤僻,但,对他们这些仆从却很柔和,遇上什么难事,她也会帮忙。

    这要是绑了蔷薇仙子,那他们这群人不就成忘恩负义之徒了么,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啊。

    可,那人手短,吃人嘴软,他们领着秦妈妈发的工钱,就得听秦妈妈的话,若不然那就是背主,这罪责可就大了,以后找工作难,养家糊口都是问题。

    在家人与蔷薇仙子之间,他们选择谁,答案显而易见……

    众位仆从扑上去,三下五除二,将蔷薇仙子绑了个结实,“秦妈妈,还有什么指示?”

    秦妈妈恶狠狠地看了眼蔷薇仙子,冷声道,“蔷薇,妈妈我待你不薄,却没想到你吃里扒外勾结外人,想着逃出锦瑟楼!”

    秦妈妈伸出食指,点了下蔷薇仙子的额头,“你娘亲死后,妈妈我待你如亲生女儿,力捧你当锦瑟楼头牌,让你博名头,赚金银,如今,你却要帮着一个祸害逃走。”

    “妈妈是待我不薄,可蔷薇也为妈妈赚了不少钱,更为妈妈牵了多少人脉……”蔷薇仙子神情傲然,俯视秦妈妈,“妈妈又何必欺人太甚呢。”

    “我……我欺人太甚?”秦妈妈指了指自己,怒火中烧,“沉塘!”

    众位仆从彻底傻了,盯着秦妈妈,“秦妈妈,您先消消气,有什么矛盾能不能单独跟蔷薇仙子谈谈,一定能解决的。”